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宝贝,大点声。"

"不要那么用力,轻点!"

两个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一阵接一阵的撞进我的耳朵里,我躲在衣柜里,死命的咬住自己的手指,生怕自己会不小心发出一点声音来。

无尽的羞辱感向我袭来。

此刻床上两具精壮的身躯死死的缠绕在一起,躺在下面欲仙欲死的正是我的未婚夫,林学真。

"你是我在床上都舍不得用力的人。"这是我见过把肾虚说得最文艺的一句话。

起初林学真讲给我听的时候,我天真的以为他只是肾虚而已,谁让我爱他呢,就算他从来不碰我,那又怎样?这场柏拉图恋爱我也谈得乐意。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是个同性恋,最让人恶心的是他还是睡在下面的那个。

他丫的肾虚,此刻在别的男人身下翻云覆雨别提多快活了,还是在我们俩同床共枕了三年的床上。

我现在恨不得立刻用84消毒液狠狠的刷刷牙,空气里一阵龌龊糜烂的味道,让我忍不住恶心。

"宝贝,你说,我和江澈谁更能让你爽?"男人喘着粗气痞痞的问道,沙哑低沉的声音活脱脱一剂强力催情药,投过衣柜门间的罅隙我看见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在林学真白皙的胸膛上。

"当然是你了,别停,快。"林学真娇羞的说道,因为激情的缘故,脸上泛起潮红,急不可耐的用手死死的抱住上面那个男人。

在上面男人好似得到了鼓励,越发的用力起来,猛烈的撞击让床禁不住发出吱呀的声音,两人的声浪一阵高过一阵。

江澈?这不是最近正在投标公司的总裁的名字吗?

我猛然间明白了过来,像林学真这么唯利是图的人,宁愿让利合作,什么狗屁的江澈公司品牌强大,都他妈的借口,这丫的用我拼死拼活打下来的江山给小情人开后门。

我的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可是我丝毫感觉不到疼痛,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了,这是我爱了五年的人。

公然在我的床上和别的男人云雨,还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和小情人暗度陈仓。

这样的屈辱叫我怎么能忍受的了,按照我往日的行事风格,这个时候我应该破门而出,拿出手机录像指着他们大骂,再把视频公布出去让他们身败名裂。

可是,我不行,我只敢躲在这狭窄的衣柜里默默观看这场两个男人的活春宫,当初和林学真在一起的时候我放弃了公司所有股权,现在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我已经没有重来的资本了。

外面林学真娇嗔的声音又朝着我袭来,欲仙欲死的声音一阵盖过一阵,每一声都像是一个个耳光冲我甩来。

这个男人我视之如命的爱了五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我瘫坐在衣柜里,将自己完全隔绝开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外面的声音已经消失了。

视线透过一条小缝,再三确认房间里没人了才拖着已经麻掉的双腿费劲的站起来。

眼前凌乱无比的床放肆的嘲笑我,空气中还充斥着欢爱过后的潮湿,眼泪不争气的顺着侧脸滑落,我夺门而出,拨通了简依的电话:"我在金色时光等你。"

没有给她任何疑惑的机会,我直接挂掉了电话,今晚的霓虹格外扎眼,随手拦了的士。

"你丫的发什么疯?这大半夜的。"简依一到就将包冲我砸来,我抬眼苦笑,她被我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你这吓鬼呢?"

我顺手将满满的一杯酒递到她面前,"来,今晚不醉不归。"

"你不是出国谈生意去了吗?怎么回来这么快?"她接过酒,一饮而尽。

对啊,我为什么要回来这么快?如果我晚点回来,如果我忘了后天是我们的周年纪念日,我就不会看见那一幕,我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告诉所有人,林学真有多爱我。

机械的将空空如也的菠萝杯倒满,刚递到嘴边,简依一把夺过,砰的一声砸在桌上,杯子里的酒因为巨大的撞击摇摇晃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简依一向都是急性子,酒红色的短发今天也有些不太安分。

"林学真是同性恋。"我笑嘻嘻的样子,大概不知道的人还觉得我是个局外人吧。

简依愣了愣,旋即将我一把搂进怀里,她的反应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她怀里,一颗身处海上,飘忽不定的心才算是稍微有了着落,所有的委屈,不甘,愤怒都有了归处。

"来,喝酒。"她没有再问我有关这件事。

桌上堆满了酒瓶,服务员来了一趟接一趟,劝我少喝点。

我喝了很多吗?为什么心底的痛还是那么清晰。

简依去了洗手间,我无力的爬在桌上,突然一道一闪而过身影闯进我的视线。

混乱的意识渐渐回归,江澈?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