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三年多的牢狱之灾,换来的竟是眼前的这一幕!

穆唯一后退了一步,身体微微颤抖。

不!

这是她用三年多的自由换来的,这一次,她不能再忍让了!

穆唯一提起婚纱裙摆,一步步往前走。

一双手阻止了她的去路,穆唯一抬头,看到父亲阴沉的脸。

"你出狱了?怎么会穿成这副样子?"

穆唯一笑了笑,"爸,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啊,你们怎么可以让芷欣这么胡闹呢?新娘应该是我才对。"

母亲也沉下脸,"你一个坐过牢的人凭什么跟你妹妹抢男人?我们不许你破坏她的婚礼,你欠她的还不够多吗?"

"不,不是这样的!我……"

穆唯一很想解释,她没有做错事,该坐牢的人是穆芷欣!

可是一想起许路北的警告,她只能将解释咽回肚子里。

只要被别人知道该坐牢的是穆芷欣,许路北将不会再娶她。

在父母的阻拦下,穆唯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路北跟穆芷欣交换结婚戒指,看着许路北吻了她妹妹的唇。

心如刀割。

终于,宾客开始吃饭,穆芷欣去换衣服,穆唯一终于在卫生间拦住了许路北。

"许路北,你答应要娶我的!"

"结婚证是你的名字,婚礼新娘也是你的名字,我娶的不是你吗?"许路北冰冷地道。

"可是站在台上的新娘却是她!"穆唯一激动地道。

许路北冷眼打量了她一番,"我昨天不是告诉你过时不候吗?你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要不是芷欣主动帮忙,我会成为全城的笑柄!"

"那个人真的是你派来的?你知不知道他差点儿把我……"

许路北皱眉,盯着穆唯一脖子上暧昧的痕迹,冷声打断:"看来你在牢里过得不错,哪里都能勾搭上男人!"

"我没有!"穆唯一十分委屈,许路北却径自离开了。

穆唯一推开化妆间的门,穆芷欣看到她十分诧异,"姐!你怎么现在才来?姐夫不是派车去接你了吗?"

穆唯一心一痛,原来那辆车真的是许路北派去的,可他非但绝口不提,还冤枉她有别的男人!

"对不起,我不想姐夫为难,才主动帮忙的,如果姐怪我,我……"

穆芷欣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抬手似乎要打自己。

穆唯一赶紧眼疾手快地阻止,摇头道:"我并没有……"

我并没有要怪你。

"穆唯一!你又想对你妹妹做什么?这么多年,因为你,她受的苦还不够多吗?"

母亲正好看见这一幕,误以为穆唯一要对穆芷欣动手。

"我没有要对她做什么,芷欣,你说是不是?"

穆芷欣只是低着头,委屈地摇头,"妈,您别怪姐姐。"

那语气,那口吻,仿佛真的是自己欺负了她。

"我怎么能不怪她?要不是当年她偷偷带你出去玩没看好你,也不会害得你被人贩子拐卖,受了那么多罪,天天挨人贩子暴打,身体也落了病根!"女人厉声道。

穆唯一攥紧了拳头,是啊!

从弄丢妹妹的那一刻起,她就欠了穆芷欣的!

自那以后,父母对她冷眼相看,就连许路北也认为她是故意的,所有人都站在了穆芷欣那边。

她穆唯一,众叛亲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