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连续不断的声音让我有些不悦,不耐烦的冲着外面吼了一声:"进来"。

徐怀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通红,撑在我的办公桌上大口的喘气。

"怎么了?着火了?"我冷声说道,语气里尽是不满,他不是跟着林学真吗?气喘吁吁的跑到我这里是为哪般。

"楼下......",刚说了两个字他便停下来咽了咽口水喘气,额头上冒着密密的汗珠,剧烈的运动让他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我强忍住满心的嫌弃。

"好好说。"

"楼下有好多记者堵在了门口,而且网上有好多关于叶......叶总......"

他为难的看着我,没有继续往下说,直接将手里的平板递给了我。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升起不好的预感,别是......

迅速接过他手里的平板,新闻头条是一张照片,这不是昨晚我在酒吧扶着江澈的照片吗?我的脑子嗡了一下。

上面灯光昏暗,但是丝毫不影响大家看清我的样子,反而江澈的脸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都看不清。

光这个背景,就可以断定我扶着的男人不是林学真,接着往下翻,网友纷纷推测男人是谁,还有人在心疼林学真。

我去TMD,砰的一声将平板拍在桌上,手不自觉的死死捏成一团,徐怀理不可察觉的身体一颤,"记者已经堵在门口了,压可能是压不下去了,您看怎么办?"

我沉默不语,那么多记者堵在门口,是肯定要给个说法的,可眼下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说辞,还没想明白,又是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我的声音冷冽至极,

小赵踩着高跟鞋,小跑到我跟前,神色凝重,"叶总,现在公司的股票已经跌停了,怎么办?"

"林总呢?"我一手撑着桌子,冷声问小赵,事情闹到这一步,林学真不可能不知道。

"林总也被记者堵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网页上突然弹出一个直播页面,一个二十出头的女记者把话筒杵到林学真的面前,咄咄逼人的问道:"林总,请问网上的事情是真的吗?叶总真的背叛你了吗?"

林学真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我和叶总已经分手了,现在就是普通同事的关系。"空气里充满了火星子的味道。

依然有人不怕死的穷追不舍,"请问林总你知道视频里的男人是谁吗?"

林学真没好气的一记刀眼甩了过去,转身就走,保安迅速上前,他的身影消失在摄像头前。

我啪的一声关掉视频,全身气血开始上涌,竭力保持镇定,一旁的两人面面相觑,连呼吸声都尽量的压低。

我明白林学真这是在弃卒保帅,为了公司好,但是这么着急撇清关系也就罢了,他是猪吗?这样回应是个人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是和江澈一起出去的吗?怎么刚才只有他一个人。

第六章:我结婚了

"你们先出去吧!"

以我对林学真的了解,估计还有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就会出现在我办公室,既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么我们之间是该有个了断了。

我不希望将感情拿出来撕碎给别人看,毕竟我曾经用力爱过。

徐怀理和小赵不解的看了我一眼,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的退了出去,刚到门口,就碰上了怒气冲冲的林学真,很自觉的替我们关上了门。

"叶唯安。"

林学真一进门就直接奔着我来,一手指着我,两眼冒着火星,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别指着我。"

他的手眼看就要戳到我的鼻子了,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手指着我,毫不客气的打掉他的手指。

"指你,我还要打你呢?"说着扬起手掌,脸被气到变了形,五官扭曲得不成样子。

"你敢。"我大喝一声,视线对上他的眸子,没有一丝畏惧,这么多年,还没人能动我一根小拇指。

他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个样子,手掌在半空定住了。

半晌,扬起的手才放下来捂住胸口,痛心疾首的说道:"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你让我情何以堪。"

看着他假惺惺的样子我险些作呕,我白了他一眼,重新坐回椅子上,悠闲的翘起二郎腿。

我自然知道林学真这个时候脑子里在盘算着什么小九九,事情闹到这一步,继续下去是万万不可能了。

在他进来之前我就想好了,我必须掌握主动权,先发制人。

"事情都这个地步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中指上的戒指,觉得无比讽刺。

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股票已经跌停了,要是你分我25%的股权,我就让股票回升。"

