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因为修炼的缘故,秦岩耽误了几个小时。

让刘楠等了这么长时间,心里本来就愧疚,当他看到刘楠受欺负时,火气嗖嗖的往上冒。

他来到跟前,把刘楠扶了起来。

"楠姐,我来晚了。"

见到是秦岩,刘楠赶紧站起来,拉着秦岩往外跑,不想给秦岩惹麻烦。

"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

女人不依不饶,伸手拦住去路,瞅着秦岩道:"你是这丑女人的弟弟啊,怎么着,弄脏我的裙子,还想灭我全家?"

"小岩,是我不小心,我们走吧!"刘楠怕秦岩吃亏,赶紧承认错误。

秦岩哪里肯走,先不说刘楠脸上的巴掌印,光是对方说的那几句侮辱人的话,他便忍不了。

要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还修什么仙,报什么仇,还不如自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走?今天我把话撂这,不把事情解决,谁他妈都甭想走。"男人上前一步,给自己的女朋友撑腰。

秦岩把刘楠护在身后,安慰道:"楠姐,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说完,他朝着对方看去,侧着脸道:"你们想要赔偿?"

秦岩现在是炼气前期的境界,在平山县这个小地方,他可以横着走。

"我改变主意了,不用你们赔偿。"男人指着地上被踩烂的汉堡,道:

"吃了它,然后给我女朋友磕三个响头,我便饶了你们,否则……"

"否则什么?"秦岩笑了起来。

男人还没意识到危险,趾高气扬的道:"否则,让你知道得罪我潘飞的下场。"

潘飞?

这名号很了不起吗?

秦岩正纳闷的时候,女人一脸自傲。

"小子,看你穿的这一身寒酸样,这辈子顶多考个公务员到头了,一个月拿几千块钱的工资,连我男朋友一天的零花钱都赶不上吧?"

"你姐姐买两个汉堡还当宝似得,你们俩能有多大能耐?"

"我冯月也不难为你们,让你姐过来,把我裙子舔干净,我放你们走。"

潘飞和冯月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张口闭口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人劝秦岩算了吧,惹不起还躲不起吗,诚心道个歉,犯不着跟对方较劲。

秦岩恍若未闻,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他抬起头,瞅着潘飞和冯月道:"两位,既然都说完了,该送你们上路了。"

"装逼,我……"

潘飞嗤笑出声,撸起袖子,就要教训秦岩。

可他话没说完,眼前一花,不知道啥时候,秦岩已经来到他身前,一拳捶在他肚子上。

潘飞惨叫一声,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这还没完,秦岩蹲下身子,大嘴巴子一阵抡。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富有节奏的耳光声,在汽车站内回响,夹杂着潘飞的哀嚎声,听起来异常刺激。

旁边的冯月傻眼了,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帮忙。

她拎着挎包,砸向秦岩的脑袋。

秦岩并未回身,只是轻轻一歪脑袋,便躲了过去。

"你也想尝尝滋味?"

秦岩放过潘飞,朝着冯月看去。

地上的潘飞,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跟猪头差不多。

冯月毕竟是女人,吓得倒退几步,盯着秦岩道:"潘飞是潘氏集团的继承人,你,你等着倒霉吧。"

潘氏集团!

秦岩愣了下,他在北峰市上学,倒是听说过潘氏集团,据说垄断了北峰市的餐饮行业。

"那你呢?"秦岩眯着眼睛道:"想必也是大有来头吧,我杀了你们俩,不算亏吧?"

冯月瞪大眼睛,直到现在,她才开始后悔,因为一条裙子招惹了一个不要命的家伙,太不划算了。

"你,你别冲动,我,我……"

冯月不断后退,甚至想要逃跑。

秦岩真的动了杀心,欺负他可以,但是欺负自己的亲人便不行。

辱我亲人者,必杀之!

