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离开秦家,直奔车站而去。

刘楠低声道:"小岩,你休了程清璇,咱妈那里……"

"没事,我会跟她说的。"

秦岩的母亲看似柔弱,但在父亲失踪后,独自离开平山县创业,近几年发展的还算不错。

也正是这个原因,哪怕秦岩是个十足的废物,秦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要不是得罪程家,秦泊山恐怕还不会赶我走的。"

秦岩瞅了眼刘楠:"楠姐,不说我,你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无论是身材还是性格,刘楠都非常出众,要不是脸上青色胎记影响了美感,刘楠不见得会比程清璇差。

刘楠瞪了一眼秦岩,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个,我这个丑样子,能嫁出去才怪呢,倒是你,把程清璇都给休了,你的心是有多大啊?"

要是别人,秦岩非得反驳几句,但对方是刘楠,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楠姐,谁说你丑了,在我眼里,你比仙女还要漂亮百倍。"

"扯,你见过仙女嘛,跟我还学会贫嘴了。"

秦岩摇头苦笑,还别说,他还真的见过,而且见过不是一次两次。

走了十分钟,前面就是车站。

秦岩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刘楠问道。

秦岩扫了身后一眼,笑道:"没事,楠姐你先进站,我去买点东西。"

"恩,你小心点,快去快回。"

刘楠说完,便走进车站里面。

秦岩等了一会,并没有去买东西,而是朝着不远处的公园走去。

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秦岩停下脚步。

"跟了这么久,不嫌累吗?"

话音刚落,身后出现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最前面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佝偻着身子,眼睛冒着凶光,头发披散在肩上,脏兮兮的,好像几个月没洗一样。

"豺狼!"

秦岩眯起眼睛,有些意外的道:"秦泊山为了对付我,居然把你派出来了。"

豺狼,乃是秦家的头号打手,手段狠毒,性格残忍,活脱脱的是一个变态,只要落到他手里,保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据说,豺狼曾经杀过人,至今不敢透露真姓名。

在豺狼身后,站着几个秦家手下,一副以豺狼马首是瞻的模样。

豺狼声音沙哑,咧嘴道:"家主有令,让我卸你一条腿,左腿,还是右腿,你自己选吧!"

说完,豺狼摸出一把剔骨头,伸舌头舔了舔,一脸玩味的盯着秦岩。

"一条腿?"秦岩摇了摇头道:"怕是不够吧,不如两条腿都卸了,再送你们一条胳膊,如何?"

"什么意思?"

豺狼皱了皱眉,本以为秦岩会开口求饶,却不料这么有胆量。

身后的一个秦家手下提醒道:"狼哥,这孙子耍你呢。"

豺狼闻言怔了怔,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当即握紧剔骨刀,朝着秦岩走了过去。

"哼哼,一条胳膊两条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其他人见豺狼动手,呼啦一声,堵住秦岩的去路,在他们看来,秦岩是在劫难逃了。

秦岩眯起眼睛,淡淡道:"现在收手,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虽然豺狼凶狠,但在秦岩眼中,依旧是一个普通人罢了,他还不屑出手。

"哈哈哈,秦岩你疯了吧?"

豺狼挥舞着剔骨刀,发出嗖嗖的破空声,斜着眼睛道:"让我收手,你有这个资格吗?"

"看来我太久没出手,连一个废物都敢对我说三道四了,也好,今天就让你知道我豺狼的手段。"

说着,豺狼脊背一挺,拎着剔骨刀,朝着秦岩砍了过来。

其他人同样眼神不善,摩拳擦掌,在旁边跃跃欲试。

"这是何苦呢?"

秦岩叹了一口气,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就如同赶苍蝇一样漫不经心。

见到这一幕,有几个家伙笑出了声,在豺狼面前敢这样装逼,简直是找死嘛。

可出乎意料,豺狼冲到跟前,剔骨刀扬起,刚要落下,秦岩的手掌正好拍了过去,只听一声惨叫,豺狼倒飞七八米。

我操!

秦家手下倒吸了一口凉气,笑容僵在脸上。

这可是豺狼啊,秦家最厉害的打手,居然被一巴掌扇飞了,他妈的见鬼了吧?

这还没完,在他们的注视下,秦岩几步向前,一把将豺狼提溜起来,接着往空中一丢,跟踢皮球似得一阵乱踢。

"嘭嘭嘭。"

豺狼哀嚎不断,两眼冒金星,两个大门牙掉了不说,感觉腰都要被踢断了。

"本想饶你们一次,可惜你们不知好歹。"

秦岩脚踩着豺狼,转头看向秦家的几个手下,轻笑道:"一起上吧!"

众人一脸懵逼,在他们的印象中,秦岩可是十足的窝囊废,别说打架了,甚至连顶嘴都不敢,哪想到今天这么生猛。

"双拳难敌四手,就算你能打又如何?"

听到秦岩的话,他们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冲了过去,依旧不认为他们会输。

秦岩淡定自若,等对方几人来到跟前,他的气势陡然一变,双手探出,握住最前面一个家伙的手臂,轻轻一攥。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哀嚎声响起。

"啊疼,断了啊,我胳膊断了!"

