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清晨,天刚露出鱼肚白,空气中弥漫着如烟似纱的薄雾,半山腰的村子里已有人开始造饭,袅袅白烟混入淡淡的山雾之中, 静谧而祥和。

林易天被一群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睁开双眼看着黑漆漆的屋顶,这才想起来如今他还在山上。

林易天抬手,发现自己能动了、身上的伤也不疼了,于是他起身拿起长剑,一个箭步走到了草席旁,用剑一指傅百漠,剑尖晃动几下停在他脖颈半公分处。

"姓傅的,醒醒。"

傅百漠长长的睫毛煽动几下,睁开了眸子,待看清眼前锋利的长剑时,似是愣了一瞬,但很快无视剑尖,微微侧身就坐了起来,淡然自若的伸了伸懒腰。

"走吧。"

林易天见没吓到他,心中讶然。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傅百漠却望一眼窗外,淡淡道:"再不走,你的兵就要被砍碎了喂狼了。"

林易天一惊,想起昨天在山下驻扎的部队,那可是他刚辛苦训练出来的,死了就太可惜了。

"哼,等会儿要是少了一个,我就杀光村子里的人陪葬!"林易天恶狠狠道。

傅百漠却依然不急不躁,慢悠悠前面带路。几人一路下到了半山腰的村子里时,天光已经大亮。

王老二刚将豆子倒进磨盘,看到傅百漠立刻搓着手跑了过来。

"傅先生,那些人都绑好了,您看是让山娃子砍碎了丢山上还是埋后山啊?"

傅百漠还未开口,身后的林易天就闪身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王老二的领子,将他拎了起来。

"我看你敢!!"

王老二没注意到傅百漠身后还跟着两人,猛地被揪住唬了一大跳。

紧跟着的勤务兵听了王老二的话,惊得腿都软了。

亲娘喂,这群村民昨天见到他们还吓得跟鹌鹑似的,怎么今天就全变土匪了!

听听说的什么话?砍碎了丢山里!

太可怕了……

他们这是砍过多少仇家?

傅百漠上前拉开两人,对王老二道:"搞错了,这是我恩公的儿子,将人都放了吧。"

王老二瞪着大眼,听这话反应半天才答应一声,跌跌撞撞跑去了村中央。

傅百漠带着林易天走到村中央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兵相互搀扶着从一间房子里走出来,身上全都没了枪,还一个个死了娘一样苦着脸。

王老二带着一众村民笑眯眯的冲过来,冲林易天点头鞠躬,不停道歉。

"大水冲了龙王庙!居然是傅先生的恩公,那就是咱们全村的恩公!少帅可千万别介意啊!"

林易天看一眼那帮窝囊的倒霉兵,又看看眼前穿的破破烂烂、不停道歉的村民,心中堵得厉害,却又无法发作。

傅百漠对王老二道:"给大家做早餐吧,捡最好的,有什么做什么,别存私。"

王老二高高兴兴答应一声去了。

林易天听傅百漠吩咐这几句话,心里这才好受一点,自己昨天还吃了点粥,这帮倒霉蛋估计什么都没吃,还差点喂了狼。

林易天心里恨铁不成钢,哎,没想到自己苦心训练了他们许久,居然还是这般不成事!

这顿饭果然十分丰盛,鸡鸭鱼肉、各类山货应有尽有,居然还有私酿的各色山林果子酒,十分甘甜可口。林易天甚至怀疑这帮村民是故意装穷了。

众人吃的满意,觥筹交错间就消了恩怨。

林易天也消了几分火,打算不再追究这帮草民的过失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