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女人面如死灰,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任由别人欺负的秦岩,居然一反常态,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简直是见惯了生死,孤傲、阴冷、漠视一切!

"姚月茹是吗?"

秦岩伸直胳膊,五指渐渐收拢,浓浓的杀意席卷而去。

"是,是我,不要杀我……"

姚月茹吓破了胆,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只要秦岩放了她,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秦岩见姚月茹求饶,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松手!

姚月茹掉在地上,顾不上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秦岩伸出一根手指,挑起姚月茹的下巴,沉声道:"机会只有一次,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过了三四秒!

姚月茹惊恐的抬起头,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吓得不敢直视秦岩。

该怎么做?

她坚信,假如不按照要求做,秦岩真的会杀了她。

姚月茹咽了口吐沫,慢慢的贴了过去。

秦岩一阵错愕,嘴角不断的抽搐。

"你搞错了!"

他连忙把姚月茹推开,对于这样的女人,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

这回轮到姚月茹傻眼了:"错了?没错啊!不做这个,我还能做啥?"

"你会知道的!"

秦岩撂下一句话,朝着秦家的大门走去。

……

秦家!

曾经是平山县的霸主,虽说现在落魄,但靠着几个支柱产业,勉强没有破产。

秦岩站在门口,望着眼前一幢别墅,泛起一丝笑意。

在他的记忆里,对于这个秦家没有一丁点的好印象,只要程家退婚成功,便意味着他会被赶出秦家。

秦岩跨进大门,直奔别墅而去。

门卫并没有阻拦,等到秦岩走进去,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废物,还敢回来?"

"嘘,小声点,别让他听见。"

"听到又如何,这废物背着程清璇搞女人,程家已经上门算账了。"

秦岩放缓脚步,对于门卫的态度十分意外。

这些人一直瞧不起自己,但从来不敢像这样明目张胆的嘲讽,也就是说,程家来势汹汹,退婚已成定局了。

"呵呵,上门退婚,真是不给面子啊!"

"既然撕破脸皮,也别怪我秦岩不客气了!"

来到别墅跟前,外面挤满了人,都在等着看热闹。

客厅里面!

此时已经剑拔弩张,秦家高层端坐在沙发上,当先一人,正是秦家家主,秦泊山。

秦泊山面色铁青,怒目而视,紧咬着牙不说话。

在他对面,端坐着一名老者,嘴角挂着一缕嘲弄的笑容,手捧茶杯,轻轻的吹了口气,等茶叶散开,慢悠悠的抿了一口,悠闲自得。

"泊山,该给我一个答复了吧?"

老者放下茶杯,客厅里的气氛陡然一变,秦家的高层神情一紧。

秦泊山皱起眉头,赔笑道:"程叔,小孩子的事情,就不劳您出面了。"

"哼,我和你家老爷子交情不错,才定下这一场婚事,虽然他过世了,但我遵守承诺,并没有悔婚吧?"程老爷子话锋一转,接着道:

"我家清璇哪点配不上秦岩,他倒好,竟然背地里搞女人,呵呵,我这次来,便是要一个说法。"

秦泊山哑口无言,程家突然上门,让他们措手不及。

"程叔,秦岩他……"

"别跟我提那个废物,退婚吧!"

程老爷子站起身,扫视秦家高层,冷笑道:"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还指着我家清璇嫁过来吗,自此以后,咱们两家再无关系。"

秦家衰落,财产仅剩五分之一。

而程家在近几年崛起,早就想和秦家撇清关系了。

"退婚?"

秦泊山闻言,脸色大变,要是程家退婚,秦家的处境更艰难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女人,当着秦家和程家的所有高层,义正言辞的道:

"你们胡说,秦岩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女人声音轻柔,身材高挑,看背影绝对是一个美人,但半边脸有着一大块青色胎记,影响了美感,显得有些丑。

楠姐!

秦岩神情一震,见到女人帮自己说话,心里不由得一暖。

在整个秦家里面,对自己好的只有两人,一个是自己的母亲,还有一个便是眼前的刘楠,她是母亲的义女,样子虽然丑,但对秦岩好的没话说。

"滚出去!"

