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柳河愁说,当年那场洪水退却后,九龙窟周边一直不太平,白雾锁河,夜闻鬼哭。后来有道士来此地作法,炼化黄金浇筑了九座龙头沉入水中,这才恢复了安宁。

渐渐的就有个传说在民间流传。

说那年的洪水是九龙泄怒,后来这九条恶龙被伏牛山的山神分出一半山体镇压,直接压碎了龙头,制住了洪水。九龙死后怨气不散,是道士用黄金浇筑九座龙头补全了龙尸,才把它们全部超度掉。

这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在这百年的时间里,也有憋宝人来此地打过黄金龙头的主意。除了在水底发现了一座神秘的洞窟之外一无所获,而那些试图闯进洞窟深处探宝的人无一例外都沉尸河底。

如此一来再也没有人敢去九龙窟,九龙窟也因此成了村民口中的生者禁地。

"柳叔,听你的口气,难道九龙的传说是真的?"听到这里我问道。

"虽然这事听起来有点天方夜谭,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道士铸造黄金龙头的事绝对是真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有九条恶龙,这事就不得而知了。"柳河愁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我问道。

"惠济观的存在就是证据。"

柳河愁突然提到了惠济观,更加引发了我的好奇。因为传说中惠济观的第一代观主来自于天师府,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柳叔,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惠济观的传说也是真的吧?第一代观主真的是来自于龙虎山天师府?"

"废话,你当是谁都能有那么大的手笔用黄金铸龙头平怨呢?"

"好吧,可是你们柳家又是怎么和九龙窟扯上关系的呢?"我问道。

"我做捞尸人不是为了赚钱。"柳河愁闷了一大口酒说道。

他这话我信,谁也不会为了赚钱把一辈子搭进去。

捞尸是禁忌行当,不被普通人所介绍,一旦做了捞尸人就要承受离群索居的孤独。在以前吃不饱的时候,还有姑娘为了活命嫁给捞尸人,现代社会可没人愿意。

要是早几年转行,柳河愁还有可能娶妻生子过上普通人的生活,现在他年级也大了,再想成家也晚了。

但是我看他的样子似乎压根就没想过找个伴,真打算一辈子就这么孤独终老了。

"我做捞尸人是想累积功德洗清祖上的罪孽,但是现在我也想通了,柳家后人无论怎么努力都洗不清。所以我压根就没有想过再为柳家传承香火,因为我不想我的子孙戴罪出生。"柳河愁的语气充满了感伤。

"柳叔,你家先祖到底做了什么错事?"

"这事还要从一百多年前天师府的那位道士来本地作法,以黄金铸龙头平怨说起。"

接下来,柳河愁又给我讲述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故事。

当初那位道士把九座黄金龙头铸造完成之后,要找一个水性很好的人把它们按照他预定的方位沉入水中。

柳家世居黄河沿岸捕鱼为生,水性自然极好。柳河愁的曾祖更是出了名的浪里白条,受乡民推举应承下此事,背负黄金龙头,一一投入水中。

要说那道士可真是手段通天,为每座龙头预先选定的位置都在河眼上,龙头放进去瞬间无影无踪。黄河水浊,也不知道士生的一双什么样的眼睛,测算位置分毫不差。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手段在道门中叫做天眼通,憋宝人称为黄金眼,可以察觉地气,宝气的光华。

不仅他们有这种本事,柳河愁也有。

柳河愁敢捞竖尸是因为他可以看到水底下的精怪,无论是水猴子还是河童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言归正传,在连续投了八座龙头之后,柳河愁的这位曾祖动起了邪点子。

第九座龙头他没有按照道士指定的位置投入河眼,而是埋在了河眼旁边的淤泥里。准备等道士撤了法事之后,再偷偷的刨出来。

老话说的好,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黄金连人命都可以买。

等道士做完法事离开,当晚柳家曾祖就夜入黄河刨出了那座黄金龙头,藏在自己家中。这件事他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因此创下了弥天大祸。

第二日道士直接找上门来,问他是不是动了第九座黄金龙头。

柳河愁的曾祖当然不认账,睁着眼睛骗道士说第九座龙头就是按照他选定的位置投入了河眼中。

道士没有和他争辩,而是一直死死的盯着他看。眼中没有愤怒,而是涌现出无尽的悲哀。

柳河愁的曾祖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因为道士看似随意站在院子里,却正好站在他私藏黄金龙头的土地上面。

道士没有揭破他的谎言,而是要他跟着他去了当初做法事的地方。

到了地方,道士指着原本应该投入第九座黄金龙头的河眼,对柳河愁的曾祖说出一段长话。

"这个地方本来只要放入一座黄金龙头就能化解九龙之怨,现在因为你的一己私欲破了我的阵法。现在河眼没有堵上,我只好用自己的命来堵。我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从今往后,柳家每一代都要有人来堵这个河眼。"

说完这段话之后,道士开始整理衣冠,把随身携带的斋蘸法师剑,号令,法印,全部交给随行的弟子。而他那位弟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看到这个场景,柳河愁的曾祖当时就慌了。

赶紧承认了私藏黄金龙头的事情,说现在就回家取回来把河眼堵上。

无奈道士说已经太迟了……

道士含恨跳下黄河,再也没有浮上来。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他那位随行弟子继承了道士的衣钵,在伏牛山建立了惠济观。再后来,那口没有堵上的河眼渐渐的演变成了一个无底黑洞,吞没了无数前来寻宝的憋宝人,更吞没了不知多少无意中闯入此间的生灵。"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很引人入胜的故事,当做故事而言没有任何缺点。恶龙,道士,黄金龙头,牺牲,贪婪的人性,罪与罚,几乎涵盖了所有故事中应有的元素。

但要是当做真人真事来听,就真的很悲伤了。

柳家曾祖是贪图了钱财,可是这种罪不至于生生世世都要子孙拿命来还。

关键还要看他因为这事闯下了什么样的弥天大祸,但是这点柳河愁没说。

"柳叔,你会去堵河眼吗?"我沉默了一会问道。

"若是按照道士订下的时间推算,今年就轮到我去堵河眼,但是我不会去。"

说到这里,柳河愁抬起头,目光灼灼的望着我。我被他看得全身不自在,心底甚至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慌。

柳河愁苦心造诣的打我主意,一直劝我跟着他做捞尸人。我本来在广州打工,我爹非要我回来,也是受了柳河愁的蛊惑。

而且我还听我娘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他还打算认我做干儿子。

种种事联系起来,我得出一个可怕的结论:可别是柳河愁想让我替他去堵河眼吧?

要真是这样的话,今天我少不了和他斗个鱼死网破。柳家先人的罪孽,和我谢岚可是一毛钱的关系没有。

"我不去堵河眼,是因为我柳家并没有做错事,真正做错事的是那个天师府走出来的道士!"

"那道士做错了什么?"

"我不知道。"柳河愁苦笑着说道。

"你不知道?"我楞了一下。

"是你那鬼媳妇告诉我当年九龙窟的事我柳家没有做错,你若想知道真相,等见了面直接问她好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