林学真如同听到天方夜谭一样,"出了这样的丑事,我没让你滚出公司就算不错了,还跟我要股权。"

"不给我也可以,我离职,公司的骨干我就不客气了。"边说我边起身,拍了拍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嘴角挂上一抹邪魅的笑,作势要走。

打拼这么多年,他林学真就想着掌舵,公司的高层骨干大多都是我一手带出来,只要我说一声,就会毫不犹豫的跟我离开。

我一走将相当于带着了半壁江山,股票会继续跌,我不信他不知道这个道理。

"你威胁我?我要是不呢?"他的眼睛危险的眯成一条缝,紧紧的锁在我身上。

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扬起灿烂的笑容,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我就是在威胁你,还有啊,昨晚我回家了,你做的好事我手机可是替你记录下来了,你要是不,到时候可能就不止带走骨干这么简单了。"

说完办公室响起我爽朗的笑声,极为张扬。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这不过是我虚张声势而已,笑够了,我停下来看着他。

显然他也没料到我昨晚回家了,今天居然还和他演戏这么久,他脸色变了又变。

"叶唯安,算你狠。"他重重的一拳打在桌上,我都替他疼,愤怒已经使他疯狂,咬牙切齿的样子此刻在我眼里就跟个小丑一样。。

"我们彼此彼此。"说着走到门口,把皮特叫了进来,皮特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

拿出准备好了的股份转让协议,摆在林学真的面前,"签字吧!"

"你早就准备好了?"

"赶紧签。"

我一点也不想再多跟他废话,事已至此,他也不墨迹,随便拿了一支笔,大笔一挥,林学真三个字干净利落的躺在纸上。

看着这三个字,我莫名其妙喉咙一堵,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开始蔓延。

还没等我感春悲秋,他将笔扔在我面前,冷声说道:"这是你必须给我处理好。"

我小心翼翼的把协议收好,转过身,向皮特道了谢。

从包里找了一根头绳,把随意散在肩上的棕色卷发利落的挽了一个丸子头,又掏出口红,补了个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色西装配上紧身包臀裙,再加上精致的妆容,气色看起来还不错。

抓过桌上的包,连看他一眼我都觉得的是多余的,径直朝着楼下走去。

事关我的清白,不用他说,我自然会处理好,以后还得在圈里混呢。

到了楼下,门口的记者果然还没有走,我的出现无疑是一颗炸弹,毫无疑问的引起骚动。

"叶总。"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瞬间我就被围得水泄不通。

"叶总,请问对于网上的事你作何解释?"

"关于林总说你们已经分手的事是真的吗?"

记者的恐怖我早就领教过,在下楼的时候我也做好的心理准备。

"谢谢大家的关心,林总说得没错,我已经结婚了,照片上的就是我的老公。"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我后背一凉。

管他的,反正照片上又看不清是谁,我结没结婚还不是我说了算么?

这样一安慰自己,胆子瞬间大了不少,从容的举起右手无名指,证明我刚才说的话。

这个戒指是我在国外买的,原本是想向林学真求婚来着,他不主动,只好我主动了,只是没想到用到这里了。

"那方便透露下是对方是谁吗?"就在我出神的时候,记者依旧不依不挠的追问。

我淡淡一笑:"不好意思,不方便透露太多,谢谢大家关心。"

再多待下去不是办法,我示意徐怀理帮我拦下记者,我好离开。但是他似乎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他意味不明的眼神盯着人群没有动作。

下一秒,一个记者将一张照片推到我面前,问道:"请问叶总,您的老公是他吗?"

我定睛一看,愣住了,照片上我架着江澈,他醉意朦胧的靠在我身上,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任何一个眼睛没有问题的都能清楚的看见那是谁,这记者是故意的吧!

该死!我昨晚为什么要去扶他,由着他摔死好了,现在弄得自己骑虎难下。

怎么办?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咬咬牙,笑着说道:"对,就是他。"

我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哗然,管他三七二十一,趁大家不注意,我得赶紧溜,不然场面根本不受控制。

我刚走到电梯口,电话就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喘。

屏幕上赫然显示江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我手机里什么时候存过他的手机号?打电话做什么,莫非刚才的事他知道了?

我接还是不接?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