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对不起。"穆唯一惭愧地低下头。

若不是因为愧疚,她也不会同意许路北的提议,替穆芷欣坐了三年多的牢。

三年多前,穆芷欣为了许路北盗窃别家企业的机密,犯下经济罪,背黑锅的却是她穆唯一。

"芷欣,快出去吧,宾客都等着你去敬酒呢。"

女人拍了拍穆芷欣的肩膀,一脸慈爱。

所有人都觉得亏欠了穆芷欣!

所有人都让她还!

可她也是受害者,穆芷欣失踪的那些年,父母没给过她好脸色。

穆唯一多么希望自己才是当年被拐走的人,这样就能得到所有人的爱和补偿了。

穆芷欣偷偷瞥了穆唯一一眼,见她没说什么,便出去了。

穆唯一忍了一整个晚上,直到宾客散尽,她才颤巍巍地去拉喝得半醉的许路北。

"芷欣,芷欣,你今天好美……"

许路北突然将穆唯一抵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不断地吻着她的脖颈。

"不是穆芷欣,我是穆唯一!许路北,你认真看着我!"

穆唯一捧着他的脸,表情十分认真。

许路北定睛一看,果然看到她眼角那颗小小的泪痣。

有泪痣的是穆唯一,不是穆芷欣。

下一秒,许路北将穆唯一狠狠推开,无比嫌恶地道:"别以为我娶了你就会碰你。"

"你娶了我,难道不应该尽丈夫的义务吗?"

穆唯一突然上前,大胆地搂住了他的腰。

她别无他法!

半年前她的挚友付司宇告诉她,儿子楠楠得了很严重的地中海贫血症。

医生说,如果能再次怀孕,就能用另一个孩子的脐带血去救楠楠。

楠楠今年才四岁,穆唯一无论如何也不忍心看着他饱受病痛的折磨。

尽管许路北一直不知道楠楠的存在。

这段婚姻,不仅是她的希望,也是楠楠的希望。

穆唯一只希望有一天可以把健康的楠楠带到许路北的身边,再光明正大地告诉他,这是你的儿子……

许路北怔了一下,随即回过头将她甩在墙上。

"行,既然你这么不知廉耻主动开口,那我就满足你!"

"路北,不要在这里,这里是走廊!"穆唯一颤声道。

"装什么装,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人贱怕什么被围观?"

许路北故意用最残忍的话语羞辱着她。

突如其来的痛意令穆唯一连话都说不出来,可初夜的那晚,许路北同样喝醉了,他把她当成了穆芷欣,却是极尽的温柔。

穆唯一的指甲狠狠地嵌入了许路北的背脊,许路北因穆唯一不是第一次而不屑。

"被我哥碰过后,还不知廉耻地爬上我的床,要不是被他亲眼目睹那一幕,他也不会因为受到刺激去飚车出了车祸!"

"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被他深爱?穆唯一,你连夜总会一百块钱的荡妇都不如!"

许路北盯着穆唯一的眼神充满恨意,穆唯一崩溃地摇头,"不是这样的!路南他没有碰过我,他只是把我当妹妹看待!"

"胡说!他亲口对我说他爱你!我凭什么相信一个间接害死我哥的凶手,又凭什么相信一个任由自己的孪生妹妹被拐卖的残忍姐姐?"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