秦泊山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刘楠怒吼:"现在什么场合,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他挥了挥手,命令手下将刘楠赶出去。

"别介!"程老太爷阻拦,冷笑道:"既然是要退婚,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

就在程家众人洋洋得意,以为阴谋得逞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厉声恫吓:

"程家好大的威风啊!"

话音落下,众人一阵愕然,敢在这个时候说话,相当于挑衅程老太爷,不知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众人转过身,朝着门口看去,只见那里站着一个挺直的身影。

"秦岩!"

秦岩成为全场的焦点,迎着众多的目光,朝着客厅走去。

秦泊山愣在原地!

程老太爷皱着眉头!

其余人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要知道,遇到这种事情,按照秦岩以往的性格,早就跑到犄角旮旯猫着去了,哪会像现在这样大摇大摆的现身,更不用说出言顶撞程家了。

"好啊你,还敢有脸回来,给我把他抓起来。"秦泊山盯着秦岩,满脸的嫌弃。

"小岩,你快走。"

刘楠跑过来,护在秦岩身前,不让秦家的手下靠近。

秦岩虽然是妖界帝君,但也有人类秦岩的记忆,望着护着自己的女人,心里颇为感动。

"楠姐,以前多谢你了,从此刻起,让我来保护你吧。"

楠姐是很丑,但心地善良,在秦岩的眼里,要比九天仙女还漂亮。

望着逐渐靠近的秦家手下,秦岩上前一步,把刘楠挡在身后,轻轻的吐了一个字:

"滚!"

其他人觉得没什么,但在几个秦家手下耳中,这一个字如同平地惊雷,震得他们头皮发麻,脑袋一阵眩晕。

秦岩叹了口气,人类的身体果真脆弱,只能稍微的震慑住对方。

假如他还是妖界帝君的话,低吼一声,整个平山县都将夷为平地。

看来,需要尽快修炼啊!

秦泊山一阵错愕,不明白手下为何停手。

不过,秦岩刚才的一个"滚"字,相当于打了秦泊山的脸。

他身为秦家族长,自然咽不下这口气,沉声道:"哼,好大的口气,你惹的麻烦自己承担吧,我宣布,自此以后,你秦岩,便不是秦家的人了。"

逐出秦家!

秦泊山的意思很明显,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将秦岩给扫地出门了。

也意味着,秦岩不再拥有家族的股份和资产,彻底的成了一个普通人。

"这废物总算是滚蛋了!"

"呵呵,成了丧家之犬喽!"

"废物终究是废物,没有婚约,又被逐出秦家,他完蛋了!"

秦家众人早就看秦岩不顺眼了,秦岩被逐出去,恨不得拍手叫好。

可他们以一种胜利的姿态看向秦岩时,秦岩跟个没事人一样,风轻云淡,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秦家众人一脸懵逼,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十分的难受。

倒是刘楠慌了,恳求秦泊山放过秦岩。

"我们秦家不养闲人,就算多养一条狗,也不会收留这个废物。"

秦泊山转身,对着程老太爷道:"程家和秦岩的恩怨,现在和我们秦家无关了。"

程老太爷大感意外,没想到秦泊山如此果断,把关系撇清了。

不过他倒是不在意,只要顺理成章的把婚约解除,目的便达到了。

"既然如此,那便退婚吧。"

由始至终,程老太爷没有多看秦岩一眼,完全没把秦岩放在眼里。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秦岩开口了:"说完了吗?"

他站在原地,整个人气势大变,目光咄咄逼人。

"自此以后,我秦岩和秦家再无一点关系,至于谁是废物,咱们日后见分晓。"

"还有,程家口口声声说我出轨,可否拿出证据?"

秦岩不再隐藏,直视程老太爷,想要让他给一个说法。

"死都临头了还嘴硬,想要证据是吗,那我便给你。"程老太爷朝着门外看去,问道:"程柏瑞来了没?"

良久。

程家人面面相觑,没有见到程柏瑞的身影。

程老太爷皱起眉头,秦岩都过来了,程柏瑞没理由不到的。

也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骚动,只见到一个女人出现,神情木讷,似乎受到很大的打击,脑袋上还缠着绷带。

姚月茹!

"你来的正好,把秦岩出轨的事情说出来。"

程老太爷转过身,对着秦岩道:"小子,跟我斗,我今天整死你。"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