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又想起了那个婚约,想起了小婷说有人要害她。

如果真是那么回事,真有什么脏东西出现,那她现在不是凶多吉少了?

她们走到岔道,一拐弯没影了。

我清醒过来,丢下大熊他们就追,追到拐角一看,小婷不见了,那辫子姑娘也不见了!

怎么可能那么快,长长一条走廊她们能飞过去?

我正在疑惑着,大熊也摆平了那个服务员,跟在我背后过来问:"怎么回事?"

"就是那三个妞中的一个,她好像被人带走了。"我的心开始焦急起来。

大熊嘟哝道:"这里哪儿还有什么人,我这一觉真是睡得够久的。"

他倒是提醒了我,怪不得我刚才一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原来是时间对不上。我在洗手间里又没耽搁多久,也没做什么事,停电前后也就几分钟时间,闹哄哄的酒吧怎么就疏散得这么彻底?而且我根本没听到什么动静,酒吧里所有人就买完单走人了?

刚才忘记看时间了,但大致还是不会搞错的,除非我也在洗手间里睡了一觉。

就在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的时候,大熊忽然说道:"是不是后面那两个?"

我回头一看,果然看见了小婷的背影,辫子姑娘跟在后面,她们怎么又跑到我们后面去了?

顾不了那么多,我回头就追,大喊了一声:"你们站住!"

颇有些劫法场"刀下留人"的气概,联想到这么多怪异的事情,没准小婷还真是被什么给缠上了。虽然我和她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好歹也是条命,如果她被害了又跟我有关系的话,那我不得愧疚很长时间?

大熊跑得更快,说了声:"我来!"就跑到了我前面,他把前面两人拦下来了。

有大熊拦在前面,她们走不了,我跟上来的时候小婷转身看见我,就扑过来抱着我,好像分开了很久的情侣一样,这感觉怪怪的。

她有些哽咽地说:"你可算来了,丢下我一个人,差点就被害了。"

我的注意力很大一部分放在那个辫子姑娘身上,刚才看上去好熟悉,可现在看起来又有点不像,我不知道女生的辫子是怎么扎的,但感觉跟我那个碰瓷来的对象有些不太一样。

"你转过来。"我叫那个辫子姑娘。

反正我见过照片,看看脸就知道了,女生的发型又不会天天都一个样式。

她慢慢转身……不是,这是个长相很平庸的女孩,前胸挂着服务员的工作牌,她眨着眼睛对我说:"怎么了,我是负责引导顾客出去的,这里有些地方的应急灯坏了。"

我朝她挥挥手:"我们不是第一次来了,知道怎么出去。"

她也没多话,转身就走了,小婷却拉着我的衣角急切地说:"是她,就是她,她要害我!"

我摇摇头,对小婷说:"这里太黑了,我们先出去再说。"

这地方也不对劲,今晚这是怎么了,以前我们没少来这个酒吧,今天感觉很陌生。

三人出到了外面,我心里不由得放松了一些,大街上的灯光很亮,车辆来来往往,这里应该不会再出什么诡异的事情吧?

大熊首先忍不住问:"到底怎么回事,不就是喝醉了吗?"

我没理他,先对小婷说:"你神经太紧张了,带你走的那个女生我根本就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害你?"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有可能小婷自己惹上了什么麻烦,赖上我来救她,我也不跟她计较这些,带她出酒吧算是对得起她了,其余的你自己报警吧,但她怎么知道我答应了婚约的事?

如果是那晚的老太太做了那么大一个局来讹我,那我觉得他们太亏了,拿走我这条命他们也赚不回成本啊,命是很宝贵,这是对我来说的,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

我那么穷,讹到我倾家荡产也没几个钱。

小婷对我说:"是她,就是她!刚才她一拍我肩膀,我就迷迷糊糊跟她走了,她一定是被上身了,对,就是被上身了!"

她怎么那么偏执呢,一口咬定有什么鬼,越是看她神情激动的样子我越不信。

大熊忍不住爆发了,大声喊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就把刚才酒吧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大熊听完愣了愣,然后不屑地嗤笑:"从头到尾,你们见过什么真正的鬼了吗?没有!喝多了看错是常有的事,至于那两个纸人,明显是有人来换过的,老子抱着睡了那么长时间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呢?"我也觉得硬说有鬼牵强了,但布这种无聊的局不是更傻?

