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咕,咕咕……"

许乐伸手抱着肚子,眉头突然皱了起来,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漂亮女孩的身影。

陈婷婷,许乐监管人陈梦莲的女儿,从许乐出现在陈梦莲家那一天开始,陈婷婷就一直看不起他,各种作弄他!

今天陈婷婷给许乐带了一份午餐,许乐原以为她是大发善心,没想到!

"咕!"

肚子再次传来一声巨响。

许乐表情瞬间垮了下来,一路小跑来到卫生间。

推开卫生间门的刹那,许乐看到卫生间内陈婷婷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坏笑着看着许乐,还没等许乐反应过来。

"啊……"

"谁让你进来的!"

"流氓!杂碎!混蛋!"

"妈……许乐耍流氓!"

女孩突然就发出了一声尖叫,双手刻意遮住了自己的领口,惊惧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戏谑。

"你,你,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里面!"

许乐的话还没说完,厨房里,一个提着擀面杖,满脸横肉的肥胖中年妇女闻声跑了过来。

看到胖女人出现,许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胖女人是陈婷婷的妈妈,叫陈梦莲。

"许乐!你敢偷看我女儿上厕所!"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学耍流氓!"

"让你偷看我女儿上厕所,让你偷看,让你贱!"

"你个小兔崽子,没爹娘养的烂货!"

陈梦莲一手揪住了许乐的耳朵,一手举起擀面杖,对着许乐的脑袋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使劲打,打死他个臭流氓!"

浴室中,陈婷婷满眼怨毒,极为鄙弃的看着已经蜷缩在地的许乐,愤恨的喊道。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

许乐倔强的抬起头,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块淤青,嘴角带着血迹。

"你还敢顶嘴了!"

"你个臭不要脸的兔崽子,老娘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上学,你倒好,打起我女儿主意来了。"

"老娘我打不死你!"

陈梦莲挥舞着擀面杖,不停的抽打着许乐的后背,大腿,甚至肚子。

一旁的陈婷婷则是面带冷笑,冷眼旁观。

此时的许乐,连他们家养的一条宠物狗都不如。

打了好一阵,直到许乐不敢出声,陈梦莲才气喘吁吁的把他拽到了客厅。

"这是132块钱。"

"一箱特仑苏,二十斤车厘子,外加一本婷婷最喜欢的《知音漫客》,要最新一期的!车厘子要注意封口,回来让我发现你偷吃了打死你!"

"买完了抓紧回来把桌子上的土豆给我削了,你今年的生活费已经用完了,而且已经三个月没打生活费过来了,再不寄钱过来,你也不用在这住了,看什么看,还不抓紧去干活?"

许乐擦了一下嘴角上的血,在陈梦莲的满腹牢骚下捡起桌子上的132块钱,蹒跚着推开门走了出去。

六年了,许乐十二岁就被寄养在了陈家。

六年前,许家为了培养下一代的家族继承人,把许家第三代子孙一共十六人,寄养在了十六个普通人家中,让他们接受社会的历练。

每年,都会有一大笔钱,作为许乐的抚养费寄到陈梦莲手中。

但是许乐除了正常的上学费用外,其余的都被陈梦莲用在他们一家的日常开销上。

陈梦莲提前三个月花光了他的抚养费,入不敷出,自然度日如年。

这一肚子怨气,也就只能撒在许乐身上。

"哎,过了今天就好了!"

许乐一边拖着受伤的身子向超市走去,一边拿出了自己的老人机拨了出去。

老人机是陈梦莲六年前淘汰下来的,漆皮都磨没了。

明天,是许乐十八岁的生日。

许乐知道陈梦莲为什么没收到明年的抚养费。

因为他成年了。

按照家族基金会的协议规定,许乐在18岁起,就有了支配基金会中剩余财富的资格!

从此以后,他就不用再寄人篱下,也不用再看着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了。

许乐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他的女朋友秦梦。

尽管,许乐自己并不怎么在乎财富的重要性。

秦梦是许乐的高中同学,下个月,他们将一起步入大学校园,迎接一个全新的生活。

几声盲音后,一个恶狠狠的男声从听筒里传来,"你特么有病啊,这么晚了,打个毛的电话?"

许乐愣了一下,这声音很耳熟,像是班里富二代崔立轩。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给秦梦打电话,怎么是崔立轩接的电话?

"你是崔立轩?"

许乐顿时感觉到头顶一片绿油油,强压怒火问道。

"废他妈话,轩少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以后你再敢给秦梦打电话,我特么弄死你!"

