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苏千面的内心异常激动,他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当看清这个人后,苏千面知道自己没有看错!

是他!

那个被称为手握判官笔、生死簿的人!

那个给了自己第二条命的人!

苏千面的眼神极为炽热,仿佛要把秦枫吞下去。

秦枫苦涩一笑,内心尽是无奈。

没想到躲到这种地方,还是碰到了熟人。

"是千面啊,没想到你分到了盛华市来了,许久不见,你的腿没大碍了吧?"秦枫淡道。

"多谢教官关心,我的腿完全恢复了,甚至比断之前更利索了!"6苏千面眼眶有些发红,竭力压抑激动的情绪道:"教官,如果没有你,我可能这辈子都得在轮椅上渡过,我这条命,是你给的!还有狗子,阿强他们...十几号弟兄,都是你给的第二条命啊..."

一个热血男儿,一个铁血军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保家卫国,为国家为人民征战四方。

苏千面从小的愿望就是当兵,为此他十六岁就进了部队,凭借着自己的满腔热血与努力,很快冲进了特种作战部队的行列。

而这支特种作战部队的教官,就是秦枫。

秦枫只在这支部队呆了一个星期。

仅仅一个星期,就让从各个军区挑选出来的精锐心悦诚服。

而后在一次特殊的国外雇佣兵侵境战中,苏千面不慎踩中地雷,被炸断了双腿,大腿根部完全撕裂,所有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无法医治,给苏千面判处了'死刑'。

下半辈子陪他度过的,只能坐轮椅。

那段日子,是苏千面人生最昏暗痛苦的。在被敌人包围走投无路之时,他都没想过自杀,可坐在轮椅上后,这个念头侵占了他的思维。

但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秦枫出现了。

"我的腿,是教官给的,我的命,也是教官给的!"

苏千面早在心中立下誓言,这辈子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教官。

"保家卫国而受伤的人,我就算倾尽全力,也会去救他们。"

秦枫认真说道。

这是他的原则。

能请动他出手的人不多,但只要是这个原因,他必定出手。

"教官,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千面连续深呼吸,平复澎湃的心情,小心问道:"是不是上面下达了什么任务?"

自教官离开特种作战小队后,就再无消息,只知晓他被调去了某个顶尖而神秘的作战组织。

"上面没有下达什么任务,而是我退伍了。"秦枫道。

"什么?"苏千面愣了。

秦枫才多大?

而且以他的能力,怎么会这么快退伍?

见秦枫不愿多少,苏千面也未详问。

"这段时间我会待在盛华市,千面,关于我的踪迹,不要泄露出去,让我安安静静的在这待上一年,有什么事情,一年以后再说。"

秦枫说道,嗓音却变得沙哑起来,那双清澈无比的瞳仁深处,有寒光频频闪过。

"是!"苏千面会意,挺直腰板做了个军礼。

审讯室外。

"头,苏队怎么来了?有他干预,这事怕是不好办了!"

李文将刘大龙拉到一旁,瞅了眼不远处的火辣警花苏温柔,压低嗓音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苏家人就喜欢多管闲事!"刘大龙脸色阴沉沉的,心里也不痛快。

其实李文跟刘大龙早就知道那二十几个大汉的身份,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金龙帮的成员,老大王金龙盘踞盛华多年,各路关系错综复杂,动了他的人,势必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些人无缘无故要绑叶依依,八成是受王金龙指使,有王金龙在,拿这些打手肯定是没辙了。

可这边不好对付,叶虎就好惹吗?

刘大龙左右为难,于是打算将一切罪责全部推倒秦枫身上,让他成为这头替罪羊给自己背锅。

可万万没想到,本以为能这样蒙混过关,却被已经休了假的苏千面搅和了。

"头,如果苏队放了那小子,那这案子咱们怎么处理?"旁边的何志压低嗓音问。

"怎么处理?我怎么知道?他都插手了,那就跟我没关系了!"刘大龙冷冷道:"好好假期不休,非要跑来和稀泥,等他出来,我就把这烂摊子丢给他!让他舒服舒服。"

二人相视一笑。

哐当。

门被打了开来。

"经过调查,这位秦枫先生并无涉案可能,事实上他也是被害人,所以与本案无关。"

苏千面严肃说道。

"苏队说他与本案无关,那就无关吧,不过也劳烦苏队去审问下那些涉及持械伤人的家伙,您把这人放了,线索断了,接下来的案情我们很难进行啊。"刘大龙耸耸肩道。

苏千面眉头一皱,哪能听不出这其中的意思。

"我知道了,接下来的案子交给我好了,你负责配合我。"

"呵呵,那是自然!苏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刘大龙轻笑一声,眼里闪烁得意之色。

这可是烫手的山芋啊,现在有人抢着要,他哪能不高兴?

"带我去见那几个嫌疑人吧。"

"好!苏队这边请!"李文跟何志赶忙在前头引路,几人眼里露着戏谑,皆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秦枫看了眼苏千面,沉吟会儿,开口说道:"我也想见一见那几个持械斗殴的社会人员,不知警官能否批准?"

"批准什么?你可以回家了,警局可不是你家,快点走!"刘大龙皱眉道。

"秦枫先生是有什么线索提供吗?"苏千面可不管刘大龙,赶忙问道。

"毕竟我当时也在现场,知道一点。"

"那太好了,那秦先生跟我们过去看看吧。"苏千面双眼发亮。

刘大龙神情一恼,将怒火憋下。

另一头的屋子里,二十余个大汉全部挤在一堆,正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吹牛皮。

瞧见有人过来,一个个仰着脖子吹着口哨。

"哟?又来了?"

"不知道这回又要问谁了!"

"管他呢,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同志!我是冤枉的!"

嚷嚷声传开,夹杂着几记笑声。

苏千面神色一冷,走了过去瞪着这些家伙。

他的眼神极具威慑力,一些人心生惧意,忍不住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出声,但几个光头肥脑的家伙可不怕,反眼瞪回去。

"把他们几个都带出来!我要好好问话!"

苏千面指着那几人,沉声说道。

"苏队,没用的,这些就是无赖,再怎么问他们也不会招。"旁边的何志提醒道。

苏千面眉宇一沉。

"苏队,我早说了这事没这么好解决,你把他放了,我们可就没突破口了,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些混混,哪能指望从他们嘴缝里撬些东西?"李文连连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

但说归说,他眼里的嘲弄可丝毫不减。

"同志,还要不要问话了?"

看苏千面一言不发,那几个大汉立刻嚣叫起来。

苏千面的神情愈发凝肃冰冷了。

刘大龙嘴角含笑,戏谑的看着苏千面。

这帮无赖根本对付不了,他们在这挨的打越多,金龙帮给他们的补贴就越多,有金龙帮撑着,只要不死,他们什么都不怕。

"你们这群无耻之徒!"

苏温柔气的一脚狠狠的揣在门上。

苏千面见状,赶忙把苏温柔拉过来,他知道再继续下去,自己这个妹妹可就要失控了。

场面变得极度尴尬。

刘大龙、李文等人全程看戏。

苏千面沉眉思绪,苦思对策。

就在这时,秦枫压低嗓音对苏千面道。

"让他们先出去,我跟这些人单独谈谈。"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