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这是什么?"我颤声问。

几乎控制不住想逃开的冲动。

风言却热情的将它放到我的怀里,高兴道:"芸芸,看到了吗?这是我们的孩子。"

孩子……不!

我怎么可能会生下这样一个怪物!

我几乎是触电般将'孩子'给甩了出去!

风言原本高兴的脸色也随着我这个动作冷了下来,"李芸!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些什么吗!"

我恍惚了下。

记忆中,这似乎还是第一次他连名带姓的叫我。

眼泪再次无意识流落下来,我拼命摇头,抱着头尖叫,"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了!也不想再和你们之间有任何的联系!回家……对!我要回家!"

我情绪不稳,闹腾起来。

风言不理会我,起身去接被我扔下的孩子。

许久没露面的沐雪这时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不等风言成功接住小狐狸,就用桃木剑一剑刺穿了小狐狸的身体。

小狐狸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软软垂下了头。

我呆了,瞳孔放大,"不。"

"你知道这行为是在送死吗?"风言看着沐雪,声音很冷,周身气息也变得暴虐。

到底和他相处了这么长时间。

我知道,他现在很生气。

我从来就没见他如此生气过。

心口还有些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我难受的双手抱头大声哭嚎起来。

撕心裂肺的难受。

到底,是我辛苦怀胎生下来的。

我不想承认,这一刻,我在难过。

可我的心不受控制。

我开始觉得有些难以呼吸,身体发软,一阵无力感和悲伤从心底最深处升腾而起。

看到风言的手直接刺穿沐雪心口那一刻,我承认,我心底是觉得痛快的,乐见其成。

仿佛这样,就已经为我的孩子报了仇。

"我说了,你这是在找死!"风言冷声嘲讽沐雪。

沐雪脸色惨白,有大量的血开始控制不住从她嘴角溢出,很快就染红了她身上的纯白长裙。

她却面色不变,依旧眸光冷冷与风言对视。

不声不响,不言不语。

我看的忍不住生气,更想直接冲上前,代替风言,打破她脸上这种无所畏惧的神情!

她杀了我的孩子,手段残忍,如今却还能装出这样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我很生气,干脆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打算过去,亲自动手教训她。

只,我刚迈出步子,身体就是一阵颤抖酸软,让我轻晃了晃,眼前一阵星星点点,视线发黑。

我有些晕,开始无法看清眼前的世界,一切景物变得模糊。

就连前方软软趴在地上的小狐狸尸体,在这一刻也晃着晃着,就好像化为了一个小点,嗖的朝我飞了过来。

停留在我眼前,绕着绕着,就不见了。

也好像是没入了我的身体?

我不知道,因为我已彻底倒了下去,意识沉寂。

也就自然没有看到,我昏迷后,风言抽手打算再给沐雪致命一击时,突然出现的神秘女人。

一招虚晃下就救走了沐雪。

以及风言气得大肆摧毁坟头的一幕。

我只知道,再醒来时,我已经重新回到了唐家。

身下躺着的不再是阴冷的地面,而是柔软舒适的大床。

婆婆守在床边,见我醒来,当即殷勤为我端过一碗鸡汤。

热情道:"好孩子,谢天谢地,你可总算是醒了!来来来,快点尝尝妈亲手为你熬的鸡汤!"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