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许路北根本不是真心想娶她,只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地替穆芷欣坐牢。

穆唯一怔怔地看着马桶发呆,脑海里浮现出楠楠的笑脸,她狠狠地闭上眼睛,"楠楠,妈妈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许路北早就离开了,听到外面传来有人进卫生间的声响,穆唯一强迫自己站起来,赶紧离开。

她的衣服、手机,所有东西都在穆家,可她身无分文,穆唯一只能咬着牙颤着腿一步步地走。

身后响起了喇叭声,穆唯一回过头,看清车里的男人后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司宇!"

"先上车再说,外面冷。"付司宇打开车门道。

穆唯一感受到车里的暖气,狠狠地打了一个颤。

距离付司宇车子的不远处,一辆车停在路边,许路北亲眼看到穆唯一笑着上了付司宇的车,顿时攥紧了双拳。

他原本离开了,却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回头想接她,结果却看到了这一幕!

许路北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很快便消失在车流里。

穆唯一一上车,冰冷的手便攥住了付司宇的胳膊,"司宇,楠楠怎么样了?"

"情况不太好,唯一,你要抓紧时间,医生说楠楠的情况不一定还能等你一年。"付司宇严肃地道。

付司宇是除了许路北外她最信任的人,当年她决定要替穆芷欣坐牢,便将刚出生没多久的楠楠交给付司宇照顾。

"我知道了,司宇,谢谢你。"穆唯一感激地道。

这么多年,多亏了付司宇。

"我们之间哪里需要用到这个'谢'字,当年我投资失败,要不是你瞒着父母偷偷借了我十万,我也不能平安度过难关,所以不管你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

"司宇,你先送我回家收拾东西吧。"

付司宇点头,"你怎么这么狼狈?今天不是许路北答应娶你的日子吗?抱歉,我刚出差回来,没赶上你的婚礼。"

穆唯一沉默地摇头,这个婚礼从头到尾她就像一个可笑的旁观者,付司宇没来看她笑话是对的。

许路北不止不想娶她,还派了个人差点儿毁了她,可她到底还是没有报警,大概是她中毒太深了吧。

车子在穆家别墅门口停了下来,穆唯一正想下车,付司宇突然塞给她一个很小的MP3,"这里面有楠楠送给你的歌还有想对你说的话,他很想你。"

"司宇,我很快会去看他的,有什么情况一定要马上告诉我。"穆唯一捏着MP3的指尖微微发白。

付司宇点了点头,看着穆唯一进屋才驱车离开。

穆唯一正想按门铃,门却突然开了,紧接着是狠狠的一巴掌。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还想着跟自己的妹妹抢丈夫!"

穆唯一捂着脸,"妈,你误会了,司宇只是顺路载我回来,更何况许路北本来就是芷欣的姐夫……"

"什么姐夫!芷欣那么喜欢路北,一定是你逼着她放弃的!你给我滚!这个家不欢迎你!"

女人狠狠一推,穆唯一整个人从别墅前的楼梯滚进了花坛里!

门无情地关上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