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罗松关掉电脑,将杯子里的冷咖啡一口喝完,拿起包披上大衣就走出公司。

从电梯中走出,刚到大门口,他就看到保安大叔撵走一个乱停车的年轻人,回头就看到罗松从大厦里走出来。

"哟,小伙子,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

"做了三个月的项目交付了,刚好又碰上年假休息时间,这不就按时下班嘛。"罗松笑着递给保安大叔一支烟。

保安大叔叫王海,五十多岁,人缘不错,据说在九寰大厦工作了快二十年,大厦里的男女老少都跟他很熟,被很多人戏称为九寰老王。

每次提到'老王'这个尊称,王海都故作发怒的样子,不过他也知道那些人没有恶意,也就笑笑就过去了。

"好不容易这么早下班,赶紧回去吧,多休息休息,婚都没结别真的成了第九寰。"

一年前,罗松大学毕业就成了九寰集团的一名程序员,每天过着加班加点的日子,王海说的第九寰前面还有八寰,那是集团员工私底下的自嘲,代表着猝死在电脑前的人,先后有八个人猝死,都是程序员......

走在大街上,看着一对对亲密的情侣,罗松没来由的感觉到一丝冷意,心里那叫一个拔凉拔凉。

对于罗松这种标准的程序员来说,'女朋友'就跟中彩票一样可望不可即。

罗松丑吗?

不丑,他自我感觉还是有些小帅的,当然也只是他的自我感觉。

一个身材很好,智商足够高,充满活力的二十三岁小伙子,按理说应该有女朋友才对,可从他从小到大,别说谈恋爱,就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说出去都可能没人信。

别人说智商低是硬伤,而罗松的智商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还比一般人高那么一丢丢,可他的情商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高一那会儿,隔壁班有个女生羞涩的递给他一封信,上面就写了一段英文--hitbabyonemoretime。

女生一直羞涩的低着头,罗松看着手里的信皱着眉头,问女生是不是在开玩笑,女生一脸认真的表示没开玩笑。

罗松当时就头大了,一再向女生确认,女生每每都很肯定的回答他。

最后,在很多同学的围观下,罗松把那个女生打了一顿,当时就让所有人看傻了,不是在告白吗,就算不喜欢也用不着打人吧?

事后,罗松才明白那段英文是一句歌词,意思大概是宝贝再拥抱我一次,而罗松正儿八经的理解成再打我一次,从此成为学校的传奇人物,就连教他的英语老师都捂着脸说他是白痴。

智商对罗松来说不成问题,但情商却是他致命的硬伤。

上大学后,他以为可以摆脱校园传奇人物这个称号,能交一个女朋友,却没想到大学四年一直在研究程序开发,平时连跟女孩子见面的机会都很少,一晃眼四年下来,也没有交到女朋友。

一想到这些,罗松都觉得很惆怅。

走了几分钟,不知不觉他就走到车站,人不是很多,看来是还没到下班高峰,S市平均10个人中,有7个人是程序员,应该都坐在办公室里加班。

"妈妈,我要看流星雨。"

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牵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奶声奶气的从罗松身边蹦跳过。

"好,我们现在就去买天文望远镜,让我家宝贝看流星雨。"

"好耶~"

小女孩开心的拍着手掌,让罗松看的不禁笑了起来。

曾几何时,他也拥有这样的笑容,只不过随着慢慢长大,生活一点点磨掉了他的笑容,再也找不回那份纯真。

"对了,前些天天文院预报,今天晚上十点左右,会有大片陨石降落形成流星雨,看来今晚有事做了。"罗松心里想道。

"车来了。"旁边有人提醒一声。

车站棚下的人全都排队上车,罗松也准备排队,刚抬头就看到在远处的天空上,有一道金光划过对面建筑大厦。落到后面的树林里。

那是什么?

罗松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这个时候,公交车司机按了两声喇叭,大声叫道:"小伙子,你到底上不上车,没时间了!"

