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让江总见笑了,里面坐。"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跨步上前,换上职业性的微笑,一手做出请的姿势。

敌不动我不动,我可不能自乱阵脚。要是他敢给我抖出来,我就让他俩的破事人尽皆知,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江澈依旧笑吟吟的看着我,头发肆意的搭在额前,眸子深邃不见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有这个能耐?

"叶总这么劳累,可要注意身体啊!"

江澈的话音刚落,昨晚一幕幕缠绵的画面在脑海里来回旋转,灼热感腾的一下窜上我的脸颊,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我身上,好似一把锋利的刀子剜在我每一寸皮肤上。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始吧!"林学真挪动身体,横在了我和江澈中间,刚好挡住了江澈的视线,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没有了江澈的凝视,整个空气都新鲜起来了。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落了座,让我有些诧异的是在整个会议的过程中,江澈又做回了那个大众眼里的他,精明,果断。

"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还处于神游阶段,江澈从座位上站起,向林学真伸出手来,林学真两眼冒着光,迫不及待的握上江澈的手。

我轻嗤一声,都暗度陈仓了,握个手还能这么激动我,我该不该为他们的情深似海鼓个掌?

然而下一秒,他就转向我,我愣了半秒,只要一想到林学真和他的事,我就觉得一阵恶心,也不知道昨晚是怎么想的,一个双性恋我怎么就下得去手。

"怎么?叶总是对我们的合作有什么意见吗?"江澈问道。

我耗神费力经营起来的公司,给情敌当垫脚石,我能没有意见吗?

可是一想到我在公司没有股份,而且这个小情人我昨晚还是享受过的,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哪里的话,很荣幸。"

就在我准备握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的时候,林学真在一旁急忙说道:"那个江总,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撇撇嘴,至于吗,不过也好,省的我等会再去洗手。

"好啊!"江澈回答得很爽快,收回手把手自然的插在裤兜里。

得到允诺,林学真眉开眼笑,就差开心得跳起来了,那一刻我竟然从林学真的脸上看到了羞涩二字。

"那我让人安排下。"说着他便快步出了会议室,走路都带着风。

这么恩爱干嘛不回家你侬我侬,大太阳的天气,我的双臂不自觉的爬满了鸡皮疙瘩,林学真表现得这么明显,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察觉到。

果然,爱情使人盲目。

偌大的办公室剩下我和江澈,空气都被凝固了一般,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他气定神闲的坐回转椅上,我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抬脚就要离开。

江澈慵懒的声音突然响起:"叶总不一起吃饭吗?"

"不了,我嫌恶心。"

我头也不回的直接回绝,跟他们去吃饭?我不至于这么跟自己过不去。

"昨晚叶总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早该知道他不是什么善类,只恨自己昨晚昏了头,才压下去的火气顿时又开始熊熊燃烧,我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紧紧的锁住眉头。

"叶总不要这么大的火气,伤身体。"

他把玩着手里的钢笔,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钢笔的两端游走,漫不经心的样子却有着令人沉沦的力量,活脱脱的妖孽一个。

我定了定神,正色道:"我警告你,昨晚的事你最好嘴巴严一点,否则......"

"否则怎样?"

他夺过我的话茬,将手里的钢笔随手一丢,直勾勾的看着我。

"......."

算了,在他还没有什么风吹草动之前,我还是不要激怒他,何必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得不偿失。

思及至此,我耐着性子没说话。

他起身朝着我的方向慢慢的挪动,每逼近一步,我身边的空气就稀薄一点,他的五官不断在我的瞳孔里放大,每一个都如同世界顶级雕塑家用尽毕生精力镌刻的一样。

"你别再过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往后退,直到退到门边,无路可退,我咽了咽口水。

"你怕我?"他在离我还有五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只手撑在墙上,好笑的看着我。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打掉他的手,成功的脱离他的掌控,大弧度的动作扯动肌肉,骨头都差点散架了:"你开什么玩笑?"

不足一秒钟的自由,身后一股拉力,我稳稳的栽倒在一个宽厚的怀抱里,独特的男性气息钻进我的鼻腔,这个味道,我有些熟悉了。

"别动。"威胁的语气落到我耳朵了,我就真的不敢再动了,他扣在我腰上的大手略微减轻了力道。

"你到底想干嘛?"我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只是很好奇,你说你都跟林学真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个处?"他仿佛知道了一个世纪罕见的笑话,笑得张扬而肆意。

他的话像一盆冷水一样的及时浇醒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他的桎鹄,冷冷的看着他,眉眼间全是冰渣子,"这事你不是最清楚吗?林学真和你......"

"江总,都安排好了,我们走吧!"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完,林学真突然开门进来,满脸的兴奋僵在脸上,怔怔的用视线将我和江澈都扫了一遍。

林学真一言不发看着我们,江澈则把自己置身事外,我只好轻咳一声掩饰尴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翼,说道:"那个,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我还有事。"

说完便飞快逃离现场,诡异的三角关系,老娘可没有兴趣陪他们玩。

头也不回的跑回办公室,砰的一声将门摔上,手里的包扔在桌上,把自己整个塞进转椅里。

看不见惹人厌的东西,浑身都舒坦了,空气都清新了好多,阳光也明媚起来,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掏出手机,刚想刷刷微博,突然想到我好像对江澈一点都不了解,整个项目从接洽到合作都是由林学真一手包办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江澈是何方神圣,也不知道在过去的这几年,林学真到底借着工作的便利包养了多少小情人。

飞快的在搜索栏输入了江澈的名字。

随即屏幕上弹出了大量飘红词条,我从桌上拿起一个苹果,狠狠的咬了一口,随后挨个点开八卦。

原来这江澈是白手起家创立的江氏,主做橡胶这一块的加工类产品,而目前国内所有的橡胶进口都被QE集团独家垄断了,嗯,QE好熟悉的名字,我想想,那不就是简依工作的公司么……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