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皇宫,玉凝宫中。

"对对对,就是这儿,赶紧给我好好揉揉。"沈七七趴在桌边,哀嚎着开口。

昨天她修了一下午的路,那个叫青城的侍卫全程盯着她,结果从填好空隙到重铺砖块,全是她一个人完成的。问题她左手根本动不了,全程上演一个悲惨独臂侠!

"公主,要不奴婢还是去请太医来看看吧。"月灵担心的开口。

"没事儿,就是昨天太累了,睡了一觉之后疼死我了。"她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是砸自己的胳膊!

"那奴婢再给您按按。"月灵一边替沈七七揉着胳膊一边开口说到,"公主,说起来昨天摄政王殿下也是格外宽容了。"

想起公主那句断袖之癖,她现在后背还冒冷汗。

"打住!这叫做宽容?"沈七七有些没好气的开口,"对了,昨天太累了,我都没来得及问,那个摄政王墨炎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公主,难道您真的连摄政王殿下都忘了吗?"月灵不可置信的开口,"摄政王殿下可是我们天月的骄傲,十六岁就在文试和武举中夺得双魁,二十岁官拜丞相,文韬武略,才惊九州,后来更是屡屡立功,三年前,先皇患病,才二十二岁的摄政王就代为处理政事,现在朝堂上的事情,也都是摄政王殿下在处理呢!"

沈七七愣了一下,"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是墨炎把持朝政?"

她只知道,天月先皇在世的时候,太子之斗,皇子们互相残杀,最后让年幼的萧霁景白白捡了个便宜,而萧霁景的母后早逝,先皇不放心,最后封了萧浣烟为安宁长公主,代为照顾萧霁景。可是没有想到,还有墨炎这么一出。

"公主,您可千万别胡说!"月灵的脸色吓得白了几分,"摄政王殿下是奉命处理政务。"

"那萧霁……不,我是说皇帝和摄政王的关系如何?"沈七七看着月灵追问到。

"这……"月灵想了想,"皇上爱玩闹,不喜欢处理朝政,有摄政王殿下分担,他看起来倒是很开心。"

"开心?怕只怕,到了最后,这代理的朝政,就难以归还了。"沈七七摇着头,神色暗了几分。

"公主,你可千万别再得罪摄政王了。"月灵皱着眉头,她不懂这些朝政的事情,她只知道,得罪摄政王的,真的没有什么好下场。

"月灵,我……"

"禀公主,苏小姐到了。"

屋外,宫女通禀的声音打断了沈七七的话。

"苏小姐?"沈七七有些疑惑的看向月灵,却发现后者已经苦了一张小脸。

"她怎么又来了啊!"

沈七七心里面咯噔了一下,看来这个萧浣烟麻烦还不少,"她就是我堂姐吧?"

"公主,您又不记得了?"月灵皱着眉头,"苏小姐算起来是您堂姐,也是,是……白桦将军的意中人。"

"这个我知道。"沈七七点了点头,"不就是情敌吗!"

"公主,您忘了吗?每次苏小姐来了,最后总能传出您欺负她的风言风语来,也是因为这样,白将军才越发……"

后面的话月灵害怕沈七七难过,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沈七七却不以为然的挑起眉头,对着还站在那儿的宫女开口:"让她进来吧。"

古代白莲花吗?她倒想看看,这个苏沁雪有什么把戏。

一身白色织锦长裙,斜插着几只碧玉簪花,妆容精致,眉眼如画。沈七七看着款款走进来的苏沁雪,心里面暗暗嘀咕着,的确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只不过那眼神里面若有若无的算计和厌恶,却还是被她给抓了个正着。

"浣烟,听说你受伤了,现在好点了吗?"苏沁雪看着沈七七,脸上假意露出几分关切。

沈七七勾起嘴角,只是看着苏沁雪和她身后的奴婢。

看着沈七七打量自己的目光,苏沁雪微皱了皱眉头,心里面觉得有些奇怪,"浣烟,你怎么了?"

沈七七勾唇一笑,"没怎么,堂姐既然来了,就坐吧。"

"好。"苏沁雪在桌边坐下,扫了一眼沈七七的手,"浣烟,听说前几日你从楼上摔了下去,所以我特意来看看你。"

"多谢堂姐挂念了。"沈七七随意的应了一句。

苏沁雪又有些狐疑的看了沈七七一眼,故意露出纠结之色,"那天的事情都是桦哥,不,都是白桦的错,浣烟,他也是一时疏忽,你千万不要怪罪他。"

"你今日前来,是来说情的?"沈七七看着苏沁雪,心里面冷笑,不过脸上却露出几分失落。

苏沁雪见状,心中一喜,哼,果然白桦就是萧浣烟的死穴,"浣烟,昨日白桦也将事情都对我说了,他只是一时大意,堂姐希望你千万不要怪罪他,如果你真的生气,大可以惩罚我,我绝对没有怨言。"

"是吗?堂姐对白将军还真是一片真心啊。"故意将她自己和白桦说的宛如一体,她就是这么刺激萧浣烟的?

沈七七挑眉一笑,接着开口,:"只不过,不知道堂姐用什么身份代他受罚呢?"

苏沁雪一愣,"我和白桦……"

"你和白将军怎么了?"沈七七轻笑,"你们两个人有婚约吗?"

苏沁雪皱起眉头,看着沈七七。

沈七七慢慢拿起桌上的茶水,轻抿了一口:"如果本公主没有记错的话,白桦似乎是本公主的未婚夫吧。堂姐你如此上赶着为别人的未婚夫求情,还口口声声说什么不管怎么样都可以。我还不知道,原来堂姐你还有这个癖好。"

扑哧一声,站在一旁的月灵突然笑出了声,公主的嘴好毒啊!

而月灵这一笑,让苏沁雪的神色彻底阴沉了下去,"萧浣烟,你……"

"堂姐慎言,我是长公主,你不过是一届臣女,注意自己的身份。"沈七七将手中的茶杯不轻不重的放了下去。

精致的指甲嵌入掌心,苏沁雪努力克制了自己心头的怒火,"是堂姐一时失态了。"说完,又假意显得有些落寞,"堂姐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我已经告诉白桦很多次,我们两个人不要再见面了,可是他偏偏……都是堂姐不对。"

"无妨。"沈七七看起来似乎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白桦一时糊涂,本公主自然不会怪罪。别说我与他还没有大婚,就算是真的成亲了,你看那些女子,若是她们的夫婿要是想要去逛逛青楼什么的,她们不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么!"

青楼!

苏沁雪脸上的虚情假意瞬间僵住,心头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你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沈七七故意装作有些茫然的看着苏沁雪,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堂姐,本公主不过是随意打个比方,你又何必对号入座呢!"

"我……"苏沁雪心头火气直冒,恨不得直接伸手掐死萧浣烟,不过最后,她还是克制了怒火,告诉自己要冷静,深吸一口气,苏沁雪勾起嘴角,"是堂姐一时冲动了,今日,我本就是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有,就不提这些了。"

说完,苏沁雪看了一眼身后的婢女,"还不将东西拿上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