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若不是义父的人找到他,跟他说了自己的存在,他或许根本不知道她这个女儿还活在世上,反正他的子女多的是,他自始至终也是个薄情的人。

"父亲,太太,姨太太。"沈若初规规矩矩的喊了人。

众人打量着沈若初,传统的旗袍和真丝披肩,没有带什么首饰,连耳钉都没有,只是棕色的头发烫了卷,披在肩上,媚而不俗,端庄温婉,尤其是眼睛干净的不染尘世。

众人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什么,沈为点了点头,一旁的良叔将沈若初的东西放在一旁,恭敬的退了出去。

"怎么才这么点儿东西?不是说从英国长大的,从英国回来的吗?"话语里不掩饰的嘲讽,嫌恶的看了一眼沈若初的行李。

从英国回来的,穿的这么简朴,东西也这么点儿,想必过的也是很不如意的。

沈若初看向说话的人,从她依稀的印象里头,看得出这是她的二姐,沈怡,从小就很尖酸刻薄,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沈怡的话音一落,众人用帕子捂着嘴,低低的笑着。

沈若初倒是面上平静,仍旧是温婉的声音:"我是在英国长大,可义父家里也有哥哥姐姐,也有太太。"

不同的是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却比这些有些血缘关系的要善良的多,人和人果然是不一样的。

沈若初言外之意是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并不好,这话让在场的人,心中都觉得舒坦许多,沈若初还没回来的,沈为可是一直在嘱咐他们,家里要从国外回来一个名媛。

原本他们都不希望沈若初回来,知道她从国外度了金回来,心中怎么能不嫉妒呢?

"就是,就是,韩家再有钱,再有本事,若初在韩家也是寄人篱下的,真是个可怜的孩子。"这回说话的是太太方菁,沈家如今的主母。

方菁这话是说给沈为听的,果然沈为的脸色难看了很多。

沈若初心中也明了,原来派人接她回来是打了这么一层心思的,以为因着她的缘故,他们能攀上了韩家,韩家,就是她义父的家,家大业大。

莫不说沈为只是个副市长,就是南京政府的,和这北方南方的督军们,都得卖义父一个面子。

不怕他们有欲|望,就怕他们没有欲|望,这样才好拿捏。

"好了,既然回来了,方菁你安排若初住下,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沈为脸色难看的开口,将手里的雪茄在烟灰缸里碾灭。

刚站起身的时候,沈若初快速从行李箱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沈为面前,沈为看了一眼沈若初,打开盒子。

是一只纯金打造的瑞士手表,打开的那一刹那,光亮能刺了人的眼睛,众人有些吃惊,沈若初都说了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却能拿出这么好的手表来。

沈为更是识货了,这种表,怎么着也得值个7八根大黄鱼,一根大黄鱼抵得上6000块钱,七八根大黄鱼,是他七八年薪酬加油水的收入了,他纵然看上了,也舍不得买。

韩家果然是家大业大。

"这是哪来的?"沈为眼底满是心动,却忍着没接,询问的目光看向沈若初。

沈若初红了红脸,低着头,小声开口:"我知道要回国,没有钱给太太姨太太姐妹们买些什么,但是想着一定要给父亲带什么礼物,看着这块表很好,就央求义父买下了。"

送表,送钟!送终!她恐怕是这个世上唯一希望自己生父早点儿去死的人,因为沈为做的那些好事儿,简直就不是个人,若不是逼不得已,她根本不会喊他父亲。

"这样啊,哈哈,真是孝顺的孩子。"沈为尽量掩饰自己的迫不及待,接过沈若初手里的表,戴在手腕上。

能给沈若初买这么贵的表,韩家想必是看重这个养女的,沈若初在韩家日子过得应该也没有那么难。

沈若初看着沈为戴着手表,笑着赞赏:"这块表和父亲很配。"

"哈哈,是吗?"沈为仔细的看了看手腕上的金表,他是乡下上来的,骨子里透着自卑,尽力挤上了上流社会,最怕的就是旁人瞧不起,如今被从国外回来的女儿赞赏,心情自然大好。

沈为难得这么高兴,方菁和几位小姐,脸色难看的很,几位姨太太倒是看好戏的姿态,这沈家大院,怕是要有好戏上演了。

一旁的穿着粉色洋裙,梳着齐耳短发的女孩儿忍不住开口:"都说了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怎么会给你买这么贵的金表送给父亲,该不是偷的吧?"