不得不说大熊还是有点思考能力的,他马上就得出了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这肯定是有人想讹我们的钱,估计是我喝多吹牛了,这事儿我常干,冒充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泡妞,等我们喝醉的时候他们肯定搜身没找到多少钱,结果一怒之下就想吓唬我们。"

小婷急道:"可是,我没喝酒也看见了啊,就在镜子里!"

大熊嗤笑:"少来,都进酒吧那么长时间了,你说自己没喝?我也经常装老实说自己第一次喝酒的,然后扮猪吃老虎把别人灌醉,有一次跟个有钱的富婆我还说自己第一次进酒吧呢。"

小婷快急哭了:"我真是第一次进酒吧啊……"

我阻止他们争下去:"好了,反正我们都安全出来了,就各自回去吧。"

小婷却抓住我不放:"不行,她说会一直缠着我的,你不在身边她就害我!"

大熊又奇怪了:"她是谁?"

小婷指着我说:"是他的媳妇。"

大熊张大了嘴巴看我:"你什么时候有媳妇了?动作够快的,我怎么不知道?"

被老太太碰瓷的事我怎么好乱说,又不是什么长脸的事,再说那就是个笑话,所以我没理大熊,看着小婷说:"那你现在想要怎么样呢?"

这一句把她问住了,你总不能就这样跟我回家,从今往后都黏在一起吧?

哪怕我们就这样确定关系,双方都没有问题,我要工作,你要上学,注定凑不到一起,今晚过去了,明天呢?今后呢?

看她呆呆的没说话,我又说:"现在我就把你送回学校去,仁至义尽了啊。"

大熊大包大揽道:"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还是我去送吧,反正今晚这事也是我把你拖下来的,我现在游手好闲,帮你把这屁股擦了。"

我说道:"就是怕你还会干出点什么别的事,看人家姑娘水灵你忍不住。"

大熊恼了:"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兄弟的人再好我也不会动!再说了,我还从来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好不好?"

他整天打架的都好意思说,不过在信义方面大熊还是不错的,颇有古代游侠之风,答应的事情会努力去做,好像他浑身上下也只有这么个优点了。

我就说了学校地址,让他去送人,我自己打车回家。

尽喝酒了,没吃什么东西,我在楼下随便吃了点饺子才上楼。

一进屋我就看见桌上的那碗面,过去拿起来就要倒掉,可拿在手里却发现,面还是热的!

这就神奇了,古有关公温酒斩华雄,我这去了趟酒吧回来面都还没凉?

仔细再看看,那面居然也不像是泡了很久的样子,用筷子去夹,还很筋道。

好诡异的事情,难道我压根没出过门?

一连串怪事的发生,压在我心头让我火起,我看看空荡荡的房间,端起碗就吃。

为什么不吃,送上门来的东西尽管吃,我倒要看看这是在打什么算盘……面真不错。

才吃下两口,忽然房门咚咚咚就响了起来。

我端着碗愣了,时间都过了零点,这大晚上的还有人来敲门?

哦,可能是大熊,这家伙晚上太晚不敢回家了。

放下碗我就走过去开门,可我开门一看却不是大熊,而是那个小婷!

她瘦弱的身子在门外瑟瑟发抖,脸上很苍白,自己都变得有些鬼样子了。其实我第一眼还是挺喜欢她的,因为她没有化妆,小芳小翠两个则完全像是戴了面具,整张脸看上去就是画出来的,很多地方都雷同。

我诧异地问她:"你怎么来了?"

"我害怕……"她的声音幽幽地在走廊外面响起。

"我是说你怎么找到我这里的?"

"我……你不请我进去吗?"

既然来都来了,我也不好这么一直撩着她,留了门转身回去继续吃面。

大熊做事也太不靠谱,说好的送回去,肯定是不耐烦就自己走了,把人家小姑娘一个人丢在深夜里的大街上,这很不厚道,算了,大熊那根本就不是个厚道人。

我大口吃下半碗面,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抬头一看房门还开着,小婷战战兢兢地在门口。

"你怎么回事啊?"我不解地看着她。

她幽幽道:"你得请我进去,你不请我进不……这样没礼貌。"

我也是醉了,没好气地说:"那腿就长在你身上,我又不是什么讲究人,这样你还看不出来吗?非得整那一套一套的……"

她还是坚持说:"你能请我进去吗?"

"好吧,你请进。"我真是服她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