"够了!"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秦岩的注意力始终在潘飞和冯月身上,忽略了另外一个女人,等看到对方的相貌时,秦岩愣住了。

程清璇!

饶是秦岩重生一次,内心依旧掀起一丝波澜。

程清璇原本是他未婚妻,可偏偏在前不久,已经把对方给休了。

要知道,秦岩还未重生前,千方百计的想要讨好程清璇,但程清璇十分冷傲,别说秦岩了,哪怕是北峰市出了名的青年才俊,她依旧看不上眼。

当然,程清璇眼高于顶,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在学校成绩优秀,同时展现了卓越的经商天赋,组织学校里的文艺生,创办了北峰市有名的"云水阁",无论是学校的活动,还是北峰市商业的庆典,都会请云水阁出场,从而赚取费用。

程清璇一直站在旁边,秦岩刚出现的时候,她便露出厌恶的神情。

可当秦岩出手,教训潘飞,恐吓冯月的时候,她更看不下去了。

程清璇冷笑道:"秦岩你真是阴魂不散啊,我刚回平山县,你便跑过来演戏了?"

演戏?

秦岩看到程清璇,心里面稍微有些不淡定。

因为这个女人美得不像话,面若挑花,青丝披肩,尤其是一双眼睛,几乎有种勾魂夺魄魔力,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演戏?"秦岩皱起眉头,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带着朋友刚回平山县,还没出站,你姐便拿着汉堡出来了,太巧了吧。"程清璇指着刘楠,又指了指冯月的裙子,沉声道:

"偏偏弄脏了冯月的裙子,又是道歉又是装可怜的,而你呢,不知道在哪学了三脚猫的功夫,跑我面前耍威风,我说的对不对?"

"还有吗?"

秦岩盯着程清璇,眼中好像有火焰在跳动。

程清璇嗤笑一声,提高嗓音道:"秦岩,你我有婚约不假,但你也应该清楚,我们俩根本就是两路人,我这次回来,便是要跟你退婚的。"

秦岩开口道:"你是说我配不上你吗?"

"你可以这么想。"程清璇叹气道:"我这两个朋友,你根本得罪不起,我会跟他们求情的,你走吧。"

退婚?

配不上你?

秦岩站在原地,自言自语道:"是啊,我们终究是两路人。"

程清璇有些诧异,因为秦岩跟往常有些不一样。

还不等她弄明白,潘飞从地上爬了起来,捂着肿成猪头的脸,从兜里摸出一把弹簧刀,朝着秦岩刺了过来。

秦岩皱眉,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过车站安检的,居然带着管制刀具。

不过他也不废话,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扇过去,潘飞又躺地上了。

"潘大少爷,我劝你有点自知之明。"

秦岩捡起弹簧刀,在手里把玩片刻,这玩意居然纯金打造,难怪可以带过安检。

"秦岩,你太过分了。"程清璇上前,把潘飞扶了起来。

冯月凑了过来,指着秦岩道:"我说谁这么嚣张呢,原来是清璇姐的未婚夫,可惜啊,清璇姐马上就要退婚了。"

知道秦岩底细,冯月也不再那么害怕了。

刘楠见到事情闹大,跑过来拉着秦岩:"小岩,算了,咱们赶紧走吧。"

秦岩皱了皱眉,不想让刘楠过于担心,点了点头,打算离开。

可没想到,潘飞瞪着眼睛,咬着牙骂道:"姓秦的,今天这仇我记下了,咱们走着瞧。"

潘飞带着女朋友出来玩,根本没带手下,才吃了这么大亏。

尤其是在程清璇面前丢脸,他必须找回场子。

秦岩停住脚步,转过身,扫了一眼潘飞,视线又移到程清璇身上,前者满脸嫉恨,后者一脸鄙夷,依旧认为秦岩在演戏,目的是为了讨好她。

秦岩拉着刘楠往回走,站在潘飞和冯月身前,一字一顿的道: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两个,必须给我楠姐道歉。"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