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双亲是骨髓配比几率最高的!"

修子扬用冷若冰霜的声音说着例行公事的话语。

他不得不承认,看着吴莫言那副丢了魂的模样,他的心里也跟着缺了一块似的难受。

他能感受到眼前女人的绝望,只是她在绝望时选择依偎的肩膀是那个男人却不是自己。

越想着,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冷,吴莫言现在沉浸在悲痛之中,根本无暇顾忌修子扬脸上的表情。

"去做配型吧!"面无表情的将诊疗单甩在二人面前,修子扬没有任何犹豫的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可,看着言杰楷揽着她已经瘫软的肩膀离去的样子,他还是嫉妒的发狂。

"哗啦!"

他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血压仪和体温计的水银崩在光洁的瓷砖之上,一颗颗的弧面上都映着他嫉妒愤怒到变得猩红的眸子。

----

领取化验结果的仪器边,一个女人哭的撕心裂肺,五官因为痛苦而变的扭曲。

为什么…

吴莫言的泪水已经滂沱而下,此刻,她的世界真的彻底轰塌了,作为千儿的亲生母亲,她的骨髓检测结果竟然是不匹配!

蹲躲在墙角,她将检查结果狠狠的攥在了手里,不停颤抖的肩膀宣告着她的无助。

"子扬,你听…"

刘西泽刚从吴莫言旁边路过,那般凄楚听的他都有些眼眶泛酸,不过作为医生,生离死别倒也见的多了。

"听?"

修子扬停下正在写报告的手,好奇的问道。

从专注中回过神来的他隐约听到一声声绝望的垂泣。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吴莫言!

"真是可怜啊…啧啧!"

不等刘西泽发完感慨,修子扬已经飞奔向走廊,任凭旁人错愕的眼光如何扫视,他还是不断的向吴莫言的方向靠近。

"莫心,不哭不哭,会有办法的…"

言杰楷先修子扬几步赶到了吴莫心旁边,他跪坐在地上,用力的将吴莫心搂在了怀中,任凭她的鼻涕眼泪都蹭在他的身上。

那泛白的薄唇不断的柔声说着安慰的话,眼泪却无声的流了下来。

好一副夫妻情深!

修子扬的嘴角抽成了一条直线,转身漠然离开…

"子扬,你?"

看着修子扬每一步都走出愤怒的声音,刘西泽充满了不解。

这几天,修子扬总是魂不守舍,还时不时的发些无名的邪火,以前他虽然为人冷漠,却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稳男人。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变化如此之大?

"你就这么喜欢赖在别人办公室么?"

看着刘西泽还在做患者的位置上,修子扬的火窜的更高。

感受到办公室突然袭来的寒流,刘西泽慌忙起身,摸着后脑勺道:"子扬啊,你这空调开的实在太大了…那个,我先走了…"

边说着还边随手将他的空调调高了几度,他是修子扬唯一的朋友,倒是不在意他这样异常的反应,只是…

好奇!

--

"妈妈,我已经好久没见到爸爸了…"

刚结束化疗的言千千虚弱的躺在床上,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哀求着吴莫心。

"千儿,爸爸出差了,等爸爸回来你就看到他了。"

在她入狱的这几年,千儿一直是言杰楷一手带大的,这还是第一次离开言杰楷身边。

吴莫心边说边把亲手织成的毛线帽戴在千儿的光头上。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我好想去学校"

"千儿乖,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出院回家去上学。"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