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其他人进门之后,林潇径直去了吧台。

不大一会,一排服务员端着红酒、果盘和各种琳琅满目的小吃走了进来。

丁薇拿起红酒瞅了一眼,露出一丝嫌弃的神色,说道:

"玛歌城堡?没听过,是不是国产的杂牌酒?"

嘘--

倒进酒杯抿了一小口后,丁薇做出一副深谙此道的行家表情,说道:

"虽然比不上轩尼诗,但是口感还行,凑合能喝,比起长城干红也差不了多少。"

林潇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杨伟在一旁小声说道:

"这逼也太能装了!"

几杯红酒下肚之后,丁薇开始发挥她的麦霸本色,拿着话筒一边挥手一边和杨伟他们互动:

"一起来!!!comeon!!!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

"神特么的嘴巴嘟嘟!!!卧槽!!!"

杨伟一副便秘的表情,小声对石小龙说道:

"老四,声音放小点,别让外面人听见……"

其他人对红酒没什么研究,也品不出来玛歌城堡到底是好是坏。

但黎洛洛家里是做生意的,她爸又爱收藏红酒,她哪能没听过玛歌城堡?

因此她借着点歌的机会坐到林潇身边,严肃的问道:

"你老实告诉我,这酒多少钱?"

见瞒不过,林潇只好实话实说:

"一万六,不过他们说了,拿六瓶可以打九折……"

"够了!"

黎洛洛打断了他,摇了摇头,冷冷说道:

"穷不可怕,可怕的是穷还骨气!你太让我失望了!

与此同时,她心里刚对林潇产生的那点好感,荡然无存。

看来林潇终究只是没见过世面的屌丝,本性难移啊!

还以为他跟别人不一样呢!

想到这里,黎洛洛的眼神之中,竟然带着不屑和厌恶。

点完歌后,原本挨着林潇坐的黎洛洛突然和刘志超换了座位,像躲避瘟疫一般远离林潇,一脸高冷。

林潇有点莫名其妙。

我靠!

我做错了什么?

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了。

黎洛洛一定是误会了。

以为他趁机在揩洞哥的油。

毕竟洞哥当着大家的面放了话,今晚钻石包的消费包在他身上了。

但黎洛洛不知道的是,林潇去吧台点单的时候,就已经买过单了。

而且,是连洞哥的单一起买的。

只不过,他又何必向黎洛洛解释什么呢?

一面之交,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她怎么看我,重要吗?

鄙视就鄙视吧!

想到这里,林潇心里也就释然了。

其他人并没有察觉黎洛洛态度上的变化,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时不时给陶醉在歌唱中的丁薇拍拍手。

中途杨伟说去上厕所,没过三秒钟突然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卧槽,打起来了。"

娱乐会所,是非之地。

有些人一喝酒就觉得老子天下第一,所以打架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见其他人没动静,杨伟犹豫了一下,对林潇小声耳语道:

"是周鹏他们那个包厢,好像跟宋茜茜有关……"

林潇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

如果放在几个小时之前,就算拼命,林潇也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保护宋茜茜。

但是现在……

值得吗?

他甚至根本不用考虑就有了答案。

只见林潇没事人一样端起酒杯,微微一笑道:

"谢谢兄弟们几个月来对我的照顾,无以为报,先干为敬。"

"干了!"

"自己兄弟还客气个鸡毛,干就完了!"

"……"

说完之后,四个人扬起头咕嘟咕嘟将杯中红酒一口气干了。

随即又倒上一杯,这次对徐晓莉和黎洛洛她们几个说道:

"初期见面,招待不周,抱歉!"

说完又是一扬脖。

咕嘟!

"这杯,敬我自己,从前不回头,往后不将就。干!"

咕嘟咕嘟……

三杯下肚,林潇眼红了。

三年了,林潇活的很压抑也很憋屈,受尽了无数白眼和嘲笑。

尽管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你不再是全球第一大集团的公子爷,再也没有锦衣玉食,香车豪宅。

一切都要靠自己!

但是当一次次饿着肚子去打工,一次次被喜欢的女孩拒绝,一次次被人指着鼻子羞辱过后,他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少爷终于领悟到了一个粗浅直白的道理。

没钱,生活不会同情你,反而会将你生吞活剥!

所以,宋茜茜虽然有错,但她也有选择吃糠咽菜或者声色犬马的权利。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前女友,那也是我林潇的前女友!

就算是我林潇的一条狗,也不能任人宰割!

这时,外面的吵闹声更大了,夹杂着粗鲁的叫骂和女孩子的哭泣。

"艹尼玛,老子找你喝酒是看的起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就是,姓周的小子,识相的就让你身边的女人乖乖出来陪老子们喝酒,要不然,哼哼……"

周鹏的声音听起来很有底气:

"狗哥,我爸是周天豪……"

啪!

不等周鹏报上家门,早已挨了一耳光。

"周天豪算个几把,少特么废话……"

耳光过后,周鹏彻底沉默了。

宋茜茜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绝望:

"求求你们,不要碰我,鹏哥救我……"

......

林潇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下站起来向外走去,一边开门一边对杨伟他们叮嘱道:

"我去上厕所,你们别出来!"

