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夜已深,可督军府内一派歌舞升平。

林易天似是喝多了,被人歪歪倒倒的搀到了雪姨娘房内的大红床上。

雪姨娘娇滴滴看着床上的人叫了几声少帅,林易天却无知无觉,似是睡着了。

雪姨娘又上前摇了摇,看人真的是醉的不轻,这才松了手,来到了梳妆桌前。

镜子内一双龙凤红烛映照下,雪姨娘不见了白日里的娇羞之态,一双美目中满是冰冷。

打开妆台,又将抽屉抽出,雪姨娘白嫩的小手就伸到了梳妆台下方,不久就摸出了一把精致的女式手枪。

这妆台是她的陪嫁,手枪自然也是一早就藏好了的,为的就是要了床上人的性命。

冰冷得枪支抵着沉睡男人的额头,又缓缓向下划过他的脸庞,顺着脖颈来到了胸口。

"算你倒霉,刚当上少帅,就要没命了。"雪姨娘的声音依然娇娇柔柔却没了一丝柔软。

雪姨娘眼中闪过狠戾,就拨开了手枪的保险,可没来得及扣下扳机,手中的枪却忽然被一把抢走!

身下原本熟睡的人一个翻身就已将手枪抢了过去,又一把抱住了她的脑袋,将枪口,对准了她的太阳穴。

"怎么,这么着急就想要谋杀亲夫?"语气冰冷沉稳,丝毫不见白日的戏谑。

"你装的?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在我面前耍阴谋,我看你们是嫌命长了。"言罢里一天扶起了她的右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虎口,"一个大小姐,居然长期练枪练得都起了茧子,啧啧,可惜了一双好手。"

雪姨娘这才知道已经暴露,怒极道:"姓林的,你想怎么样?"

"你猜。"林易天的划痕请,却透着几分冷意,让她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林……"雪姨娘的话未出口,就被男人用手枪击中后脑勺,晕了过去。

林易天双目冰冷的走下床,打开了门。

"绑起来,丢柴房。"

"是!"

门外似是最早有人守在那里,闻言立刻进了门。

林易天面色如冰,抬手吹了一个口哨。

尖锐的哨音响彻全府,对着哨音响起,督军府内终于响起枪声一片。

等混战结束,贼人伏诛,林易天来到林大帅的房内,却发现父亲受了伤。

"爹!"林易天冲了过去,眼中满是焦急。

"天儿,没事,那个李长庸实在狡猾,居然在我的侍卫班里也安插了人,这才让他的手了。"林大帅脸色苍白,胸口起伏不止,一旁的一声想要上前,却被他阻止了。

"天儿,今日多亏你机警,否则我满府性命不保,只是李长庸狡诈,那左忠林又虎视眈眈,为父实在不放心啊。"

林易天着急,"爹,你别说了,先让医生看看伤情!"

"不用了,天儿,你将我脖子里的玉佩摘下来,拿着这个玉佩,去虎鸣山,找一个姓傅的猎户,务必请他下山……助你、咳咳,助你成事!"言罢林大帅的胸口起伏渐促,眼神也开始涣散。

"爹!"

此时林易天的母亲带着几个小妾跑了进来,进门就趴在林大帅的身边,开始嚎啕大哭。

一时间,满府皆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