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秦枫的屋子就在两条街道的尽头,是一片老旧的矮房内。

自从退伍之后,秦枫就一直在这条街上摆摊,他自认为凭自己这张脸,没男顾客上门,女顾客至少会络绎不绝,绝对饿不死。

万没想到,他错了。

这一次的病人虽然麻烦些,但总算是单业务。

屋子虽然简陋,收拾的十分干净。

秦枫麻溜的找来几味中药,抛入砂锅熬制,手法娴熟,行云流水,司徒雪才刚刚将重伤的叶依依放在床上,秦枫这边已经开始熬制了。

"脱衣服!"

秦枫从针袋里取出几根银针,横在火中烫了烫,对司徒雪说。

"你说什么?"司徒雪大惊失色。

"我说,脱!衣!服!"秦枫认真道。

"你…你…你…"司徒雪脸颊通红,又惊又诧的看着秦枫:"你…休想!我才不脱!"

"你不脱?"秦枫愣了下,嘿嘿一笑:"那好,我来脱!"

说罢,人朝叶依依走去。

"你干什么?"司徒雪忙将他拦下。

"脱她衣服啊!不然怎么施针?"秦枫一脸不解。

司徒雪愣了下,这才恍然大悟。

感情秦枫是要她去脱叶依依的衣服,而不是脱她衣服。

只是…不管是谁的,都不合适!

司徒雪脸颊绯红,樱唇紧抿着,低声道:"不脱行不行…"

"不脱?"

秦枫眉头一皱,立刻明白了司徒雪的意思,哼了一声说道:"医者父母心,小姐,我是站在一名医生的角度上为患者考虑事情,请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做是那种故意占人便宜的色狼看待!我现在为她扎针,是要活络她腹处那一片区域已经没有血的血管,不让它们坏死,如果你再捣乱,到时候你朋友留下后遗症!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问你,是命重要,还是声誉重要?"

"这…"司徒雪小脸一僵。

医生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有些时候情况紧急,考虑的不会太多,但患者有时则不一样。

"请快点配合我的工作,不要错过了治疗患者最好的时机!"秦枫声音坚定。

司徒雪浑身颤了下,看着叶依依憔悴的面容,银牙一咬,走了过去,拉起衣角,露出些许白皙平坦的小腹。

秦枫轻轻呼了口气,面色不改的开始施针。

旁边的司徒雪悄悄打量着他,暗自腹诽。

"这个家伙看起来也就跟我们差不多大,他真的懂中医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倒长得很好看嘛,这个年纪他应该得在学校读书,怎么跑去摆摊了?而且那银针是怎么回事?居然能定住那些大汉,简直就跟爷爷口中的点穴一样…真是个怪人!"

接下来的工作,司徒雪倒没有太多的意见,极力配合。

不多会儿。

"好了!"

秦枫站起身来,呼了口气,走去继续熬药。

"这…这就好了啊?"司徒雪看着那刺在叶依依小腹上的五根银针,好奇的眨了眨眼:也没什么奇特的嘛。

但在这时,床上传来一阵轻呜声。

司徒雪赶忙望去,便看满脸憔悴的叶依依缓缓睁开了眼,她那小脸竟渐渐爬上一层红润,气色恢复了不少!

好神奇!

司徒雪倒抽凉气,难以置信。

这前前后后才过去多久,西医都没这般快吧?

"依依,你感觉怎样?"司徒雪忙问。

"我感觉好多了,伤口那…好像也不疼了…"叶依依虚弱的说道,声音异常好听。

"难道这个家伙医术真的很了不得?"

司徒雪心头讶然。

但看秦枫将药熬好,倒在一个大碗里,吹了几下端了过去。

"喝了。"

"嗯。"

叶依依点点头,小心接过,吹了吹,便咬着碗沿尝了一小口,快要哭出来了:"好苦!"

