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碗粥别别扭扭喝完,林易天终于缓过劲儿来了,又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做什么?

林少帅忽然又想起一事,问道:"对了,你刚才为什么没让狼直接吃了我们俩?"

傅百漠淡淡道:"噢,山下你的兵跑了几个。"

什么意思,跑几个,那没跑的呢?

林易天眼中染上疑色,"你把他们杀了?"

"没有,抓起来了。"傅百漠摇头道。

不过本打算是抓起来以后,天亮了丢山上喂狼的。

"你是怕跑的那几个带人过来?所以想抓了我好做谈判的筹码?"林易天道。

"大概是这样。"傅百漠点头道。

不过谈完他也别想活着回去就是了。

"噢。"

林易天点点头,那幸亏跑了几个,不然他还真交代给狼了,回去要赏那几个机灵的兵蛋子。

饭罢,傅百漠安顿好林易天,就开始在地上打地铺,床上的林易天看着他不慌不忙的样子欲言又止。

他想去如厕。

他站不起来!

他胳膊抬不起来!

林易天憋得脸红耳赤,始终不肯说话,一旁的傅百漠终于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

"怎么了?"傅百漠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没烧啊。"

"我,没事!"林易天摇头道。

他这不像没事的样子啊,再看一眼他并紧双腿,明白了。

"没事就好,要休息了,我先扶你出去如厕吧。"傅百漠道。

他能不去么!

林易天想想尿床更丢人,于是点了点头。

傅百漠看着柔柔弱弱,实则有些力气,半扶半抱着林易天出门不怎么费力气。林易天在少林寺也经常受伤,被师兄弟背着扶着,可那些人无不一身臭汗,让他膈应。

可傅百漠身上却没有其他味道,只有一股淡淡的竹香,有些清冽,他倒是不讨厌。

傅百漠伸手去解林易天腰带的时候,林易天的脸忽然有些发红。

虽说都是大男人,可被人这么伺候真是又别扭又丢人。

"你背过去!"林易天道。

"噢,好"。

傅百漠小心的错开他的胳膊,改为从后面抱着他。

……

更别扭了。

实在憋得难受,林易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一闭心一狠,权当自己是个死的。

傅百漠在身后也有些别扭,虽说他也曾治病行医,什么尴尬的光景都见过,可这种情况可是头一回。

飞山如瀑,一落千丈。

傅百漠从身后给他系腰带的时候,发现这东西解开容易,可系上太难了。

索性不系了。

"我抱你回去。"

话音才落,林易天感觉眼前一晃,天翻地覆,他就被轻松打横抱了起来。

"草!老子说过不能抱!你特么给老子放下来!"林易天立刻炸了。

"放下来裤子就掉了。"傅百漠边走边说。

林易天气得快要炸了天,他一个男人,堂堂少帅、达摩院武试第一,居然被一个男人抱了!

妈的!要不是他爹,他真想立刻就提刀砍了他!

被放到床上后,林易天火光冲天,盯着一旁竖着的剑,抬了几次胳膊都抬不起来。

"今天你是动不了的。"傅百漠一边好心劝说,一边将被子给他掖了掖。

"你给老子等着!"林易天怒目而视,今天他算是将半辈子没受过的苦和耻辱都受尽了,简直是他一生的耻辱。

林易天心道若是下山后发现这小子是个没本事的绣花枕头,他要立刻将他大卸八块喂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