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拿不出吧?"苏温柔冷笑连连,仿佛看穿一切:"根据我们的调查,被害人司徒雪与被害人叶依依被陈某、王某等社会人员醉酒闹事,叶依依小姐在与社会人员王某争执时被砍伤,我们另一个审讯小组在刚才的汇报中说,以陈某为首的社会人员称他们全是被你制服...你说说,这符合常理吗?你一个体重不超一百五十斤的人,怎么可能制服几十个手持器械的社会人员?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断定!你跟这些社会人员是一起的,目的就是演一处好戏给叶家小姐!"

秦枫目瞪口呆。

这妞脑洞惊人啊!

"美女,你这些都只是猜想,我是冤枉的。"

"还死不承认?"旁边的男警员将灯打过来,对着秦枫的脸冷笑道:"小子,我劝你最好乖乖把实情说出来,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说出实情,如果让我动了手,那就不能保证你还能像现在这么舒服!"

"你是想屈打成招吗?"秦枫眯起了眼。

"是,又怎么样?"何志冷笑着,朝角落里的摄像头看了眼,摄像头竟晃晃悠悠的移到了角落处。

苏温柔见状,柳眉一蹙:"何志,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

"小苏,你刚调到这一组来,不了解情况,对付这种硬骨头就得用些特殊手段!你在旁边看着,剩下的交给我!"说罢,何志撸起袖子,朝秦枫走去。

"何志!住手!你如果敢乱来!我就向大队长投诉了!"苏温柔怒气冲冲的喝道。

何志身形一僵,扭过头对着苏温柔无奈道:"我说苏大小姐,你这样我们办案根本没效率,如果每个嫌疑人都这样死不松口,那还怎么破案?"

"可你这样只会屈打成招,造成冤案!"

"有些贱骨头就是得屈打成招!"何志冷笑。

贱骨头?

秦枫眼神渐冷。

这时,审讯室的大门被推了开来。

一个光头警察将头探了进来,面色阴沉,冲着苏温柔道:"小苏,你出来!"

苏温柔柳眉紧蹙,默默走了出去。

而在她离开的同一时间,另外一名高壮的男警员窜了进来。

"哟!文哥来了?"

何志看到来人,眼露精光,嘻嘻笑道:"小子,这回你可有乐子了!"

审讯室外。

"副队,好端端的,为何要换我出来?"苏温柔神色发紧。

"小苏,你刚从警校毕业,经验短浅,很多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日后还得多向其他同志学习,这案子不用你管了,监察室那边缺人手,你先到那帮下忙。"光头警察刘大龙眼神在苏温柔的身上游走一边,可一想到她的哥哥,浑身一个哆嗦,立刻将视线移开。

苏温柔也不是真的单纯,局子里的这点破事她哪能不明白?这件事情肯定不是简单的抢劫或斗殴,或许已经牵扯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只怕何志准备屈打成招也是刘大龙授意的,他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让秦枫背黑锅。

苏温柔白皙的小手紧握成拳,银牙暗咬,眼眸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然而,可她改变不了什么。

她好恨!

可...

恨又有什么用?

这就是现实!

"大队长!"

这时,警局门口传来几个声音。

苏温柔娇躯一震,举目望去,却见一名身材挺拔的警员大步流星的走来。

"大队长,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休假吗?"刘大龙脸色一变,大感意外。

"叶家千金被绑,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可能休假?如果让新闻媒体捕风捉影,把事情闹大,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苏千面快步走来,雷厉风行的问:"怎样,审讯进展到哪一步了....咦,温柔,你也在?"

苏温柔瞧见来人,连忙说道:"哥...苏队!嫌犯抓到了,不过李文跟何志他们在审讯,您要不要去看看?"

"何志?李文?"

苏千面眯起了眼,这两个可是刘大龙的王牌打手啊,专门负责处理一些刁蛮的犯人,被这两个人审讯,不死也得脱层皮,上次就闹出过事,这两家伙审讯一个中年人,硬是把嫌犯打得休克,还好医院离着近,送的及时,否则迟点可就出人命了。

"刘副队,这怎么回事?你是嫌事不够大吗?"苏千面眯着眼看着刘大龙。

刘大龙干笑了两声:"还不是那家伙骨头贱,不肯招嘛!"

"凡事都得按规章制度办,你这样乱来,警局还不得乱套!你得搞明白,这不是你家!"

苏千面冷哼一声,朝审讯室走去。

刘大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敢说话。

审讯室内。

李文一屁股坐在桌上,庞大的身躯就像座肉山,目光凶狠的瞪着白夜,沉声道:"小子,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是不是你指使陈武、何进他们捅伤叶依依小姐的?"

"不是。"秦枫摇头。

"不知好歹!"李文恼了,直接一拳头捶了过去。

但拳头刚至,一只手掌稳稳的接住了这来势汹汹的一拳。

李文怔住了,低头一看,手掌的主人竟是秦枫。

这一拳有多少斤李文心知肚明,但他不相信秦枫这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居然能稳稳的接住他这一米九三的大汉一拳!

"哎呀!还敢反抗?你他妈是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了?"何志双眼一睁,撸起袖子便朝秦枫冲来。

"给老子拷起来!老子要把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李文恼怒咆哮。

"好嘞文哥!"何志嘿嘿一笑,冲到秦枫的身后,掐住他的两只胳膊往后掰。

可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秦枫的胳膊就像铁柱一样,纹丝不动...

"你小子没吃饭呐?"李文骂道。

"不是啊文哥,这小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我...我掰不动啊..."何志哭丧着脸。

"妈的,废物,滚一边去!"李文推开何志,摘下腰间的手铐,便要朝秦枫的手腕塞去。

但就在这时,秦枫手掌一扬,快的如同闪电般,猛的扇在二人的脸上。

啪啪!

二人身躯直接旋转了一圈,重重的摔在地上,头晕眼花。

"你...你敢袭警?"李文爬了起来,摸着火辣辣的脸,暴跳如雷。

"你也配当警察?不要侮辱了这个神圣的职业!"秦枫淡道,眼却冷冽的仿若要结冰。

李文没由的一阵哆嗦,只觉浑身像是掉进了冰窖里头。

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李文心头嘀咕。

"好啊!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现在你不光涉嫌绑架案,你还袭警!我一定要把你送进号子!"何志暴声嘶力竭的喊。

但在这时,哐当一声。

大门被推开。

苏千面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冷冰冰道:

"何志,李文,审讯结果出来了没?"

可当他看到里头的情况时,立刻怔住了。

"苏队!这个混蛋袭警!袭警!!"

李文与何志急忙爬起来,大喊大叫,暴跳如雷。

"袭警?"

苏千面眉头一皱,朝那坐在灯台前的身影看去。

顷刻间。

苏千面如遭雷击,僵住不动。

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不得了的画面。

"出去,这个人交给我!"

好一会儿,他深吸了口气,严肃说道。

"苏队,这人..."

"滚!"

苏千面怒喝,如同雷霆。

二人吓了一跳,满头雾水。

"难道说...苏队要亲自处理这个人?"

二人面面相觑,皆读懂对方意思。

"小子,你完了!"

李文瞪了眼秦枫,冷笑着离开。

苏千面将大门关上,看了眼撇到一边的摄像头。

他竭力的呼吸着,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脏、澎湃的血液。

没看错!

是他!

没有错!

苏千面激动的思绪,良久,人才稳了过来。

他三步上前,对着坐在灯台前的少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教官好!"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