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不要,不要啊……"

街角的旅馆内,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秦岩睁开眼睛,发现身下躺着一个女人,正在拼命的挣扎。

什么情况?

他愣了下,刚要起身,女人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捅了一刀。

噗嗤!

秦岩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愕之色。

"不会吧!"

"刚复活,又被捅了!"

与此同时,旅馆的门被暴力撞开,闯进来七八个人,领头的是一个中年人,拿着手机,咔嚓咔嚓,对着秦岩拍了两张照片。

"秦岩,总算让我逮住了吧。"

"订婚了还敢出来搞女人,真以为我们程家好欺负不成?"

订婚?

程家?

秦岩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女人松开匕首,冲着中年人道:"程伯父,你们可算来了,我差点被这畜生糟蹋了。"

其余人堵在门口,冲着秦岩指指点点。

"有未婚妻还敢乱搞?"

"这下看你如何跟秦家交代?"

"就你这副德行,还想娶程清璇,去死吧你。"

……

秦岩欲哭无泪,他冤枉啊,他不是人,确切的说,他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他本体是一条蛟龙,历经万年苦修,成为妖界帝君,称霸一方。

在他渡过九天雷劫,蜕变成神龙的那一刻,遭到敌人围杀,被扒皮抽筋不说,一身龙肉还被炖成了汤。

最可气的,是他的两根龙角,居然被两个丑陋的妖女私藏,晚上用来填堵寂寞。

幸好渡劫成功,已经属于真正的神龙了。

身体虽然毁了,但龙魂还在。

他拼死冲出了妖界,稀里糊涂的附身在一个男人身上。

刚睁开眼睛,便被捉奸在床。

"想陷害我?"

秦岩神情一凛,接着道:"真当本尊好欺负不成?"

虽然对方演的很好,但还是有很多破绽。

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阴谋!

赤裸裸的阴谋!

女人率先撕破脸皮,讥讽道:"你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值得我陷害吗?"

"你在说我?"秦岩身为妖界帝君,第一次被人称为废物。

"难道不是吗,你自己撒泡尿照照,要不是和程清璇有婚约,秦家早把你扫地出门了?"

说到最后,女人撇了撇嘴,跟一个废物说这么多,也够无趣的。

可出乎意料,秦岩握住身上插着的匕首,猛地拔了出来。

顿时间,鲜血直流。

秦岩没有在意,手腕一抖,匕首擦着女人的头皮,飙射而过,狠狠的扎进墙里。

扔偏了!

这是众人的第一反应。

他们却不知道,这是秦岩有意为之。

女人吓了一跳,刚要破口大骂,头发齐刷刷的断了半截,一股鲜血从头皮上渗出,顺着脸颊流了下去。

"啊血,流血了!"

女人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捂着脑袋跑了出去。

秦岩望着她的背影,面无表情的道:"在我眼里,你只是蝼蚁罢了。"

他还没有适应这具身体,并不想大开杀戒。

"哼,好大的口气!"

中年人上前一步,直言道:"当着我的面,你还想杀人灭口?"

"你是谁?我真要杀她,你能拦得住?"

秦岩按住伤口,鲜血渐渐的停止。

"呵呵,居然连我都不认识了,少跟我玩装疯卖傻这一套。"

"事已至此,我让你死个明白,我叫程柏瑞,程清璇的父亲,也是你将来的岳父,只不过……你再也不是我的女婿了。"

"知道为什么吗?"程柏瑞嘴角一撇:"因为我要退婚,你不配娶我女儿。"

秦岩刚要说话,脑袋一阵刺痛,这具身体的记忆疯狂涌来。

不甘!

屈辱!

面对无尽的谩骂和嘲笑,想要反抗,却只是徒劳,最终只能自暴自弃的活着。

秦家!

程家!

