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易天一行人开路,带着一众村民拖家带口、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虎鸣山,可还未等到督军府,就遇见了先前逃出去的那几个兵蛋子。

那几人满身狼狈,看到林少帅差点哭出声来。

原来几人非但没有搬来救兵,反而差点被杀死在督军府内。

为首的二排长张三炮抱着少帅的裤脚就开始哭嚎,"少帅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不知道,我昨晚带着几个弟兄回去搬救兵,谁知道刘镇守听说您被口在虎鸣山后,非但不派兵,反而占据了督军府,将徐帮办和其他孙镇守使也被关了起来,还说我们几个不投降就一并杀了!我和和几个弟兄假装投诚,趁着天黑又跑出来了,少帅,您可快回去吧,否则几位姨太太可就被他糟蹋完了!

林易天闻言气得火冒三丈,"刘老贼!敢吃里扒外,看老子回去就砍了你的狗头!"

刘存雄定是被李长庸收买了,上次督军府内应八成也是他安插进去的!只是没想到他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夺权!

林易天大手一挥,就要带人杀回去,却被一旁的傅百漠拉住了。

"你就这么回去,不等于送死么?"

林易天被气的红了眼,"老子不回去这江宁就是那老贼的天下了!"

傅百漠摇头,"这里一共一百多士兵,况且子弹储备不足,那刘镇守稳坐督军府,枪弹充足,人手众多,去了就是个死。"

林易天闻言冷静几分,傅百漠说的有道理,可是他是在忍不下时这口气。

"那你说怎么办?"

傅百漠道:"这刘镇守老家哪里人?"

林易天闻言一愣,略思量几秒后道:"就在隔壁林城,你的意思是……"

傅百漠点点,微微一笑头,"看来我们得去一趟林城了。"

林易天立即起身,傅百漠却拉住了他,"虎鸣山的人就不用跟去了,让他们先去江宁吧。"

林易天点点头,这帮人拖家带口,带去林城反而容易坏事,他叫过王老二,掏出一袋银元丢到了他手中。

"将村民先安置在江宁,容我回来再安置你们。"

王老二点头答应。

傅百漠又叫过王老二,对他耳语交代一番后,这才翻身上马随着林易天掉头去了林城。

江宁督军府内。

刘存雄将督军府内的守卫换了一遍后,就迫不及待的进了后宅。

林易天的娘挡在一众哭啼啼的姨娘小妾身前,一副慷慨就死的模样。

"姓刘的,大帅生前待你不薄,你居然做出这等事,简直禽兽不如!"

刘存雄哈哈一笑,"这世道本就成王败寇,林铭岳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也该让位了,我跟着他出生入死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让江宁落入一个毛头小子手中。林夫人,我敬你一声嫂子,也给你个体面的死法,这白绫、鸩酒还有绝食,你选上一样吧。"

言罢他摆摆手,两个士兵上前拖住大骂的林夫人,送进了她的房内,又有一人将放着白绫和鸩酒的托盘端了进去,锁上了门。

林夫人被关了起来,一众哭哭啼啼的小妾更害怕了,挤在一起哭成一团。

刘存雄坐在椅子上一笑道:"众位,我刘某人最怜香惜玉了,如今我也不为难你们,有不愿意做我姨太太的,现在就可以走。"

众人不知真假、畏畏缩缩不敢动弹,这时一个女人大着胆子起身,问了一句:"刘镇守,你说的可是真的?"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