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小婷在浴室里,我关上门还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咬牙冲进去。

进去我就看见小婷在浴缸里扑腾着,好像一个溺水的人在绝望挣扎,她身上什么也没穿,但我却没那心思欣赏,这场面太诡异了。浴缸能有多大,一个有手有脚的人居然能在浴缸里淹死?而且看小婷的样子活动都很正常,就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压着她。

才发了一小会儿的呆,小婷就沉下去了,咕嘟咕嘟直冒泡。

我赶紧一把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再批上毛巾,问她:"怎么回事啊?"

小婷不住咳嗽,然后惊恐地说:"她,她还在,她来了!"

这不能吧,我看那大师挺有本事的,那个信封不是再也没出现在我这里吗?

想想又不对,这仅仅是合了八字,还没迎亲呢,哪怕是她嫁给了别的什么鬼,不也还是可以来我这里折腾嘛……擦,我居然把这茬儿给忘了,冥婚是一回事,闹鬼是另一回事。

我扶着小婷说:"你冷静一点,这里什么都没有,不用慌。"

前前后后都是她看到的,我什么也没看见,要不是她这么神经兮兮的气氛也不会紧张。

她忽然神经病一样的表情指着镜子说:"她,是她,是她……"

我看了看镜子,就只有我和小婷的影子在里面,没别人啊,她家该不会有精神病史吧?

"别胡说,什么也没有。"我制止了她的话。

这种情况下,越是惊慌就越麻烦,恐慌情绪是很难控制的,这个我知道,以前跟人打架的时候别看双方都来了一大堆,但一方只要有一个跑,那就得一哄而散,情绪会感染别人。

小婷不住地哆嗦,她仿佛没感觉到我的存在,晃着脑袋看浴室四周。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靠,我也看到了!

浴缸里的排水孔冒出鲜血,红红的,很快就染红了整个浴缸。

这回是真看见了,我想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婷又惊叫了一声把我吓一跳,她这嗓子可真是绝活啊,不当歌星可惜了……我又顺着她目光看过去,那镜子也在流血!

光滑的镜子上血痕不断冒出来,粘稠的血液往下淌。

不止,还有墙壁,瓷砖的缝隙居然也在冒血,整个浴室变得通红一片,我闻到了令人恶心的血腥味,让人直想吐,再加上旁边小婷叫得我心烦意乱,我再也无法淡定。

抱着她赶紧出去,匆忙之中门把差点就拔断了,出去到客厅里催她快点穿衣服。

得赶紧离开这里,这样折腾下去不是办法,光小婷就够我手忙脚乱的。

这回不能再归结于喝酒了,我根本就没喝,刚才吃饭就粘粘嘴唇而已,没想到还能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小婷胡乱地穿上衣服,我手脚麻利地打开门就冲了出去,再紧紧把门关上。

我在想该去哪里。

其实最该去的是医院,我认为我们都产生了幻觉,能检查一下还是好的,但这么晚了医院只剩下急诊科的值班人员,去了也是傻住着。而且医院重病号太平间啥的,更恐怖,所以医院不能去。

报警也不太可能,警察好像搞不定这事,去胖老板那里找大师?

不行,我觉得那大师有问题,他不但没帮我解决麻烦,好像还更糟了。

那就先脱离这间鬼屋,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吧,去宾馆开间房。

我们走向楼梯,迎面来了个女人,走路姿势很怪,腿似乎都拖着走,两手好像断了似的吊在身旁晃荡,脸上表情也很僵硬,眼皮半眯着。

不用什么感觉我就知道这人有问题,拉着小婷匆匆过去,她在后面忽然问了一声:"你们要去哪里啊?"

这声音我听过,就是那个媒婆的!

转过头看她,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人整颗脑袋仿佛都扭过来了,脸就是媒婆那张皱巴巴的脸,咧着嘴朝我笑,能清晰地看见几颗大黑牙!

我抓紧小婷加快了步伐,她没有追,脸一直冲着后背对我们"呵呵"地笑。

跑到楼下的时候我差不多都连滚带爬了,好在小婷也一直没闹,她好像没看见似的?

楼下保安定定坐着看我们出去,我觉得他很古怪,面无表情的。

走过了我还回头看一眼,那保安的脸居然也变了,变成了那个媒婆的皱纹脸!

小婷也感觉到了我的异样,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快点走!

