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傅百漠看看地上的两人,又道:"今日天色已晚,就在山上暂居,明日后我带你们下山。"

林易天看看他,又看看那没门的房子,眼中的意思一目了然。

没门啊。

傅百漠见状起身,走到房子后面,等出来的时候,手里抱了一扇门。

……

这次连勤务兵眼中都带上了几分怒色。

太无耻了!居然把门藏起来了!

傅百漠扶着两人进了门,又将房门装了起来,又简单做了一些粥给二人食用。

勤务兵还好,勉强左手可以自己吃饭,可林易天两只胳膊都受了伤,根本不能自己吃。

"老子不饿!"林易天坐在床头一扭头,不理他。

咕噜咕噜……

话音才落,安静的房子里就响起一阵饥饿的咕噜声,林易天皱眉闭了眼。

草!不争气的肚子!

傅百漠轻咳一声,拿起了粥坐在了傅百漠的床边。

轻轻吹了几口将一勺粥递到了他嘴边,"来,喝粥。"

林易天扭着头不回头,"说了不饿!"

"你不吃明天还得我抱着你下山。"傅百漠道。

抱?

"怎么不是背着?"勤务兵忽然插嘴道。

"背着容易摔下去。"傅百漠解释道。

"噢。"勤务兵点点头。

有道理,重心都向下,一个不小心两个人都栽下山去了。

林易天脑袋里就蹦出了一些画面,心道简直奇耻大辱!

喝吧。

于是别扭着回了头,喝下一口粥后,又皱着眉有了新意见:"你这胡子多少天不刮了!都要吹到粥里去了,脏死了!"

傅百漠闻言摸了摸胡子,似是回忆道:"有两个月不刮了,也是为了避免仇家认出来。"

"两个月不刮了?难怪这么长,又脏又丑!"林易天嫌弃道。

傅百漠想了想,又道:"明天祭奠不好仪容不整,确实该刮了。"

言罢他放下粥,撩起布帘就去了隔壁。

林易天瞪着眼睛看着粥砸了咂嘴,肚子里又开始叫了。

这人也太呆了!就不能忍一忍,忍着他的嫌弃喂完再去吗?!

饿死老子了。

不多会儿,一旁的帘子终于被撩了起来,林易天看着他靠近的衣服下摆,又开始埋怨。

"刮个胡子这么久,是要刮一副画出来吗?"

"抱歉,久等了。"清冷的声音响起。

林易天抬眼,想要给他个嫌弃的眼神。

却看的呆住了。

适才看他双眼奕奕有神就知他应该不丑,却不想,露出真容的傅百漠会是如此模样。

乱发被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浓眉下一双冰眸幽暗深邃,睫毛浓密纤长,高挺的鼻翼下,嘴唇丰润而略带一丝樱粉,举手投足间周身自然流露出几分优雅与贵气。

公子举世无双,翩翩温润如玉。

也难怪他会故意扮丑、留着胡子不见人了。

这个相貌实在是太扎眼了。

自己府上的八个美人加起来,估计都不及他好看。

林易天呆了半日,眼中流露出的欣赏难以掩饰。

傅百漠见惯不怪微微一笑道:"粥不烫了,我继续喂你?"

林易天却被这一笑惊了一下,竟立刻低头乖乖说了一句:"好。"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