乃至整个平山县,全部称呼秦岩为废物,学业不行、经商不行,即使和程清璇有婚约,也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虽然被夺舍了身体,但记忆并没有消失。

也就是说,现在的秦岩,结合了妖界帝君和人类的秦岩,两者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秦岩直起身子,双目开合之间,闪烁着一道精芒。

我是人类秦岩,亦是妖界帝君,既然没死,那便卷土重来,总有一天,我要让所有敌人毁灭在我的一拳之下。

"你说我不配娶程清璇,但我想知道,她配当我秦岩的女人吗?"

说罢,秦岩冷哼一声。

一股磅礴的气势,从他的身体里散发而出。

伴随着龙吟声,席卷整个旅馆,房屋颤抖,地面震动,屋内的几个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同时晕了过去。

噗!

秦岩也不好受,吐了一口血。

这具身体太脆弱了!

对付几个普通人还行,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一根手指便可以碾死自己。

不过,他很快接受了现实。

因为人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修炼的速度快的出奇。

他用了一万年之久,才成为一条真正的神龙,而一些人类中的佼佼者,只用数百年便可以得道飞升,这就是差距。

"都说修仙逍遥自在,我便试着修一回仙。"

"先从平山县开始,让那些瞧不起我的,嘲讽我的,通通给老子闭嘴。"

"黑魔帝君,枉我当你是兄弟,居然勾结仙界的赤炎仙尊偷袭我,否则我也不会损落。"

"待我,悟仙法,渡天劫,杀上仙界,先斩赤炎仙尊,再去妖界,灭了黑魔帝君,还有扬言要收老子当坐骑的那几个贼秃驴,一并给杀了。"

重活一回,老子要逆天而行。

秦岩刚要离开,一阵嗡嗡声传来。

他伸手摸了摸,从程柏瑞兜里掏出一部手机,不假思索的按了接通按钮。

"柏瑞,证据到手了没?"

电话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们到秦家退婚了,你赶紧过来。"

秦岩眯起眼睛,单手用力,把手机直接捏扁,刚才拍的两张照片也跟着毁了。

退婚?

秦岩冷笑出声,他以前活得很窝囊,程家要是直接退婚也没什么,可偏偏玩阴的,居然找人陷害自己,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岂不是身败名裂了?

"好一个程家,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对于程家,秦岩没什么好感,但自己的未婚妻程清璇,倒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不过,程清璇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高冷模样,根本看不起秦岩,甚至连讨好她的机会都没有。

"既然如此,这一次便做个了断。"

秦岩离开旅馆,直奔秦家而去。

眼看到地方了,发现前面走着一个身影,正是刚才那个女人,头上绑着绷带,已经包扎好了伤口。

听到脚步声,女人回头,看到是秦岩,瞪大了眼睛。

"秦岩,你,你……"

秦岩走了过去,轻笑道:"见到我很意外吗?"

女人皱起眉头,他们合伙陷害秦岩,本该程柏瑞把秦岩绑去秦家,可偏偏秦岩一个人出现,太不正常了。

秦岩盯着女人的眼睛,继续道:"看样子,你这是要去秦家帮着作证了?"

女人愣了一下,撇嘴道:"反正你完蛋了,告诉你也无妨,程家就是要搞死你,不仅要退婚,还要让你身败名裂。"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怕这个?"

秦岩眯起眼睛,要是在妖界,敢这样跟自己说话,早就直接灭了。

女人仿佛听到天底下最有趣的笑话,扑哧一声笑了。

"等到了秦家,说你糟蹋了我,看你怕不怕?"

"而且,程伯父已经拍了照片,人证物证俱在,你就等着被赶出秦家吧。"

女人指着秦岩,劈头盖脸的一顿嘲讽。

虽说秦岩弄伤了她,但在她眼里,秦岩依旧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废物。

可没想到,她话音落下,秦岩伸出一只手,攥住她的脖子,硬生生的将其抬离地面。

"说我糟蹋你,不如来真的如何?"

秦岩对着她打量了一番,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