罗松立马回过神,连忙说了声不好意思,背着包穿过斑马线,朝着大厦后面的树林那里跑去。

他记得树林后是一片黄土坡,因为是在搞开发建筑,黄土泥巴有很多,大多数人都不会往里面走。

现在这个点,那些建筑工人也早早下班走了,估计那里不会有什么人。

边跑罗松心里边想着,刚刚那道金光太快了,眨眼就消失不见,他都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跑了将近十分钟,罗松终于登上黄土坡,他大口喘着粗气,鞋子和裤子上都是黄泥巴,他都开始有些后悔,为了看一道有可能是幻觉的金光,他居然能这么拼。

不过,当他缓过眼朝前面看去,整个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他看到一个巨大的黄土泥巴坑,出现在五六十多米外,最少也都有二十多米的范围,从四周的泥巴痕迹和坑的形状来看,这绝对是个被砸出来的坑。

这么大的坑,得多大的冲击力才能砸得出?

而且这么大的坑要是被砸出来,动静绝对不小,要是之前就砸开,肯定被人发现了,可刚刚一点没有任何动静,这就让人很费脑筋了。

"这是什么地方?"

一道幽幽的声音,突然在罗松的耳边响起。

"我去!"

罗松浑身一惊,他脚下的黄泥没踩稳,突然一滑,眼看就要一头栽进大坑里,一只大手将他的衣服拽住,整个人呈四十五度站在大坑边缘。

紧跟着那手臂一拉,就把罗松给拉了回来,吓得他浑身冷汗直冒,深呼吸了几口气才敢抬头。

只是他刚抬头,整个人就傻眼了。

一个浑身破烂不堪的男人,像是刚从煤矿洞爬出来的,蓬首垢面的盯着他看,关键是他一脸严肃看着罗松,盯得罗松心里有些发毛。

"哥们儿,你这样搞得人有点猝不及防,刚刚你要是再慢一点,我可能就这么栽下去挂了,虽然说是无心之过,不过你也得坐牢,下次注意点知道吗?"罗松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刚刚那真的叫一个险,他感觉到死亡与自己擦肩而过,那种浑身惊悚的感觉实在不好受,就算是现在他都还没缓过来,浑身的鸡皮疙瘩还没消下去。

"坐牢?"

这人听不懂罗松说的话,不过最后的'坐牢'他听得清清楚楚,怒道:"哼,这天下谁敢缉押寡人,当年嫪毐谋反叛乱被寡人车裂,吕不韦结党营私被寡人毒死,寡人倒要看看,谁敢再挑战寡人的权威!"

一听这话,罗松顿时就乐了,觉得这个流浪汉很点儿意思,调侃道:"哇,车裂嫪毐,毒死吕不韦,老铁,莫非你还是秦始皇不成?"

"寡人就是秦始皇!"

流浪汉抬首挺胸,双手背在身后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罗松此时很想笑,不过他感觉这流浪汉身上有股特别的气质,就好像一个上位者,让他生出不一点笑意。

难道......

罗松四处瞄了瞄,看了看二十多米的大坑,最后又盯着流浪汉的衣服看了很久,发现破烂的衣服竟是古代的衣服。

顿时,罗松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走进流浪汉几步,眼睛又瞄了瞄周围,神秘兮兮的问道:"哥们儿,你们是不是在拍影视剧,我怎么没看到工作人员、导演什么的,摄像机也没看到一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影视剧?"

流浪汉一脸懵逼的看着罗松,他发现自从和罗松说话,他一句话都听不懂,这世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知道,你们演员拍影视剧前,都会签保密协议,这跟我们进公司前签保密协议是一样的,放心我能理解,不过你看能不能跟导演说说,让我串串小角色,我不挑,演死尸我都能接受。"

罗松从小就有当演员的梦想,不过最后走上了程序员这条路,估计也要一路走到黑。

要做好一个程序员,光有技术是不行的,在面试的时候还要会吹,要表现出主动的积极性,让面试官留下好影响,只要公司需要我就学!

没错,罗松把面试时的那一套给用上了,演死尸没关系,只要肯学肯努力,他相信做演员也不是梦想,有很多大牌明星就是演死尸出身,他就是立志要当那样的人。

流浪汉根本听不懂罗松在说什么,皱了皱眉,问道:"寡人问你,当今是第几世?"

"啥玩意儿?"罗松一脸蒙蒙的看着流浪汉。

"寡人问你,大秦帝国现在传到第几世了?"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大秦早在两千多年前就灭亡了,不过哥们你这演技我真的是服......"

罗松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流浪汉的大叫声打断。

"什么?寡人的大秦亡了!?"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