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九九一年中元鬼节,我出生在一个尚未被开发的偏僻小山村。

我叫杨森,出世那天,克死了母亲,害死了接生婆。更让村子里的家禽一夜之间都得了瘟病,所以我被带上邪物的帽子。

从幼儿园开始,便没有孩子和我一起玩耍,甚至村里人给我取了一个"瘟神"的绰号。

的确我也对得起"瘟神"这个绰号。

幼儿园老师看我不惯,要打我,最后那棍子打没有打在我的身上,而是弹了回去打在老师的鼻梁上,当场就流血了。

小学时,一群孩子经常欺负我,可是每欺负我一回,就会大病一场。

或是发高烧、拉肚子,或是出意外,住医院。

高中时,耍了一个女朋友,从此之后,女朋友便一路不顺,开始得各种奇奇怪怪的病,但是我们分手后立马又是生龙活虎,美丽动人。

上了大学,同寝室的学生便开始不好,经常晚上能看到他们梦游,听到他们说些奇奇怪怪的话,有几次甚至看到寝室的哥们儿自己划破手指,血滴在地上,还一个劲儿的傻笑。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是个不祥之人,同时我越发的感觉自己变得古怪。

所以我从宿舍搬出来了。

但是让我自己都没想到的是,我竟然鬼使神差的住在了火葬场的对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大三的时候,我决定搬出去一个人住,因为我总是感觉只要自己在的地方,周围的人都会变得不正常。

那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一个人背着书包便出了学校,寻思着去学校周围到处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出租房。

其实我心里想要租的离学校远点,毕竟我有一辆自行车,距离学校远点也没关系,主要是不影响同寝室的室友,毕竟两年了,三个室友对我都挺好的,对于从小就没有朋友的我,室友们的热情,让我性格慢慢的开朗起来,也经常和他们一起玩游戏,吃大餐,谈女人,讲鬼故事。

不过这两年来夜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越发的感觉到,要是我再不离开的话,我的三个室友兄弟就有危险了。

这是一种感觉,就像小学的时候,每天和我一起上学放学的邻居小芳,在五年级的一个假期就奇异的死在了家中,没有任何的原因,但是那天夜里,我似乎听到了小芳惊恐的叫声。

骑着自行车,我沿着有些幽暗的路灯前行,来来往往的车辆逐渐的稀少了。

绕过了第三个街道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老婆婆在向我招手。

老婆婆一脸的慈祥,穿着补巴衣服,有点远,我没太看清楚,老婆婆长得什么样子,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蹬着自行车朝着路边的老婆婆去,想问一下,她向我招手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当我一低头再一抬头,那老婆婆却是不见了。

我心中一紧,有些害怕。

毕竟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的十点过了,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讲一些村里的鬼故事,一般出场都是夜黑风高,午夜等等。

我深呼吸一口,然后准备掉转车头先回去,心想还是明天白天再来找房子算了。

可是就在我转身的瞬间,眼前的场景却是变了。

原本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竟然一个也没有了。

路灯也是有些惨黄色,而且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十分的漂亮,从身后看,背景像极了我喜欢的一个明星,范冰冰。

嗒嗒嗒嗒嗒……

她穿着高跟鞋,走在前面,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我。

我心中瘆的慌,这大晚上的,不会是遇到鬼了吧。

一想到鬼,我顿时感觉浑身凉飕飕的,小时候我听了太多的鬼故事,让我摆个三天三夜都摆不完,在加上看了太多的鬼片。我所听到的,看到的都在向我灌输一个道理,鬼都是害人的,要是真的遇到鬼,我不就彻底的完了。

我思考的瞬间,眼前的女人已经走到了一个拐角处,就快要消失了。

当时我心一横,心想,尼玛长这么大一直都是瘟神,就算见到鬼我也不怕,而且这个漂亮的女人,应该不是鬼吧(鬼一般都很丑,我当时的心理)。

我一蹬自行车便跟了上去,等转过了街,我下了车,推着车,然后走了进去。

两边的路变得不再那么宽敞了,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巷子。

跟着那女人一出了巷子,顿时便看到了一幢幢的高楼。

继续推着车往前走了大概三分钟的样子,我就看都了一个出租的广告。

"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租金:594。"

旁边还有一个老婆婆在打毛线。

而这个时候,我跟踪的那女人直接走了进去,然后进了电梯,我偷瞄了一下楼层。

14!

