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迷迷糊糊的翻了一个身,浑身的酸痛让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洁白的被子上,极为刺眼,挣扎着睁开双眼,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口渴得紧,掀开被子,想找口水喝。

在掀开被子的一瞬间,我如同被雷击中。

光溜溜的身子布满了欢爱过后的痕迹,洁白的床单上一抹猩红在放肆的笑。

昨晚的画面慢慢的开始在脑子里放映,两具紧紧缠绕的胴体让我狠狠的按了按眉心,这都是什么事啊?

我和林学真在一起五年了,他亲都不亲我,更不要说别的了,可是昨晚江澈......

可这江澈不是和林学真还有一腿吗?

我被这关系线绕的脑仁疼,这江澈...是个双性恋?

得出这个结论我愣了半晌,事已至此,管他的,多想无益。

我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蹑手蹑脚的下床。

房间里安静如斯,四下扫了一圈,没有江澈的影子,想来他已经走了,如此便好,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猛然想起,昨晚走的时候没告诉依依,遭了……

迅速拿起手机,该死,怎么关机了?

明明就还有电啊!

一打开,短信的声音就叫个不停。

"安安,你干嘛不接电话?"

"安安,你怎么了?"

"安安,你在哪里?"

"叶唯安,你到底死哪里去了?"

……

我已经能想像到简依四十米的大刀磨得多亮了。

"我没事,晚点找你。"先回个信息让她放心,我得缓缓。

我现在最关心的是提前三天回来,不知道林学真突然看到我会是什么表情?

随便收拾下自己,随手拦了辆出租车。

车在公司门口停下。

"叶总,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刚走进公司,迎面走来林学真的秘书,徐怀理,看他惊慌的样子,也是没有料到我突然回来。

那个时候,林学真为了表明对我的专一,特地请了个男秘书,现在想想,真他妈恶心。

我看也不看一眼,径直朝着林学真的办公室走去,他紧紧的跟在我后面,一言不发。

我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林学真半倚在靠椅上,悠闲自在,满面红光,眯着眼,十分享受的样子。

想起昨晚回家看见的那一幕,我胃里一阵酸水翻腾。

看见是我,林学真愣了半秒,很快换上欣喜的表情,三两步跨到我跟前,伸手边接我手里的包边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累坏了吧?"

"怎么?嫌我回来早了?"我顺从的把包放到他手里,瞥了他一眼,再没有了往日的深情和眷恋,强压住对他的反感,径直走到一旁的躺椅上轻轻靠了上去。

我像是被人拉去做了一晚上的苦力一样,全身的肌肉撕裂了一样的疼,偏偏还得自己忍着。

"没有,我好想你。"

林学真一副痴情模样,说着嘴就凑了上来,我下意识躲了开来。

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很累。"旋即闭上眼假寐。

若是以前,我最爱的就是他深情看我的模样,仿佛我就是他的全世界,每次等不到他有所动作,我早就主动投怀送抱了。

现在想想便觉得可笑。

我很累是真的,沾床就困得不行。

"林总,江氏集团派的代表到了。"

听到江氏,我瞬间惊醒,徐怀理看着林学真,又看了看我,面露愧色,我知道他已经把声音刻意压低了。

"江氏派人来干什么?"我急急的问出口,察觉到有些不合适,我敛了敛神色。

"哦,关于合作还有一点事没有谈妥。"林学真并没有起疑心,反而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呵,还在极力掩饰着他心里不堪的小九九,我轻嗤了一声,打算接着睡,不成想林学真突然开口说道:"一起吧!"

我睁开半只眼看向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不怕我发现他的奸情了?

"走吧!"

见我半天没有应,他朝我努了努嘴。

去就去吧,万一他趁着我不在把整个公司拿去哄小情人了我找谁哭去。

想到这个,气就不打一处来,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肌肉被撕裂的感觉侵袭全身,禁不住"嘶"了一声。

林学真向我示意了一下便径直朝着门外走去,我这边的小状况并没有被他察觉。

大跨步跟上他,今天的徐怀理格外的奇怪,低着头不敢看我,我疑惑的瞥了一眼,没有再去计较。

在推开会议室的门之前,我都无比淡定,如同每一次对外交涉一般的平常。

直到随着门的打开,那张邪魅的脸闯入我的眼底的时候,我的心瞬间漏掉了好几拍。

江澈?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派代表来的吗?

相较昨晚的他,此刻又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伟岸的身躯配上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像极了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王者,他视线死死的扣在我身上,感觉要生生的将我瞪出个洞来。

"叶总,叶总。"

徐怀理用手捅了捅我,我方才回过神来,林学真看着我皱了皱眉,然而转过身去便笑吟吟的对上江澈,"这叶总刚从国外回来,还没倒过时差,状态不太好,还望江总不要介意。"

"哦,是吗?"

江澈薄唇轻启,不急不缓的吐出几个字,双手自然的放在裤兜里,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邪魅至极。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会不会把昨晚的事给说出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