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修子扬一度认为五年前她忽然消失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绝不会真的为了钱出卖他们的感情。

所以他站在原地等了五年。

没想到真的被他等到了,只是这个结果却让他浑身的汗毛都愤怒的炸了起来。

两把椅子已经被他踹了个稀巴烂,他的力气似乎已经用光,无力的靠在了墙上。

这一切只不过是她的一场算计。

他的心痛的难受,窒息的感觉接二连三的传来,让他几乎崩溃。

--

千儿很快就被送去做进一步的检查了,言杰楷有些犹豫的看着走廊里没落的背影,佯装漫不经心的开口道:"莫心,那个修医生应该和千儿很熟悉吧。"

闻言,吴莫心猛然一震,回过头来已是满眼泪水。

言杰楷的聪明和细心怎么会感觉不到她刚才在修子扬面前展现出的震惊和无奈。

"我是不是表现的太明显了,你居然一眼就看穿了。"

带着明显的尴尬,吴莫心还是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这种扭曲的表情让言杰楷心中一痛,他连忙走过去,耐心道:"莫心,在我面前你不需要伪装的。想哭,就哭吧…"

"我不会哭,从五年前开始,千儿就只是我们的孩子。"

言杰楷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他伸手揽住她的肩膀,伸手抹去她眼角残存的泪。

他的嘴角轻轻勾起,好看的如同夏日的清凉,只是眼下的吴莫心并没有心情来欣赏。

俩个人略显暧昧的举动全然映射进了站在走廊另一端的修子扬眼中。

他的手不自觉的收紧成拳,额头的青筋随着内心的愤怒暴起。

"修医生,别发呆了,专家门诊还等着你呢!"

不知为何,刘医生总觉得今日的修子扬有点不同寻常,尤其是他周身散发出的骇人气场,让他不由得在炎炎的夏日遍体生寒。

修子扬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向自己的诊室走去。

满心疑惑的刘西泽朝着刚才修子扬视线终点的方向看去。

却只看见一个空空如也的走廊。

难道又是在想他钱夹里那个笑容如春日般的女孩了么?

到底是发什么了什么,引得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修医生频频想起那个女孩?

刘西泽想不通,索性拍了拍脑袋,放弃了深究的想法。

--

"言千千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急性败血症,需要尽快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吴莫心听到修子扬的话瞬间瘫软在了崭新的凳子上。

那双永远凝着笑的眸子已经写满了绝望,棕色的瞳孔不断的放大。

她刚出狱,她和千儿团聚日子才刚刚开始,为什么…

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胸腔里好像有几万支箭不断的穿过她已经不堪一击的心脏。

那种痛…

让她连落泪的机能都彻底丧失了。

言杰楷连忙将吴莫心揽在怀里,一只手不停的揉搓着她的肩膀。

而修子扬,隔着桌子冷着脸看着他们。

这不正是吴莫心出卖他们感情而受到的报应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