这家伙脸色惨白,疼的全身都在颤抖,捂着胳膊,躺在地上不断打滚。

其他人吓得够呛,惊恐的瞪大双眼,心生退意。

"哼,现在想跑,怕是晚了点吧!"

秦岩快速上前,故技重施,连续响起一连串的咔嚓声,听起来头皮发麻。

眨眼的功夫,几个人全部倒在地上,一个胳膊,两条大腿,全被秦岩硬生生的折断了。

"喂,还没死吧?"

秦岩拍拍手,拎起豺狼掉落的剔骨刀,来到豺狼的跟前。

豺狼咬着牙,刚想说几句狠话,可他看到秦岩的眼神,心里顿时一颤。

秦岩的一双眼睛,冷漠到极致,几乎不含任何感情。

"秦岩,你敢杀我?"豺狼把心一横,威胁道:"家主那……"

"啪!"

不等他说完,秦岩一拳下去,豺狼的牙掉了大半。

"你找死。"

"啪!"

"我杀了你!"

"啪!"

秦岩抡圆了胳膊,拳头落下,豺狼的牙齿一颗不剩,全掉了。

这还没完,他握紧剔骨刀,冲着豺狼的两条大腿捅了下去。

噗嗤!

噗嗤!

鲜血四溅!

"回去告诉秦泊山,一年一度的家族聚会时,我会回去找他。"

秦家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聚会,可以说是秦家最热闹的时候,哪怕秦岩的母亲都会赶回去。

说完,秦岩抬脚,踩断了豺狼的一条胳膊。

"我说过,一条胳膊,两条腿,你也不例外。"

秦岩把剔骨刀扔掉,转身离开,不再理会惨叫连连的豺狼。

他揉了揉酸疼的胳膊,还是太弱了,教训几个垃圾就累得不行了。

"必须修炼了!"

他拿出手机,给刘楠发了条短信,说有点事,会耽误一点时间。

找了棵比较粗的松树,爬了上去,盘膝坐在枝干上。

清风吹拂!

松涛阵阵!

还别说,相比妖界的尸骨成山,凡界的环境算是不错的了。

虽说周围的灵气稀薄,但也可以修炼一番。

修仙境界,分为炼气、筑基、脱胎、金丹、元婴、出窍、化神、洞虚和渡劫九个境界。

每个境界,又有前期、中期和后期三个小境界。

秦岩活了一万年,在漫长岁月里,收集了无数修炼法门。

"这一世,我不仅要斩仙,还要屠妖。"

"普通的法门不够看,唯有九转升龙诀,才能让我走出一条逆天崛起的道路。"

他曾经误入一处禁地,在里面困了百年之久,因祸得福,得到一篇古老的修炼法门。

九转升龙诀!

这种法门威力极大,不仅可以锤炼身体,还能淬炼灵魂,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便是修炼到九转渡劫期时,会遭遇有史以来最变态的天劫。

升龙!

升龙!

升仙得道,人如神龙。

"每一个境界,我都要修炼到极致。"

只要拥有足够的力量,即便再变态的天劫,也不过是一拳的事情。

秦岩闭上眼睛,吐纳呼吸,稀薄的灵气慢慢汇聚,形成一股气旋,在周围不断环绕。

树静!

风停!

这一瞬间,秦岩如同一条蛰伏的巨龙,胸膛起伏,竟然传出铿锵之声。

洗髓伐经!

脱胎换骨!

……

日落西山。

秦岩睁开眼睛,迸射出一道精芒,一股龙吟声从体内传出,朝着周围扩散。

"真没想到,九转升龙诀如此神奇。"

"虽然只是炼气前期,但丹田里的灵气十分雄厚,要比其他修仙法门强大数倍不止。"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抬脚便往车站跑去。

秦岩冲进车站,没找到刘楠,本想打个电话,却看到候车厅围着很多人,刘楠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秦岩挤了进去,看到刘楠倒在地上,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

旁边站在一男两女,男的指着刘楠,嘴里骂个不停:"丑逼,弄脏了我女朋友的裙子,道个歉就没事了?"

刘楠低着头,不断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她手里拿着两个汉堡,一个吃了一半,另一个还装在袋子里。

其中一个女人上前,一把夺走刘楠的汉堡,狠狠的扔到地上,抬脚踩了个稀烂。

"吃吃吃,我让你再吃,你不是吃汉堡吗,捡起来吃啊!"

这还不解气,女人见刘楠还有一个,伸手要夺。

刘楠躲了过去,女人没有得逞,扬起手,扇了刘楠一个耳光,讥讽道:"咋着,真给你弟弟留的啊,他人呢,我这条裙子一万八,让他来陪,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我没那么多钱。"刘楠在秦家地位不高,别说一万八了,就算八千都没有。

"没钱?"女人冷笑道:"那就扒了你衣服,在车站里转一圈,只要老娘高兴了就放过你。"

说着,她就要动手。

就在最后关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敢动她一下,我灭了你全家!"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