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凭……"

"吴莫心,你知道每天我要接诊多少败血症的孩子么?难不成每一个都要我来承担责任?你当我是什么?活佛在世么?"

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迸射出两道剑一样的寒光,打在吴莫心的身上让她无处遁形,他说的没错,言千千名义上可是她和言杰楷的孩子,她凭什么让他去配型?

可……

此时,吴莫心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腥甜的味道不断的窜入口中,让她不由得清醒了起来,她抬起头,再次鼓气勇气:"我求你……"

"滚!"

吴莫心能清楚的听到修子扬那将后槽牙咬的磕磕作响的声音,这一声咒骂让她彻底想清楚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么荒谬。

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楚修子扬的表情,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那凝霜般的寒气,仓皇的鞠了个躬后,转身就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她不能回病房,生怕看到千儿那张日渐惨白的脸。

修子扬就站在原地,怒目圆睁的看着跑远了的吴莫心,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言千千现在的状况,如果一个月内不进行手术,怕是那条幼小的生命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用怎样的速度逃离修子扬那两道骇人的目光的,只记得自己钻进洗手间的空位里之后就快速的反锁上了门。

就这样如同一个囚犯一样把自己关在窄小的空间里,此时的她觉得自己无能到了极点,五年,没能陪伴千儿长大,好不容易出来了,千儿却又染上了重病。

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化疗只是维系千儿生命最低劣的手段,换骨髓才是唯一的方式,可千儿的生父是修子扬啊!她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说服修子扬让他来做配型,只知道不能让他知道千儿是他的孩子。

绝望再一次笼罩在了她的身上,那眼泪就这样不值钱的落在了地上,甚至连一声回音都没激出来。

--

她不记得她躲在卫生间哭了多久,许是母子连心,当想到病床上的千儿还在等她回来的时候,吴莫心才终于调整好情绪,走出了空无一人的洗手间。

因为太过于悲怆的缘故,两只脚似乎一直在棉花上游走,毫无力道,当她回到病房的时候,却看到千儿已经沉沉的睡去,那道熟悉的背影正拿着病历本写着什么。

"你就是这样当母亲的么?把重病的孩子一个人扔在病房这么久?"修子扬看着吴莫心那双红肿的眼神,隐隐心痛,却还是低声叱责。

吴莫心不语,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千儿身边:修子扬不同意配型,她该怎么办……

一切似乎陷入了死胡同里,毫无转机可言。

"跟我出来!"

修子扬见不得她这幅样子,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就来到了病房外,冷声道:

"你就那么想要我去配型?"

闻言,吴莫心暗淡的眸子忽然亮了一下,急迫的说道:"只要您愿意,我什么都愿意答应。"

"如果我让你陪我睡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