不远处的包厢门口围了一大堆人,但他们对于面前的场景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

不但对于宋茜茜的求救无动于衷,反而在不断的挑唆怂恿着几个光头纹身的男子:

"狗哥,眼光不错啊!"

"就是,这两个小婊砸穿这么暴露,一看是出来勾搭男人的!"

"靠,遇上疯狗算她们倒霉,这个姓周的小子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看来疯狗今天吃定她们了……"

疯狗是个身高体重都达到180的壮硕光头,二十五六岁的样子,黑面粗眉,蒜头鼻大方口,面相十分凶恶,身上纹满了飞禽走兽,猛地看上去跟年画儿似的。

他的手下们也都凶神恶煞,一看就不好惹。

原来宋茜茜和卢珊为了钓凯子,一进包厢就脱了外套露出下面精心准备的性感装扮,准备秀秀身材。

谁知过于暴露性感,出来上个厕所的空当就被大混子疯狗盯上了。

玩腻了风尘女子的疯狗自然不会放过近在眼前的鲜肉,更何况只穿着蕾丝吊带紧身牛仔裤的宋茜茜和卢珊看上去确实很骚。

对于疯狗来说,这样的诱惑是致命的!

疯狗按捺不住了,带人冲进了周鹏他们的白金包厢。

周鹏和他几个拽的不行的兄弟此刻都挂了彩,脸上带着通红的巴掌印,显然吃了疯狗的亏。

而宋茜茜和卢珊则惊恐的躲在墙角里,双手捂着衣服,楚楚可怜的样子反倒更加激发了疯狗一伙人的兽性。

"妈蛋,你们给老子等着!"

说完之后,周鹏掏出电话开始"摇"人。

谁知拨了几个道上朋友的电话后,周鹏的脸色越来越差,气势瞬间萎了下去。

无他,对方一听是疯狗,要么直接挂了电话,要么就说在外地赶不过来。

周鹏好歹也经常在社会上玩,很快明白过来。

眼前这个混子他惹不起!

于是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换上一副舔狗的表情对疯狗说道:

"狗哥,不就是女人吗?多大点事!"

说完之后来到宋茜茜身边,不知对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宋茜茜连连摇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周鹏根本不去理会宋茜茜的哀求,大方的说道:

"狗哥,女人如衣服,兄弟才是手足。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说完之后,把宋茜茜推到疯狗的面前。

谁都看得出来,周鹏想干什么。

怂逼!

林潇暗暗骂了一句,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说道:

"这就是你宋茜茜费尽心机要找的男人吗?呵呵!"

太讽刺了!

但眼看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下的宋茜茜要烂在疯狗这种泼皮混混的手里,林潇多少又有点于心不忍。

于是他找了个僻静处,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肖伯,我在金鼎……"

大厅内,疯狗和他的手下已经把宋茜茜和卢珊拉进了他们的包厢。

疯狗两眼冒着绿光把宋茜茜搂在怀里,猥琐的笑道:

"妹子别怕,哥哥待会好好疼你……"

宋茜茜绝望的闭上眼睛,既然不能反抗,那就躺下来享受吧!

就算跟了疯狗这样的大混子,也比跟着林潇那个废物强!

就在这时,疯狗口袋里的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

"艹尼玛,哪个不开眼的货--卧槽!",疯狗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时,急忙吧后半句憋了回去:

"小点声,雄哥!"

其他混子急忙安静下来。

疯狗调整了下姿势,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喂,雄哥你--."

好字尚未出口,就听见对面传来一个雄厚的中年男子嗓音:

"狗子你是不是活腻了?"

疯狗吓了一跳,急忙堆着笑问道:

"雄哥说的哪里话,弟弟我不明白啊。"

"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对面的男子语气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立刻把你怀里的炸弹送出去,要不然明天我只好往你家里送花圈了!"

疯狗一听,脑门上立刻出现一层冷汗,语气弱了许多:

"卧槽,雄哥你别吓我。到底是谁这么牛逼,难道是姓潘的小子?"

"姓潘的算个吊!别说是你,就算是我惹了那个大人物,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总之一句话,立刻给我从金鼎滚出来!"

说完之后,雄哥挂了电话。

疯狗无力的将手机扔在沙发上,早已一脑门冷汗。

雄哥是什么人?

那是西京市的地下皇帝!

连雄哥都惹不起,那得是什么级别?

他不敢想!

"我尼玛!这逼有毒,差点害了老子!"

疯狗抹了一把汗,随即毫不犹豫的冲着沙发上宋茜茜性感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

"滚滚滚,你想害死老子啊!"

宋茜茜急忙睁开眼睛收起姿势,和卢珊急忙夺门而出,正好看见了门外黑着脸的周鹏。

一定是周鹏打的那些电话起作用了!

宋茜茜感动不已,小鸟依人的靠在周鹏胸口,胸前春光外泄,娇滴滴的说道:

"亲爱的,你真棒,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周鹏以为是某个兄弟替他在疯狗面前求了情,有些得意,说道:

"那是,也不看看我周鹏是谁,我道上的兄弟多了去了,比疯狗厉害的大有人在……"

不等他吹完牛逼,疯狗突然气急败坏的冲出包厢,冲着周鹏胯下就是一脚:

"厉害你麻痹……"

"嗷--"

杀猪般的嚎叫响了起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