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妈……"我激动着哽咽唤了婆婆一声。

尽管,不久前她还对我恶声恶气,心怀恶意。

但再一回想起这段日子我在乱葬岗所经历的那一切,风言诡异又强势的逼迫,我死去的'孩子',我心底坠痛之余,又不免狠狠松了口气。

像是所有的担子都被卸下,身心放松到甚至有些发软。

婆婆见我激动,却是慌了。

一边动作笨拙给我擦泪,一边劝道:"傻孩子,好端端你这是哭什么?"

我听了,眼泪流的更凶,抱住她不停摇头。

"妈,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孩子……"

"孩子怎么了?是肚子不舒服了吗?芸芸,你可别吓我!"婆婆很快打断了我的话急声叨叨。

我因为她这番话而愣住。

原本到了嘴边的没了,也不自觉给吞了回去。

"妈,孩子的事,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试探询问。

突然反应过来,眼下婆婆对我的态度,似乎,好的有些过分了……

正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

许久不见的丈夫唐明出现在门口,眼神宠溺看着我,"谢天谢地,芸芸,你终于醒过来了。"

我:"……"

心底的不安疑惑在一点点增加。

我抿唇,双手下意识拽紧了被角,人往后退,"你,你们……"

"芸芸?"唐明皱眉,已经大步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了?你躲什么?"他问的自然。

眼底对我的关心明明白白,毫无遮掩。

我却不知为何,脑中闪过风言那张邪魅俊美的面容,眼神宠溺,又有些阴沉。

看起来似乎跟此时的唐明有些相像。

意识到这点,我惊得人差点就从床上摔了下去,拽着床单的手也几乎扯坏床单。

"不,不,不可能的!"我无意识的不停喃喃。

唐明就是唐明,是我的丈夫,是我相恋了半年后亲自选中的丈夫。

他不可能是风言!

他们绝不是一个人!

我脑子里乱糟糟想着,唐明已经走到床前握住了我紧拽的拳头,一点点轻柔掰开。

一边耐心安抚我道:"要是有什么烦心事的话,就跟我说说,你现在还怀着孩子,情绪不能积压在心底,这样对孩子不好的。"

他说着,抱住了我,试图让我冷静下来。

我却在听到孩子时猛地推开了他,转而拽紧了他的衣领质问:"孩子?什么孩子?"

"芸芸,你这是怎么了?"唐明皱眉,一脸不解看着我,"不过发了场高烧,你怎么连自己怀孕的事儿都不记得了?"

"我的孩子早就生下来死了!不可能……"

"李芸!"听到这的婆婆声音拔尖打断我。

我怔住。

整个人身子都是虚的,狂冒冷汗。

"你们,不可能的,那天的事,你们都看到了的,又怎么可能还会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活着?又怎么会关心我肚子里孩子的死活!"我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心很慌乱,想解释,又好像不知道从何开口。

只觉眼前的一切都诡异到了极点。

唐明固执抱着我,不让我有机会挣脱。

看着我的脸色却一点点沉了下来,"孩子明明一直好好待在你的肚子里,芸芸,你为什么会想着孩子出事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