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旁的婢女赶紧将手中的食盒放到了桌上。

苏沁雪眼底划过一抹精光,慢慢打开那食盒,"浣烟,这是堂姐专门替你做的药膳,你快尝尝。"

沈七七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这是?"

"这是鱼汤,里面加了药草,对伤口极好,我特意命人在食盒里面装了炭火,现在还热着呢,你快喝了吧。"苏沁雪亲手将食盒中的鱼汤端了出来。

看着香气四溢的鱼汤,沈七七一点一点勾起了嘴角,鲤鱼、甘草、木耳、萝卜……

呵,还真是配料丰富啊,若是自己喝完了这汤,伤口能不能愈合她不知道,只不过,她这张脸估计就彻底毁了吧。

木耳和萝卜会引发皮疹,而在加上鲤鱼和甘草,就算不中毒,配上皮疹,也能让好好的一张脸肿成猪头吧!

"怎么了?你怎么不喝啊!"苏沁雪看着沈七七,心里面有些忐忑,难道她看出来了?不,不可能,她这个草包,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

"没事儿,只不过我已经命小厨房准备了膳食,只怕这鱼汤……"沈七七面露纠结之色。

一旁的月灵一愣,公主什么时候让人准备膳食了?

苏沁雪放下心来,"不过是鱼汤罢了,不碍事的,大不了待会儿午膳少用一些。"

"也是。"沈七七闻了闻那鱼汤,"好香啊,堂姐你先等一会儿,我这儿也有好东西呢!"

说着,沈七七站起身,给月灵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出了房间。

苏沁雪坐在房间里面,等着有些耐烦的时候,沈七七和月灵终于回来了。

"浣烟,你可回来了,这鱼汤都快凉了。"

"啊,堂姐,不好意思啊。"沈七七示意月灵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这鱼汤我可能喝不了了。"

"为何?"苏沁雪一愣,"这可是我专门为你熬的。"

"堂姐你看,刚才有人送来了这柿饼,听说柿子性寒,而这鱼汤又性热,两者同食的话,我有些担心……"看着桌上的柿饼,沈七七皱起眉头。

苏沁雪心底有些嘲讽,"这个不碍事的。"

"可是我还是担心……"

"不如这样,你先喝鱼汤,这柿饼,留着晚上再吃如何。"苏沁雪开口说到。

"放到晚上,恐怕就不新鲜了。"沈七七摇着头,"对了,不如这柿饼就给堂姐你吃吧,刚好也省的放坏了。"

"这个……"苏沁雪看了一眼那柿饼,她素来不爱吃这些东西,不过为了让沈七七赶紧喝鱼汤,她也只好笑着开口,"那好,那就多谢你了。"

"不必客气,堂姐你快吃吧。"沈七七亲手拿起一个柿饼,递给了苏沁雪。

苏沁雪接过,咬了一口,"这鱼汤……"

沈七七端了过来,"好像还有些烫,我凉一会儿再喝。"

苏沁雪不疑有他,只是一边吃着柿饼,一边催着沈七七赶紧喝鱼汤,有些食不知味。

"浣烟,再不喝,这鱼汤要凉了。"苏沁雪微微皱眉,有些急切的开口。

"好。"沈七七扫了少了好几个的柿饼,伸手摸了摸那碗,"也差不多了。"

苏沁雪面露喜色,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疼,而且还似乎越来越厉害。

"啊,我肚子……"

"堂姐,你怎么了?"沈七七放下勺子,"肚子疼吗?"

苏沁雪正准备开口,可是这个时候,却觉得有些忍不住了,"我,我出去一下。"

说完,站起身就朝着外面跑了过去,她身后的婢女不明所以,赶紧跟了过去。

"哈哈哈……"等到苏沁雪跑出去之后,沈七七才丢下手中的勺子,大笑出声。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啊?"月灵有些摸不着头脑,"苏小姐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沈七七笑着摇了摇头,"没怎么,只不过腹泻罢了。"

"腹泻……"月灵想起刚才苏沁雪的神情,的确很像忍不住的感觉……

"可是公主,怎么会这样啊?"怎么好好的就会……腹泻。

沈七七拿起那柿饼,笑了笑,"你忘了你刚才做什么了?"

"刚才……"月灵看着柿饼,"刚才公主您让奴婢将蟹肉汁抹在了柿饼上面,难道是因为这个?"

"蟹肉和柿饼相克,同食就会腹泻,而她还一连吃了好几个,不拉肚子才怪呢。"沈七七叹了一口气,"唉,要怪就怪她一心想要害人,眼巴巴的想要我喝这鱼汤,连蟹肉味都没尝出来。"

月灵一愣,"公主,你的意思是这鱼汤……"

"哼!"沈七七看着屋外冷哼一声,"这鱼汤,用料如此丰富,我可不敢喝!"

而接下来的几个时辰,是苏沁雪觉得有生以来最丢人的时候,前脚刚出茅房,后脚便又迈进去了。后来,就连她身边的婢女,看着她的神色都有些怪异了。而且这玉凝宫中还有那么多的宫人,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小姐,你没事吧?"见到苏沁雪出来,婢女赶紧上前扶住了她,可是又不由得暗暗屏住了呼吸,小姐身上的气味实在是……

"萧浣烟!"苏沁雪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

就算刚才她没想到,现在自然是想明白了的。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拉肚子,一定是萧浣烟刚才在那柿饼上面动了手脚。

好不容易止住了腹泻,苏沁雪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怒气冲冲的就到了沈七七面前。"萧浣烟,你居然害我!"

"堂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明白?"沈七七一边捏着鼻子一边开口。

"你说,是不是你在那柿饼上面动了手脚?"苏沁雪看着沈七七的动作,只觉得怒火冲天。

"怎么会呢!"沈七七惊讶的开口,"堂姐,虽然你突然拉肚子听奇怪的,可是也不能就说是我要害你啊!"

"除了你还有谁!"苏沁雪咬牙切齿的开口,"你根本没有喝鱼汤,反而故意让我吃柿饼!"

"堂姐真会说笑。"沈七七站起身,厌恶的皱起眉头,"要是有人在你用膳时突然百米冲刺一般的跑去茅房,你还有胃口喝的下鱼汤?"

月灵一个没忍住,又是扑哧一笑。

"你……"

"不过,既然堂姐觉得怀疑,柿饼就在这儿,我立刻让人去请他一过来好好检查一下,顺便也查一查我平素的饮食,看看是不是干净的!"沈七七挑着眉头,"堂姐觉得如何?"

"我……"苏沁雪脸色陡然一白,看着那鱼汤,如果真查的话,那她岂不是……

"月灵,看样子堂姐是同意了,去请太医吧。"

"等,等等!"苏沁雪连忙制止,极力扯出一点儿笑意,"是我刚才胡思乱想了,你宫中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呢!"

"唉,既然堂姐说了,那就算了吧,只不过你平日里面还是要注意饮食啊!"沈七七顿了一下,假意皱起眉头,"堂姐还是快回去换衣服吧,本公主也就不留你……用膳了!"

萧浣烟!

苏沁雪一口牙几乎都要咬碎了,"好,告辞!"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