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沈七七脸色一白,"呵呵,摄政王殿下真爱开玩笑,本公主并不知道什么陷阱。"

"如果本王没有猜错的话,这些砖块下面已经事先被掏空,下面有东西作为支点,而墙边应该藏有弓弩。天蚕丝、弓弩、砖块相互牵制,青城踩中的,恰好是作为开关的触发点。一旦触发,平衡打破,支点失横,砖块也就会突然下陷。"墨炎顿了一下,勾起嘴角,目光隐隐透出几分赞赏。"本王说的可对?"

墨炎这话一出,众人也回过神来,有侍卫立刻撬起了砖块,"回禀殿下,这下面有铜管。"

"殿下,墙角有藏起来的小型弓弩。"另一个侍卫也赶紧禀报到。

"说对了又如何。"沈七七看着墨炎,没想到他竟全部说中,"只不过,摄政王有什么证据证明这就是本公主所为。"

其实,她利用的不过是牵引制衡,和杠杆中的衡定支点,加上改装了一下这个时代的弓弩,不过,眼前人明明是一个古人,却能立刻猜出来,这让她不由得有些诧异。

"天蚕丝稀有,本王若是没有记错的话,上次进献的天蚕丝,先皇尽数赏赐给了长公主你,而其他人根本没有。"墨炎看着萧浣烟,刚才若不是看到了未藏好的一点天蚕丝在阳光下闪光,恐怕连他都要踩上这陷阱了!

"什么……"沈七七一愣,我勒个去,不会这么背吧。

"长公主还想抵赖么?"青城看着沈七七,虽然有些不可置信,不过既然殿下说了是长公主,那一定没错。

"是本公主那又如何?"沈七七一脸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本公主不过是最近学了些机巧之术,所以想要来试试,说起来,摄政王贸然毁了我的心血,我还没计较呢!"

"所以,这陷阱是你想出来的?"墨炎有些诧异。

怎么,看不起她?

沈七七勾唇一笑,"是,而且摄政王殿下还有一点没有说出来。"

"哦?哪一点?"墨炎来了几分兴趣。

"如果本公主告诉摄政王,那刚才的事情是否可以一笔勾销?"沈七七一边打着商量,一边快速回想着之前看的史书上各种挟持幼帝,权臣只手遮天的史料,心里面也不由得有些紧张……

墨炎看了沈七七一眼,微微颔首,"可以。"

沈七七松了一口气,笑着开口:"除了右边的弓弩,左边也埋着一个牵引装置,如你所说,牵引一旦失效,天蚕丝在快速收回的过程中会产生拉力,将人拽倒!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摔倒时可曾感受到拉力。"

青城犹豫了一下,对着墨炎点了点头,刚才他的确是被拉倒的。

"看,我说的没错吧。"沈七七得意一笑。

墨炎也勾了勾嘴角,"青城。"

青城立刻将手中的剑收了回来,只不过他还是有些不信,一向只有草包名声的长公主,竟然能够想出来这些!

沈七七嘚瑟的看了一眼青城,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啊!

虽然生在医学世家,可是从小她就兴趣广泛,从画画到各种奇巧机关,大学更是修了历史和法律的双学位,那时候老妈还总是说她不务正业,现在看来,这些可一下子就成了傍身绝技啊!

将沈七七的神情尽收眼底,墨炎却淡淡开口:"既然长公主已经认下了,那该如何责罚呢。"

"什么?"沈七七一愣,皱起眉头,"摄政王莫不是想要出尔反尔?"

"本王素来说到做到,只不过……这件事情可以一笔勾销,但是毁坏宫道,若是本王没记错,按照宫规要杖责一百,刚才可是公主自己亲口认下的。"纵使机关巧妙,可是那句断袖之癖……墨炎的眸光又深了深。

杖责一百?

沈七七咽了咽口水,看着墨炎,眼神一亮,"摄政王殿下,请问这是哪儿?"

"皇宫。"

"那我是谁?"

"长公主。"

"这不就结了。"沈七七扬起下巴,"这是皇宫,是我家,本公主心血来潮,想要在家修修路,跟你有一毛钱,哦不,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

"大胆!"青城皱起眉头,纵使是长公主又如何,怎么敢这么跟殿下说话!

"修路?"墨炎扫了一眼那惨不忍睹的路面,"长公主修路的风格还真特别。"

"这个……"沈七七勾起嘴角,"不过是因为摄政王打扰,还没有修完罢了。"

墨炎眸子里面三分笑,七分怒,到成了自己的过错了,只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时间再多做纠缠。

"既然如此,那就请长公主亲自动手,将这路好好修整一番,否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本王监国理政,也不好偏颇。"

"本公主……"

"嗯?"墨炎看着沈七七,"还有问题?"

看着墨炎的眼神,沈七七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了想,将准备开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没。"

"既然如此,长公主就好好修路吧。"墨炎收回目光,"青城,你留下监工,记住,皇宫既然是长公主的家,那你务必要让她亲力亲为!"

亲力亲为?沈七七脸色一黑。

"是,属下遵命。"青城应到。

墨炎又扫了一眼那墙角的弓弩,才迈步离开。

如果他没看错,这弓弩也经过了改动。萧浣烟?倒是有些意思……

宫外,苏府。

"你是说,萧浣烟已经醒了?"苏沁雪穿着一身白色织锦长裙,正拿着罗黛细细画着眉毛。

"回禀小姐,是的,宫里面传来的消息,而且听说昨日里面长公主不知道因为什么得罪了摄政王,结果在宫道上修了一下午的路。"丫鬟凑在苏沁雪身边,满脸笑意的开口。

"修路?"苏沁雪挑起眉眼,"呵,萧浣烟那个蠢货还能更丢人些么。"

墨炎现在只手遮天,就连爹爹都怕他三分,萧浣烟居然得罪了他。"那她的伤现在如何了?"

丫鬟立刻开口回到:"根据宫中的消息,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

拿着罗黛的手突然一顿,柳眉皱起,"还真是命大。"

"小姐,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您要不要进宫探望一下?"

"这是自然。"仔细的画完眉毛,苏沁雪站起身,眼底涌上几分狠毒之色,"不仅要过去,而且,我还要好好给她备一份礼物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