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个贼,你给老子刷的什么鬼东西!啊呸!这么臭还是酸的?"林易天舔了舔手尖皱眉大骂道。

"粪。"

一阵山风吹过,林易天沉默几秒后瞬间爆发,"你个混蛋!老子要杀了你!"

一旁的勤务兵皱眉张大了嘴,这人居然敢在少帅身上刷粪?!

刚才,少帅是不是还尝了尝?

林易天暴怒不止奈何却浑身是伤站不起来,只能不停骂着那人。

那人却仔仔细细刷完以后,对二人道:"不是人粪,能治伤,还能驱狼。"

"是不是人粪都不行!老子宁可被狼吃了!"林易天怒道。

一旁的勤务兵却忽然嗅了嗅,小心翼翼对少帅道:"少帅,好像是五灵脂,确实是药店常见的药物,止血化瘀治疗咬伤的!"

五灵脂?这玩意听过也用过。

"五灵脂就五灵脂,你说什么粪来恶心本帅!"林易天怒道。

那人掏出一个麻布帕子,不慌不忙净了净手,道:"五灵脂本就是鼯鼠粪便。"

少帅闻言睁大了眼睛,什么玩意?

他以前常用的灵药是粪?还是老鼠的粪?!

看那人鄙夷的眼神,八成还是真的,天啊,他以前都用了什么?他记得有一次他的脸和嘴角受了伤,还用五灵脂涂了嘴角……

勤务兵看着一旁备受打击神游天外的林少帅,满是心疼,少帅何时受过这等挫折啊,这人胆子也忒大了些。

林易天猛然回神,看着那人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骗老子?"

那人却不理他,将他放平后,戴了副手套,就开始上下其手。

林易天被他摸的胸口发痒心里发毛,嗷嗷大叫,"你个贼子,你、你干干干什么!"

那人不理他,在他怀里来回摸了半天,终于掏出了那个玉坠。

火把下的玉坠通体翠绿,晶莹剔透。

那人拿着玉坠看了半日,忽然问地上的人道:"你是谁?"

林少帅骂的口干舌燥,暂时歇了声音,此时听了这话又是一声暴喝:"老子是谁你别管,你先告诉我你是谁,老子要去杀了你全家以泄心头之恨!"

"你姓林?"那人又问道。

"你怎么知道?"林易天疑道。

那人闻言眼中似是闪过一丝笑意,凑近了林易天的脸庞,道:"因为,我姓傅。"

傅?

难道他就是父亲让他找的那个傅猎户?

"你就是那个猎户?"林易天道。

傅百漠点点头。

林易天瞬间又是一阵暴怒,"草!那你为什么要骗老子上山喂狼?"

傅百漠闻言道:"仇人太多,习惯了。但是,我以前确实住在这里,也不算骗你。"

习惯了?

这人骗过多少人来喂狼了?看那群狼有持无恐的样子,怕是在这房子前没少吃点心吧!

林易天心里一突,这人看起来柔柔弱弱,居然还是个狠角色。

林易天再次仰头打量了一下这人,虽是一身布衣,但是举止之间却有几分风范。

想起老爹的临终遗言,林易天压下心中的怒火,道:"我叫林易天,是我爹林铭岳让你我来请你下山的。"

"林大帅身体可好?"傅百漠淡淡道。

林易天闻言沉默许久,"我爹他死了,临终前将玉坠给了我,说让我一定请你下山。"

虽说心中不喜这人,但是林易天一向孝顺。

"傅先生,还请随我下山。"林易天道。

傅百漠在听到林大帅的死讯后,眼中闪过几分哀婉,"林大帅与我有恩,傅百漠自然是要下山祭奠一番。"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