之前只是她看到,怎么现在轮到我了?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熬过今晚,然后回乡下找五婶,一定要把五叔联系上,经过这些事情,我开始感觉到了五叔不简单。我是跟着五叔从小到大的,他不可能害我,除非那个人不是他!

所以我断定五叔肯定是出麻烦了,也许只有他才有办法救我,但一时顾不上。

出到外面,我心里明显就是一松,哪怕是晚上,人多的地方还能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

一辆出租车放慢了速度开过我们身边,按了两下喇叭有人问道:"年轻人,要去哪里?"

我转头一看,居然还是那个媒婆!

那老太太还能开车吗,我看见她在出租车的驾驶室里,堆满了皱纹朝我笑。

我浑身一紧,小婷却是走过去了,说道:"我们上车,走远一点吧?"

赶紧拉住她,盯着那媒婆诡异的笑容低声说:"不能上,那司机不对劲!"

小婷纳闷:"怎么不对劲了?"

我告诉她:"开车的就是讹我那个媒婆!"

她奇怪地看看媒婆又看看我,说道:"什么媒婆,那明明就是个大叔。"

媒婆开着车对我嘿嘿两声说:"小伙子这么年轻,眼神就不行了啊?"

什么,我连男女都分不清了吗?

我使劲地看,那媒婆形象还是没有改变,哪里是什么大叔?

她又说:"看看你都干了什么?自己的姻缘不要,你是疯了吧?赶紧把你身边那东西交给我!"

小婷又没听见,她在看着我,犹豫着要不要上车呢。

我拉她就跑,说:"赶快走,有人要害你!"

现在不是她神经,是我神经了,之前她总说那女鬼要害她,我都没看见没听见,现在却只有我看见听见了,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搞出来的?

终于远离了那辆出租车,我心里还紧绷着,小婷却劝我道:"这里可是大街上,人那么多,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的,我们好好想想怎么办。"

也是,那么一大堆人都能有鬼,那这个世界鬼故事也不是那么稀罕了。

我心情稍稍平静下来,问小婷:"那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呢,八字都送走了,但我们还是被缠着,总不能跑广场上住一辈子吧?再晚些广场也没有人的。"

小婷也有些为难,说:"我们再去找那个大师吧,看他很有本事的样子。"

我摇头:"不行,我总觉得那个大师有古怪,现在都不好控制了,他们合了八字又怎么样,又不是把鬼给拿住,她还得来找你,我无所谓,问题是她不放过你。"

小婷忽然抱着我的腰说:"我不怕,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怎么样我都认了。"

好感动,我还以为这辈子只能在电影里听到这样的话了,没想到现在也能这么肉麻。

跑得有些渴了,小婷就到旁边的小店买饮料,我紧紧跟着她,虽然这里人来人往,可我还是担心会出什么事。

拿了两瓶饮料,我把钱递过去,商店老板是个胖女人,她低头给我找钱,一抬头我又看见了那个媒婆的脸!

这还没完没了了?一个胖女人在我面前生生变成了那个老太太,还诡异地对我笑着说:"拿好,这是找你的钱,不买点别的?你还是把她交给我吧,否则我可不担保会出什么事。"

我钱都不要了,拉着小婷就跑,紧紧抓着她。

这里人来人往的,我们这么跑当然会撞到人,撞上的时候我抬头一看又是那个媒婆!

老天,我朝四周看,来来往往的人全都变成了媒婆那张脸,一个个地看着我笑,笑得阴森诡异,怎么会这样,满大街都是!

看来人多也不安全,我拉着小婷继续跑,不让她碰到任何一个人。

她狐疑地看我:"你怎么回事?"

我看见几个"媒婆"对我伸出了手,就走得更快了些。

"他们要害你,我们得避开这些人!"

人多不行我就避开,看见了路边的一家宾馆,我拉着小婷进去开了房。

两人进到房间里,这样就没人能干扰到我们了,女鬼总不能一直跟着我们到这里来吧?

很难说,我进去之后首先把所有角落都检查了一边,才虚脱地倒在床上。

小婷也爬上来,抱着我,我反手抱她心里想着刚才的事,一定是太紧张了,我得快点冷静下来,这样下去我撑不了几天。

发现小婷身上冰凉,我安慰她:"他们要害你,但你放心,我一定可以保护你的。"

小婷忽然在我怀里笑了起来,声音怪异,然后说:"是吗,那你就不怕我要害你?"

我全身汗毛竖了起来,低头一看,怀里的人居然是那个满脸褶子的媒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