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在一辆豪华轿车的后座上。

"纪小姐,您醒了?"我头还有些沉,说话的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三十多岁男人,穿的花里胡哨,"我是受您爷爷所托带你进城,旁边的背包是您爷爷给你准备的,您现在要是清醒了就给您爷爷回个电话,他有事给您交代。"

我稀里糊涂的接过电话,脑子还乱着。

刚一接通,老爷子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我的宝贝亲孙女啊,爷爷是真舍不得你啊,但爷爷不能自私的让你过危险日子,所以你先跟你亲爹妈过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那背包里是爷爷毕生绝学,到城里面好好学勤快练听到没?"老爷子又忽然严肃起来,"雪丫头,你别怕,爷爷只是希望你能过一段平常日子,至于你身上种下的羁绊,爷爷会想办法。好了雪丫头,要经常想想我这孤寡老人啊。"

说完,电话挂了。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

我从背包夹层摸出了那半截白玉佩,心跟落到深渊样拔凉拔凉的。

除了玉佩,背包里还有些驱鬼工具和一本驱鬼咒术书。

我回拨老爷子电话,想问问他知不知道落霞村风水口下其实是墓,而那墓地里被封的千年老鬼到底是谁。

但电话再打就是关机。

这块玉佩就像那千年老鬼的手一样掐的我喘不过气,三天时间,我上哪儿去找另外半截玉佩?

我叹气,眼前除了玉佩这件事,还有件烦心事。

我从小就没见过亲爹妈,老爷子曾说过他们不信什么鬼神,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抵触的原因,这么多年对我们爷俩都是不闻不问。

而现在,我却要和这两个从未见过的亲人生活一段时间。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两个亲人。

豪车驶入一座大庄园,庄园每一处都体现着主人的壕气,光就是一处小花园都不是我们爷俩住的泥巴小院能比的。

我跟个进城的村姑样畏手畏脚下车,这生活水平跟我们爷俩真的是天差地别。

"我的宝贝,终于回到妈身边了!"这时,一穿着旗袍的中年妇女走过来抱我,身后还有个满脸笑意的中年男人。

我尴尬的僵硬着手,不知道放哪儿,现在该干嘛?该笑?还是叫妈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我亲爹。

见他也环抱过来,我下意识挣脱躲开,他们脸色微变,好像有点意外也有点不开心。

我心里有点酸,搅着手指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怕他们会因此嫌弃我。

"这孩子,还跟我们认生了,小雪,我是爸爸,她是妈妈啊。"中年男人弯着眼,很有耐心,"这儿就是你的家,你是我跟你妈妈唯一的宝贝孩子,虽然你从小跟着爷爷长大,但我跟你妈妈一直都在挂念着你。"

"是啊宝贝,你不知道你能回家住妈有多开心!"

家。这个字像根软刺一样扎在我心上。

我对家的概念就只有和老爷子生活的泥巴院子,只要有老爷子在,我就有家。

而眼前我本该叫爸爸妈妈的人却显得格外陌生,我甚至没有一点回家的感觉,只觉得我是去别人家里借宿一阵。

亲爹妈很亲热的带我参观这座大别墅,老爷子没骗人,我这所谓的亲爹妈的确牛逼的有钱。

晚饭非常丰盛,亲爹妈不断夹菜问我和爷爷的近况,我也总算放开了些。

吃完饭,亲妈非要跟我睡一间房,张罗着明天去逛街给我买漂亮衣服。

这一天经历这两件大事,我累的只想睡觉。

梦里,那个叫唐北冥的男鬼又出现了。

周遭混沌一片,他站在我身后,阴冷的气息扫在我脖子上:"你还有两天。"

我僵硬着身不敢乱动,怕他又起色心动手动脚:"我,我知道,我明天就去找。"

"很好。"他在我耳边低笑一声,突然含住我耳垂。

我一惊,生怕他会继续白天的事,我赶忙颤着声道:"你是不是已经冲破了落霞村的封印?"

"嗯。"他松口,下巴磕在我左肩,我能清晰感觉到他的唇离我脖颈不到毫米。

"那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被封印在落霞村的风水口下?"我轻轻偏过头。

他压低声线,声音轻如羽毛:"你只需要知道我叫唐北冥,是你冥婚的丈夫,其他的,不许去打听。"

不打听?那是不可能的:"我知道了。"

"真乖。"他突然到我跟前,低头在我嘴上一啄,下唇一疼,尝到了血腥味。

我吓的抿嘴后退:"你做什么!"

"怕什么?你我是结了阴亲的夫妻,在玉佩没找到前,为夫自然有保护你的义务。"他伸出舌尖,舔干净唇上的血,看得我喉咙发干。

我真是要疯了,先是以命要挟,现在又动不动的占便宜,这千年老鬼是禁欲太久想开荤吗!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不仅保你平安,也保你爷爷和你爸妈的平安。"

我心咯噔一跳,敢怒不敢言。

等着吧,敢得罪驱鬼师,我不会让你得意太久!

首页
目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