"良药苦口嘛,你可以慢慢喝,不急。"秦枫笑道。

"嗯,谢谢。"叶依依感激道,双眸却溢出光泽来。

虽然刚才她一直神志不清,但朦朦胧胧间,却感受到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那些看似凶神恶煞的人都近不了这胸膛。

"小姐,你的伤势也不轻,要不要抹点药膏?"

秦枫看了眼司徒雪手臂上的淤痕,笑着说道。

"好啊!那有劳了。"司徒雪点点头,感慨秦枫的热心。

对于这个小中医的医术,她已经有几分信任了,想着之前对这个小中医凶巴巴的,便心有愧疚。

"那好,脱衣服。"

"啊?又脱?"

"不脱衣服药膏抹哪?抹衣服上吗?"

"这个…我能不能买回去自己抹?"司徒雪脸颊通红,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也可以。"

秦枫点点头,麻溜的将药膏装入袋中,打包好递了过去。

"多谢。"司徒雪感激道。

"嘿嘿,也不必客气,毕竟二位是要付钱的嘛。"秦枫搓了搓手,嘿嘿笑道。

钱?

司徒雪愣了下,问:"多少钱啊?"

"算上施针费、汤药费跟膏药钱,还有在下的工钱,一共是两万一千三百元,零头就不要了,收您两万元,谢谢惠顾。"秦枫笑道,像极了奸商。

"抢钱啊!这么点东西居然要两万?"司徒雪大惊失色。

"小姐,之前你可以说了,只要能救你朋友,多少钱都愿意出,怎么现在出尔反尔?而且我这药材,那都是顶级药材,市场上就是这个价,童叟无欺!你怎么能说我抢?"秦枫义愤填膺。

"可是…两万块我这也没有啊。"

"可以刷卡,要不支付宝转账?微信?都成。"

"好吧。"

司徒雪妥协了。

"雪儿,这钱我出吧,我这里有张卡,里头的钱够用了。"

叶依依将碗放下,轻轻笑道。

司徒雪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倒是,你可是出了名的富婆!两万块钱我还真的很难拿出来。"

虽然她家境富裕,但父母对她的零花钱可是看得很严的。

"嘿嘿,谢谢惠顾。"

秦枫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添加支付宝转账。

但就在这时…

咚!

破旧漏风的出租屋大门被大脚踹了开来,一群人哗啦啦的冲进来。

"警察!不许动!!!"

……

盛华派出所。

秦枫一脸郁闷的坐在审讯室内,面前是一名有着鹅蛋脸的漂亮女警。

女警眉目如画,气质清冷,英姿飒爽,但那双严肃而冰冷的眼,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仿佛只要对上,就会被她一眼看穿。

旁边坐着一名男警员,手里捏着支笔,像是在备案,时而看看旁侧的警花,时而斜着眉头扫视着秦枫,一脸不屑。

"姓名。"警花冷冷道。

"秦枫。"

"民族。"

"汉。"

"性别。"

"你看我像女的吗?"

"少废话!"警花苏温柔一拍桌子,秋眸怒瞪着秦枫:"案发之时,你跟受害人在绿明路108号干什么?"

"受害人?"秦枫想了下,露出恍然表情:"哦,你说那两个丫头啊,她们受了伤,我身为医生肯定是在给她们疗伤啊…话说回来,美女,我也是受害人啊!"

"啰嗦!"苏温柔又拍桌子,恶狠狠道:"一,你不是受害人,二,你也不是医生!"

"一,完全捏造,二,我要让律师处理!"秦枫皱眉。

尽管他请不起律师。

"请律师?哼,你若是医生,那请拿出行医资格证来!真要打官司,我们可不怕!"苏温柔不屑道。

她不相信有这么年轻的医生。

这话落下,秦枫一阵沉默。

行医资格证?他就是个赤脚医生,有个毛行医资格证。

像秦枫这个年纪,顶了天就是医科学院的大一新生,真要有证,那就怪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