沈若初看了过去,说话的是比自己小几岁的女孩儿,她调查过沈家,这应该就是她所谓的妹妹,沈媛了,这一家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沈媛的话,让众人目光齐唰唰的看向沈若初,看着沈若初有些惊讶的表情,沈媛不免得意,原来真是个手脚不干净的。

这块表若真是偷来的,父亲再怎么喜欢,也不会戴的,更不会看重这个女儿了。

沈若初也不恼,温温婉婉的笑着,慢条斯理的开口:"五妹有所不知,父亲这块表,是英国最高级的一个表行买的,那里每一块表都是世上唯一的定制,所以买的时候,底盖会刻上拥有者的名字,父亲若是觉得这手表来的不干净,可以看看表的底盘。"

还好这块表买的时候,对方说刻了字才有意义,她便同意了,否则还真要被沈媛给坑死了。

沈为听了,立刻取了手表看了看底盘,果然刻了自己的名字,"沈为"二字,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沈媛说的时候,他还真怕是沈若初偷来哄着他的。

这样,韩家若是知道了,闹腾开了,他这个政府官员就不要做了,如今可是铁打的城池流水的官,他爬到这一步,不容易。

沈若初的话,让大家不由看向沈媛,心知肚明,这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沈为肯定是要发脾气的。

"沈媛,若初不过才回来一天,你作为妹妹不知道尊重姐姐,还在这儿大放厥词,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沈为一边重新戴上表,一边训斥着。

沈媛张口结舌好半响,可面对生气的父亲,却不敢多说什么。

方菁心中不由气结,沈为平日里最惯着的就是这个嘴甜年幼的沈媛,如今为了沈若初三两句话,就把沈媛给骂了。

压了压心底儿的火,方菁上前挽着沈为的胳膊,劝道:"老爷,您就别生气了,沈媛还小不懂事儿,难免口无遮拦了些,可她也是为了您好,凡事儿多留心一点儿,总没有错的。"

"还小?不懂事儿?你还有脸护短?你看看你教的这些女儿,只知道花钱和攀比,你看看若初,不打扮都比你这些打扮的女儿好看的多!"沈为猛地挣脱手臂,凌厉的目光看向方菁骂着。

在他的眼里,女孩儿就该是端庄温婉的,而不是像家里这些女儿一样,一个个小肚鸡肠的算计,上不了台面。

当着众多姨太太的面儿,方菁觉得自己被下了脸面,她给沈为生了儿子,生了女儿,沈为可从来没这么对待过她。

这一切都是因为沈若初的到来。

沈为觉得不解气,又骂骂咧咧的说了方菁几句,这才拿了外套离开了,沈为一走,方菁瞪了一眼沈若初,可碍于沈若初送了那么贵重的表给沈为。

沈为必当会维护这小贱蹄子几天的,她还不能和这小贱蹄子撕破脸,反正沈若初以后是要住在沈家的,她有的是时间收拾这小贱蹄子,让她后悔回了沈家。

想到这儿,方菁抑制着体内的怒火,脸上多了些温和的笑容:"这沈家大院虽然大,可人多,原也没有太多的房间,你就住在西侧洋楼吧。"

言外之意她是多余的,沈若初面上没什么表情,心中气的不行,这西侧是姨太太们住的地方,她原先的房间是在东侧的,如今怕是早就被方菁的女儿住去了。

他们恐是忘记了,这整个沈家大院都是她外祖的钱买来的,这里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一草一木,都该是她的东西。

"好。"沈若初好说话的应着,这边方菁脸色舒缓了好多,是个好捏的,方才的事儿,许是巧合。

"陈嫂送四小姐回屋。"方菁对着里头喊了一声,忽的想起什么似的,又对沈若初开口,"算了,还是我送你去吧,我有些话要同你嘱咐的。"

说着方菁命陈嫂拿了沈若初的行李,带着沈若初去了一间西侧的房子,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一个不大的沙发,地上铺着羊绒毯,却很旧了,但胜在干净。

方菁指着陈嫂道:"陈嫂把东西放下,你先去忙吧。"

"是,太太。"陈嫂恭敬退了出去。

方菁走到整理东西的沈若初面前,试探的开口:"若初啊,你失踪了十五年,你还记得十五年发生的事儿吗?"

从知道沈若初要回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忐忑不安,生怕十五年前的事儿会暴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