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暑假最后一天,尹沫琪原本美好的湖边写生不料被一阵莫名其妙的风雨搅个一塌糊涂,自己浑身淋个湿透不说,连辛辛苦苦完成的素描也全部被毁。

"现在的天气预报真是越来越不不靠谱了!"尹沫琪嘴里嘟囔着反脚关上了门,习惯性的把画架和背包往沙发上一丢,不料却发出玎玲咚隆的一通乱响。

只见一个白玉色的椭形玻璃瓶从她背包里滑出,顺着沙发褶皱滚落下来和地板上演了一场奇妙的协奏曲。

这是什么?

玻璃瓶形状精美独特,瓶身的颜色更是如透玉般明亮,瓶口棕色木塞相当别致,上面精细的雕刻着两名手持弓箭的小人,尽管如此的小,却能奇迹般清楚看见他们严肃的神情,紧张的样子仿佛是在担心什么。

阿嚏!尹沫琪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身子,心想:还是先去泡个热水澡吧,明天就要开学了,可不能在这种关键时刻病倒。

褪去湿答答的衣物,她赤脚进入浴缸,雪白的肌肤在一颗颗晶莹的泡泡中显得格外诱人,舒适的水温立刻驱赶走了刚刚的凉意,轻轻合上双目,卷翘的睫毛上还调皮的挂着一滴水珠。

尹沫琪,一个不仅外貌出挑,在绘画上拥有异于常人且不可估量天赋的女生。父母都生活在国外,原本可以衣食无忧的当个富家大小姐,可是为了绘画的梦想,她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孤身来到了珊海市,以全市第一的优异成绩考进了著名的艺术高校樱尚学院。

她的未来本没有太多的变数,至少她是这样给自己规划的,大学毕业以后,开画廊,办展览,没准远在国外的父母还会给她带来通往世界艺术的桥梁。

然而,谁也没有意料到,泡完这个热水澡,一切都即将改变!

正在闭目神游,一个奇怪的声响让尹沫琪不得不睁开眼睛,她轻皱眉,拿起右手边放着的白色浴巾随意裹在胸前,赤着脚走了出去,身后留下一串湿漉漉的脚印。

刚打开门她就被惊到失语。

原本空荡的客厅里此刻正站着一个模样倾城的男子。男子黑色的英眉下是双冰蓝色的眸子,凌冽而深邃,仿佛只需被他瞧上一眼,整个人就会跌入万丈深渊,难以自拔。

目光顺着他高挺的鼻梁向下,那两瓣血色薄唇足以令任何一个活物失去自我,妖娆宛若夜间孤立绽放的毒玫瑰。男子身着紫色长袍,挺拔的身躯后竟伸展着一对翅膀,只是翅膀的羽翼似乎不太丰满,在灯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幽蓝星光。

面对这玉雕的轮廓,尹沫琪傻傻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言语间紧张到每个字符都在跳动:"你……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男子没有理会她,满眼忧郁的望着窗外的那轮圆月。

看样子,应该是无害型的吧?尹沫琪暗自心想:八成是在在哪玩cosplay太晚了不敢回家,但他是怎么出现在我家的呢?难道刚刚忘记锁门了?

唉,素来马虎,忘记锁门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托起下巴,满眼疑惑的望着男子后背的翅膀:呃……这个造型……究竟扮演是的谁呀?嘿,翅膀做的倒还挺逼真!

她刚伸出手,不料男子却在眨眼间从房间里消失了。

尹沫琪呆呆的望着客厅那扇被开到最大的窗户,掌心留下男子羽翼拂过的丝滑感。

发生了什么?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