但是我始终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脸,一头长发就如黑色的瀑布一般,身材也是没的说,我脑子里满是我喜欢的女明星的样子。

"唉,小伙子,要租房子吗?"

老婆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推了推眼镜,然后看着我。

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沙哑声音,我吓了一跳,然后连忙点点头。

鬼使神差的,房东老婆婆竟然给我安排在了14楼。

我掏出六百元交给房东老婆婆,然后找了钱拿了钥匙,将自行车放在专门的车库里,便坐着电梯到了十四楼。

十四楼有左右两个房间。

我的是14-2,不用说那美女一定是14-1。

打开门,我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还别说这房间里还不错,沙发电视一应俱全,厨房也是设备齐全。

打开手机,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我寻思着今晚是住这里,还是回宿舍。

最终我决定,今晚还是回去,明天下了课再把我的生活用品搬进来。

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我站起身,打开窗户,窗外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儿星光。

还是先回去,不然十一点四十,就要关寝室门了。

我刚一打开门,便看到旁边的门也是瞬间打开。

低着头的美女抬起头。

那一瞬间,我惊呆了,简直就是一个极致的美女呀,精致的瓜子脸上露出略微害羞的微笑,她似乎有些警惕的看着我。

我连忙摸着头,笑了一声道:"美女你好,我是这里的新住户,我叫杨森。"

我习惯性的伸出手。

美女似乎被我的举动吓着了,身子朝后退了退,然后伸出手。

不过不是握我的手,而是递给我一张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

我连忙接过名片,看了一下名片。

眼前的美女是一个北漂的雕塑师,名叫张小蝶。

我笑了一声然后道:"以后便是邻居了,还望小蝶姑娘多多照顾。"

张小蝶点点头,然后转过身,走进入屋内,然后关了门。

我心中竟然有种莫名的欣喜,将名片放到衣服兜里,然后坐电梯下了楼,取了自行车。

走的时候那老婆婆还说了一句。

"小伙子,这么晚了,路上小心点。"

我点点头,然后骑着车,便沿着之前的路向着学校而去。

穿过那条巷子,我来到了大路,十五分钟后,我便回到学校。

这个时候手机不断的响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全是寝室兄弟的短信和未接来电。

我微微一笑,然后放好自行车,上了宿舍楼。

第二天我收拾好了东西,室友们都一个个带着邪恶的说我肯定是暗度陈仓了某个小美女,还一个劲儿的找我要照片,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得用缓兵之计,说还在追求中,等到了手,一定请他们吃大餐。

我的东西很少,毕竟住的地方离学校又不是很远,我可以随时回来,也就没有弄太多的东西。

我骑着车,沿着长长的街道,走了大约五分钟。

一个穿着运动服的老头儿朝着我走来。

看了我一眼,便拦下了我,一脸紧张道:

"小伙子,你大祸将至呀!"

我被他这一句话直接搞懵了,停下车有些惊疑的看着眼前的运动服老人。

"你最近是不是晚上十一点后去过火葬场?"

我当时就被吓住了,虽然说我从小练胆子,但是冷不防听到这句话还是有些不安。

"没有呀!"

穿运动服的老头眉头一皱,随即伸手点在我的眉心。

痛!

我顿时感觉头有些痛,然后身上冷汗直流。

"你一定去了,不然就不会差点被鬼上身了!"

"鬼上身?"

"你最近有没有随便接受别人什么东西!"

我摇摇头,同时脑子里飞快的回忆。

"在仔细想想!"

对了美女的名片。

"额,我昨晚去租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做雕塑的美女,除了收了她的一张名片,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呀!"

"你快拿出来看看!"

我额了一声,伸进衣服兜里拿出那张名片。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了,因为手完全没有触到名片的棱角,而是非常的软,就像猪皮一样。

我掏出一看。

顿时浑身一颤,大叫一声。

那原本做工精致的名片,此刻却是变成了一块名片大小的肉皮。

"还有你租房的钥匙,看看是什么!"

我早已冷汗涔涔了。

接着从裤兜里,摸出刚刚租的公寓钥匙,竟然是一根干枯的手指。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