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混蛋!"我脸色止不住的惨白。

他却再次笑了,笑容妖冶,朝我暧昧吹了口气,意有所指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要再提唐明。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看,我们明明如此'合拍'。"

对此,我又气又羞直接朝他"呸"了一口。

风言:"……"

"芸芸,看在你怀孕的份上,这偶尔的脾气,我可以当做是一种小情趣宠你,但你也要懂得适可而止!"他开始警告我。

我冷笑,头一次壮胆不顾任何后果代价,狠狠扬手一巴掌朝他打了过去!

"混蛋!你将我丈夫还给我!"

"啪!"的一声,他没有躲开。

我却觉得不够解气,再次扬手,想再重复方才的动作。

只这一次,他却狠狠截住了我的手腕,笑容也跟着冷了下来,道:"芸芸,方才的话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我也冷笑,挣扎着就想甩开他。

什么害怕,什么不敢,通通都见鬼去吧!

我只知道,这一刻我的人生都已经彻底完了。

"行了,你们聊得时间也够长了,接下来,就该是我的主场了吧!"身后,沐雪突然出声。

我转头,看到的就是她手中桃木剑飞快朝我刺来的动作。

锋利的剑尖,对准我的眉心,不偏不倚。

我被惊的全身冒冷汗,"你们……"

沐雪不搭理我,看着我的眼神极冷,一旁公公婆婆眼底更甚至透出几分期待。

我顿时更绝望了。

却没想这个全身冰凉到像死人的男人竟然一把抱起了我,还不忘了贴心扯过床单罩住我的身子。

"芸芸放心,你不会有事的。"他伏低了头在我耳边这样道。

安慰意思十足。

我有些松了口气,但同时又有些生气。

到底,这一切莫名的灾难都是他带给我的。

但眼下的情况,明显不是我能继续找他算账的好时机。

因为沐雪失手后,已经再次扬剑朝着我直直刺了过来。

她不对付我身后的男人,而是只对准了我,好像我才是那个妖孽,活该被直接除去的妖孽,对我好一番穷追猛打。

男人抱着我闪躲了几下后,终是烦了。

再一次闪身避开后,他徒手披碎了沐雪的桃木剑,惊的在旁目睹这一切的公公婆婆下意识转身跑走。

沐雪也难得呆愣了片刻。

随后笑笑,道:"看来,你比我所想象的还要难对付。"

男人抱着我,语气森冷,"今天有芸芸在,我心情好,不想大开杀戒,你最好别不识趣。再有下一次……我会直接要了你的命。"

"哦?"沐雪挑衅扬眉。

下一瞬,我看到她的脸色猛然一白,一口血就生生朝前喷了出来。

那架势,再次让我忍不住的吓了一跳。

男人见此无奈伸手刮了一下我鼻头,语气宠溺,"胆小鬼,这点小场面有什么好怕的。要等跟我回了家,你是不是还得更吓破了胆。"

回家?

什么回家?

明明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也哪都不会去。

我脑中冒出疑问。

还来不及问,男人就已抱着我腾空,耳边一阵猛烈风声刮过,我脸被吹的有些刺疼,更多的却是冷,身周全是零下温度的阴冷。

让我一路哆嗦,连同脑子也都冻得在打结。

也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我全身勉强恢复温暖时,抬眼间,入目全是一片坟头。

黑压压的乌鸦落在那破败的木头碑上,见我望来时,还热情的对我挥了挥翅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