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程老太爷见到姚月茹,露出激动的神色。

虽然程柏瑞没来,不过不重要,只要姚月茹按照计划行事,便可以顺利退婚。

姚月茹闻言,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冷汗不要命的往外冒。

该怎么做?

我到底该怎么做?

"姚月茹,你怎么回事?"

程老太爷皱起眉头,阴阳怪气的道:"秦岩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你说出来,我程家替你做主。"

"对啊,赶紧说出来。"

"这么多人给你作证,你还怕啥?"

程家高层催促着,生怕姚月茹反悔。

秦泊山面无表情,他看得出来,程家这么着急的让姚月茹说出真相,其中肯定有猫腻。

不过,他已经把秦岩逐出秦岩,不仅不会管秦岩的死活,还想着踩上一脚。

"姚月茹,你尽管说,我秦泊山替你做主。"

秦岩环视一周,发现除了刘楠外,没有人帮自己说话。

他冷笑道:"看来不把我逼到绝境,你们是不会罢休了。"

"放屁!"

秦泊山瞪着眼睛道:"程老太爷什么身份,会故意针对你?"

"你已经被逐出秦家了,马上给我滚。"

"我们程、秦两家世代交好,不会因为你这个臭狗屎而影响感情的。"

秦泊山的一番话,看起来是针对秦岩,实际上是巴结程家。

"呵呵,当一条狗还有优越感了。"秦岩毫不客气的道:"也罢,与其留下来给程家做狗腿子,离开秦家也不错。"

"找死,给我打断他一条腿。"

秦泊山脸色铁青,命令手下对付秦岩。

程老太爷阴沉着脸,把秦泊山拦了下来,让他先消停一会。

"姚月茹,你到底说不说?"程老太爷转身说道。

"说,我说。"姚月茹打了个哆嗦,从地上爬了起来。

程老太爷闻言,得意的笑了起来:"大家都听好了,姚月茹会把秦岩出轨的事情说个清楚。"

"好了,你说吧。"

程老太爷胸有成竹,不屑的扫了秦岩一眼。

其他人把姚月茹围成一个圈,都想着看好戏,有几个人掏出手机,准备录音。

秦岩走到姚月茹对面,也没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姚月茹呼吸急促,被秦岩盯得脊背发凉。

她似乎豁出去了,扯着嗓子道:"阴谋,这是一场阴谋,程家给我钱,让我做假证,说要陷害秦岩出轨,好来威胁秦岩退婚。"

"哈哈,大家都听到了吧,秦岩他……"

程老太爷本以为胜券在握,也没仔细听,话说到一半,声音戛然而止。

姚月茹居然没按照计划行事,反倒是揭穿了他们的阴谋。

静!

死一般的安静!

这一瞬间,整个客厅里面,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的很清楚。

姚月茹说完,跟疯了一样,大喊大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程家众人!

秦家众人!

以及一些看热闹的人群,全部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

刘楠攥紧拳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先是秦岩被逐出秦家,接着又是程家不断的针对,哪怕她求饶也没用,眼看就要被逼到绝境了,不成想居然反转了过来。

秦泊山咽了口吐沫,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飞过。

程老太爷也好不到哪去,他带着程家众人过来兴师问罪,耀武扬威的叫嚣了半天,说秦岩出轨,扬言退婚,可姚月茹一句话,把他们的老底揭穿了。

尴尬!

太他妈尴尬了!

他老脸一红,可以猜的出来,这件事肯定成为平山县茶余饭后的笑柄了。

程家其他人,还想补救,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喊叫。

"疯了,姚月茹一定是疯了。"

"谁他妈录音了,赶紧都删掉。"

"姚月茹肯定和秦岩有一腿,故意害我们的。"

"秦岩你出轨了还不承认是吧,信不信我们弄死你?"

秦岩抬高嗓音道:"程老太爷,你不说句话吗,刚才你可是说我出轨的,证据呢?"

程老太爷脸色铁青,恨不得把秦岩大卸八块。

但是他不敢,计划败露,已经让程家丢尽了脸,即便动手,也不是现在。

"我们走!"

程老太爷挥手,一刻都不想逗留。

"等等!"

秦岩挡在门口,拦住程家众人的去路。

程老太爷脸色一寒,瞅着秦岩道:"你敢拦我?"

程家在平山县地位很高,就算是秦泊山,也不敢拦住程老太爷的去路。

秦家众人站在旁边,一脸的幸灾乐祸,他们才不管秦岩的死活,倒是刘楠跑了过去,想要把秦岩拽开,一个劲的劝秦岩别冲动。

"楠姐,我没事,你放心吧。"

秦岩朝着程老太爷看去,冷笑道:"你们苦心积虑的陷害我,不就是想退婚吗?"

迎着程家人的目光,在秦家众人的惊愕中,秦岩抬起左手,咬破食指,在右手掌心写下一个字。

右手高举!

缓缓的摊开!

手心里,赫然写着一个血淋淋的大字:休!

"如你们所愿,我秦岩,在此,休了程……清……璇!"

秦岩立在门口,一字一顿的说了出来,尤其是程清璇三个字,咬的非常重。

"畜生,你敢休婚?"

程老太爷见状,一阵咳嗽,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休婚,简直是赤裸裸的打脸,别说是程家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有何不敢?"

秦岩丝毫不怕,讥笑的盯着他们:"你们陷害我,上门逼我退婚时,想过我的感受吗?"

"没有吧,凭什么你们可以退婚,我就不可以休婚?"

"再者说了,程清璇不就是一个女人嘛,胸前也都是两团肉,没什么大不了的,休了就休了,你们能奈我何?"

"秦家怕你们,我秦岩不怕,秦泊山愿意给你们当狗,我秦岩不愿意。"

"平山县程家,呵呵,犄角旮旯的地方而已,给我提鞋都不配。"

秦岩劈头盖脸一顿骂,把这些人对自己的嘲讽,以及自己的郁闷、憋屈和不甘,痛痛快快的发泄了出来。

"操,你找死是不?"

程家众人抡起拳头,朝着秦岩打来。

秦岩冷笑一声,把刘楠护在身后,不等对方来到跟前,他一脚踢了出去。

嘭!

最前面的一个家伙,根本没反应过来,直接倒飞好几米,重重的摔在地上,骨头断了好几根,疼的死去活来的。

"程老太爷,你最好想清楚,确定要现在动手?"

秦岩选择休婚,自然有着自己的打算,程家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敢在明面上动手,否则对他们的影响不好。

"住手,跟我回去。"

程老太爷咬着牙,眼睛里几乎要冒火。

秦岩让开道路,看起来占了上风,实际上他把程家彻底得罪了。

一旦他离开秦家,甚至在秦家内部,只要没人的地方,他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望着程家众人离开,秦岩转过身,看向秦泊山。

秦泊山早已经傻眼了,在他的印象中,秦岩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家伙,却没想到今天硬气了一回,居然让程老太爷吃了大亏。

不过,这样一来,秦泊山更加庆幸,幸好将秦岩提前逐出秦家。

秦泊山冷眼道:"秦岩,你已经不是秦家的人了,识趣的话,马上给我滚出去。"

他是一刻都不想让秦岩待下去。

"放心,我不会留下来当狗的,等我再回来时,希望你还有勇气跟我说话。"

秦岩拉着刘楠,简单的收拾了下东西,朝着别墅外面走去。

秦泊山盯着秦岩的背影,越想越气,拿起桌上的茶杯,摔了个粉碎。

"去,让豺狼出手,给我卸了秦岩一条腿。"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