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几乎是屁滚尿流的爬到那口棺材前,我不要死,我想活,只要这鬼还能用人话交流就说明他有人性,是可以交流的。

我看棺材上的符文很眼熟,像在哪儿见过,那男鬼在身后盯的我头皮发麻。

我赶忙撕开符纸,又掀开棺盖,里面安静如鸡,没有尸体,只有一身古装男长袍和一些贵重服饰。

"你,你是这口棺材的主人?"这是衣冠冢,没哪个驱鬼师会多此一举的对衣冠冢做法。

"嗯,快找玉佩。"我看他略微急促,应该是收了刚才的色心把注意力放在那块玉佩上。

我小松口气,努力压抑害怕的情绪想办法压制这男鬼。

我记得老爷子先前说过一句话。

神像挪位,阵法被破。

落霞村这风水宝地因为有神像镇压从未出现过灵异事件,可见神像不仅能镇邪还能设阵法,而设阵封印的怕就是这男鬼了。

既然阵法已破,他都没能出去,那关键点一定在他要找的玉佩上。

"还不动手?"他抚上我背,撩开我刚扣好的衣服,语气稍急了些。

"你再对我动手动脚,你就自己拿这块玉佩。"我笃定他需要我帮他找玉佩,想以此要挟他。

"嗯?威胁我?"他低笑一声,气息呼在我耳根子上,明明是凉意,我耳根子却在发烫,"好,我不动手动脚,动嘴,怎么样?"

话音一落,他扳过我,扣住我后脑勺,一阵阴气扑面而来,俊脸突然放大,冰凉的鼻尖挨着我脸。

不同于刚才的吻,他在吮吸,力道重的仿佛要吸干我肺里所有的空气。

我使劲挣扎,感觉舌头都要被他吞下去,就在我头晕眼花快要缺氧晕过去时,他终于松了口。

我推开他,捂着脖子拼命的大口呼吸,这才意识到他在吸我阳气。

我脚趴手软气的发抖,而他的鬼体比刚才清晰很多,很快从棺材里翻出玉佩。

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白玉,并不是圆形,样式简单,因为上面刻了字而显得珍贵神秘。

"嘶……"男鬼闷哼一声,触到白玉的手指冒起一缕蓝烟,眉宇间透着一丝意外。

看到那缕蓝烟,我整个人都僵了。

在我们驱鬼师眼里,鬼同样分三六九等,一般的炮灰小鬼被符咒烧灼会冒白烟,再厉害点的是青烟,而冒蓝烟的……少说也是个千年老鬼。

他要捏死我就如同捏死蚂蚁一样简单,怪不得爷爷先前神色凝重。

这下完了,我刚才还自作聪明的要挟他,我死定了。

"接着。"

我手忙脚乱的接住他丢过来的玉佩,玉佩冰凉又沉甸甸,如同我此时绝望的心。

指尖突然一疼,指腹冒出一滴鲜血,我眼睁睁看着血融进白玉,我觉得我现在做什么都无能为力了。

"以血为契,白玉为信,冥婚已成,就差礼成了。"他满意地看着白玉,"我叫唐北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结下了阴亲。"

"阴亲……"什么?阴亲!

"与我结下阴亲,你很嫌弃?"他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危险起来。

我哇的一声就哭了:"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老撞鬼我认了,运气不好动了你的墓我也认了,可我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就要死了,死了不说还被冥婚束缚,这不就是让我做鬼也造孽吗!"

"你这么怕死?"他唇角虽上扬,眼底却是一片阴霾。

"怕啊!谁做人不怕死!"

我要是死了,从小相依为命的老爷子怎么办,光想着老爷子孤苦伶仃的坐在泥巴院子里抹眼泪我就心痛。

可现在说再多也无济于事,跟个千年老鬼结下阴亲,就算死了都无法投胎转世。

"正好。你若想活着出去见你爷爷,就必须听我的话,否则,不光是你,就连你爷爷我也不会放过。"他话锋一转,道。

"你别动老爷子!"我急了。

"那你听话吗?"他挑起我下巴,那双黑眸暗波涌动。

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不吗。

"很好。先帮我找到玉佩的另一半,只给你三天。"

我低头,这才发现他说的圆形玉佩只有一半,上面刻的'冥'字也只有一半。

"这简直是大海捞针啊,三……"天怎么够。

话说到一半,我的意识渐渐弥散,那张带笑的俊脸也模糊了。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