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公主,昨天的事情真的没事了吗?"

因为小皇帝萧霁景突然召见,沈七七一大早就被唤起来往去御书房。

而宫道之上,月灵还是止不住有些皱眉。

"能有什么事。"沈七七打了一个哈欠,"她自己做贼心虚,哪里还敢提这件事情。"

月灵想起昨天苏沁雪一听说查验,立刻就软了的态度,不由得点了点头,"也对,不过公主,奴婢还是担心,会有流言蜚语对公主您不利……"

"流言蜚语?"沈七七坏笑着勾起嘴角,"苏家小姐昨日突然腹泻了几个时辰,弄得我玉凝宫臭气熏天,这消息一传出去,就算苏沁雪再假意哭诉,可是你觉得还有谁会关心这个?"

"婢女……"月灵刚想开口,却在看到前面来人时,却突然住了口。

"奴婢见过白将军。"

白将军?白桦?

沈七七转过头,顺着月灵的目光看了过去。

一身银白的软甲,显得整个人挺拔英气,浓眉如剑,眼眸如星,刚硬而不失俊美。薄唇抿起,似乎在显示着他此刻的不悦。

难道这个天月朝的特产是美男子吗?沈七七心里面感叹一声。不过因为见识过墨炎的容貌,所以她倒也没有多么失神。

而白桦握着腰上的剑,停下了脚步,立在那儿看着沈七七,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萧浣烟,你可记得我警告过你什么?"

昨日,他出宫时遇到了雪儿,可是她却避而不见,通过婢女他才知道,雪儿竟在玉凝宫中受辱。

沈七七轻哼一声,看来她说错了,还是有人会关心的!

"白将军,本公主是天月长公主,你身为臣子,何时开始可以这般无礼了!"

"你……"白桦一愣,越发皱紧了眉头,"萧浣烟,我告诉过你,不许伤害雪儿。"

"白将军,你误会了,公主没有……"

"月灵,和他解释做什么。"沈七七冷笑一声,"你的脑袋长着是用来明辨是非的,可是,这不代表所有人都是。"

"萧浣烟,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讽刺他吗?

"没什么意思。"沈七七迈着步子走到白桦身边,"只不过本公主这次摔伤,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白桦看着萧浣烟,听到摔伤二字时,眸光闪了闪,浮现出几分极淡的歉疚。"那日之事,也是你自作自受。"

沈七七眼神冷了冷,"人啊,可以眼瞎一时,不能眼瞎一世。本公主现在已经好了,倒是白将军,希望你能一直瞎下去才好。"若是有一天发现自己心头的白月光成了饭粘子,就不知道白桦还会不会是这副神情了。

"萧浣烟,你现在还想要污蔑沁雪吗?"白桦紧皱着眉头,"别以为你是公主又能如何,那婚约,根本不可能。"

"别再自作多情了。"沈七七冷笑一声,"就你,还是和苏沁雪最是登对。"

沈七七恶嫌的语气彻底激怒了白桦,他一把拉住沈七七,"萧浣烟,你不要太过分!"

见状,月灵一惊,"白将军,你快放开公主。"

"大胆!"沈七七满脸冷怒,一把甩开了白桦的手,"白桦,你想要以下犯上?"

"你……"白桦一愣,还未开口又听到沈七七接着说到。

"你别忘了,本公主是先皇亲封的安宁长公主,当今皇上的姐姐。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父亲见到本公主也要下跪行礼。"沈七七顿了一下,"而今日,你见到本公主非但不跪,反而以下犯上,到底是你白桦觉得皇帝年幼,公主可欺,还是你白家有不臣之心?"

一字一句,威严有力,原本一脸怒气的白桦突然脸色一僵,"公主殿下,白家世代忠臣,你还是慎言为好。"

"还是白将军慎行吧!"沈七七轻哼一声,"万顷高楼毁于一旦,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白将军若是心念白家,就不要盲目无脑,做白家的蝼蚁蛀虫。"

万顷高楼毁于一旦,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白桦诧异的看着沈七七,何时,萧浣烟竟然有了如此的威严和见识?

在白桦诧异的目光之中,沈七七转过头,"今日之事,本公主可以不计较,但是,下次如果再犯,白将军怕不是要好好掂量掂量了!月灵,我们走!"

沈七七和月灵两个人已经离开了,而白桦则是看着沈七七的挺得笔直背影,怔愣了许久,萧浣烟,似乎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走过转弯处,沈七七回头看了一眼,确定白桦看不见自己后,猛的松了一口气!

"公主,你刚才太厉害了!"月灵一脸崇拜的看着沈七七,她第一次看到公主将白将军说的哑口无言!

"哈哈哈,我知道我很帅,千万不要太迷恋我啊!"沈七七嘚瑟的笑着开口。

有个公主的身份实在是太爽了!跟她斗,想得美!

"公主,帅是什么意思啊?"

"额……"沈七七想了想,"就是特别好看,好看的不一般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那公主最帅了!"月灵笑着开口,她们家公主本来就是个大美人,就算比起苏小姐,也要更好看上几分。

"好啦好啦,我们快去御书房吧。"沈七七笑着开口,"还不知道那个小皇帝要干嘛呢!"

经过白桦这么一出,沈七七睡意全无,精神抖擞的就去了御书房。

本来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的罐子时,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你让我过来,就是陪你……斗蛐蛐?"

话音刚落,她的手里面就被塞上了一根细草,萧霁景趴在罐子旁边,一脸急切的开口:"阿姐,你快点,这蛐蛐可是我让小桂子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这一次肯定能够赢了你的这只黑霸王。"

得嘞,赶紧这姐弟俩是经常玩斗蛐蛐啊!

黑霸王?沈七七看着罐子里面黑黢黢的两只蛐蛐,嘴角抽的更厉害了,"不好意思,敢问这两位蛐兄,哪位是黑……霸王?"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