崔立轩用一贯霸道的语气骂道。

许乐的手紧握,秦梦背叛了他,这已经是事实了。

"轩少,你别发那么大脾气嘛,让我和那个穷小子说。"

不等许乐愤怒,秦梦慵懒如小猫的声音传来,接过电话,语气顿时就冷淡下来:"许乐,我们分手吧。"

"梦,我很爱你,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许乐喃喃的问,大脑里其实一片空白。

秦梦冷笑:"你爱我?凭什么爱,用什么爱?我喜欢那个包包很久了,你买给我了么,今天轩少一下给我买了好几个呢!"

"马上上大学了,你还寄居在外人家里,平时连约会的钱都没有。"

"没实力,还敢和我在一起,也不去照照镜子。"

许乐沉默了,秦梦身为班花,身边从不缺乏追求者,也许从一开始,她就没看上过自己这个穷小子,只是想玩玩罢了。

"好了,我不想和你废话了,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

秦梦挂断电话,阵阵盲音传来,许乐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却也没有绝望。

六年来,许乐经历了许多人生低谷,尝遍了人间苦暖,这点打击对许乐来说,只是一次伤心的经历。

刚刚经历了一场毒打,转眼女朋友又被别人夺去。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糟心的呢?

电话刚挂,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许乐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陈婷婷。

"小瘪三,我妈让你买东西,你买哪里去了?厨房的灯坏了,抓紧滚回来修一下。"

陈婷婷训斥完,没等许乐说话就挂了电话。

许乐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132块钱,叹了口气,又要用自己的生活费补贴了。

十五岁后,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陈梦莲每个月给许乐五十块钱,是他每个月上学的公交车费。

不过许乐每天都会坚持跑步上学,绝大部分的钱,都被他攒下来了。

除了跟秦梦一起的时候花了一些,许乐身上还有五百块,原本是打算跟秦梦买点什么礼物的。

补就补吧,反正自己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

走进超市,买了陈梦莲所说的那些东西,一共花了133块,超市一个塑料袋都要一块钱,许乐只能自己掏腰包补上。

出门后在路边报刊摊买了一本最新的《知音漫客》,然后找家五金店,买了一个U型的节能灯管,总算是完成了采购。

提着东西回到陈家,刚一进门,陈婷婷便冲到门口,一把夺过许乐手里的东西检查起来。

让许乐有点意外的是,陈梦莲也站在陈婷婷的身后,用一种冷冷的眼神看着他。

那眼神中,带着一种凶恶,似乎又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许乐微微偏头,透过客厅,能够看到厨房的灯还亮着。

这灯不是坏了么?

怎么又好了?

"妈,你看,他不但把所有东西都买回来了,还多买了个灯管回来,这是单子,一共花了一百六十多呢!"

"我就说那钱是他拿的吧!"

陈婷婷把超市里的清单递给了陈梦莲。

什么钱是我拿的?

什么情况?

许乐有些发懵。

陈梦莲却瞟了一眼清单上的数字后,看许乐的眼神更加的阴冷起来。

"好你个许乐啊,你在我们家住了六年,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你那个什么破黎叔,已经延期三个月没打钱过来了,你还偷老娘的钱!"

陈梦莲双手掐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冲着许乐吼道。

黎叔,是许家的管家。

当初就是他亲手把许乐送到陈家的。

"偷钱?我没有偷钱啊!"

许乐彻底懵了,他抬头看向了陈婷婷,第一时间从陈婷婷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得意。

一定是这丫头干的!

栽赃到了自己的身上!

"没偷?没偷老娘床头的那五百块钱怎么没了?没偷你打哪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没偷老娘的钱,你怎么有钱去交女朋友?"

陈梦莲气急败坏的走到了许乐的身前,不由分说就往许乐的口袋里掏去。

许乐下意识的向后躲了一步,同时再次看向了陈婷婷。

陈婷婷跟他是同班同学,连他跟秦梦的事,都给陈梦莲说了?

"好啊,你还敢躲了,你口袋里装的是什么?拿出来!"

"你给我拿出来!"

陈梦莲一把甩开许乐的手掌,肥胖的爪子伸入许乐的裤袋,掏出了一把花花绿绿的钞票。

"我真的没偷钱,那是我的钱!"

许乐看着自己用近一年时间攒下的零花钱就这样被陈梦莲夺走,心里都在滴血。

虽然,他即将继承家族给他安排的大笔财富,但是那些钱跟这500块相比,意义不同。

"妈,那个灯管是28块,加上他兜里这些钱,刚好500块,那钱,就是他偷的!"

陈婷婷大概数了一下,趾高气昂的对着陈梦莲说道。

"好你个王八羔子,你住在我家,吃在我家,喝在我家,老娘伺候了你6年,就伺候出了你这么个偷钱贼?"

"你那个黎叔已经三个月没打钱过来了,我看他也不想要你了,老娘也没义务再伺候你了,你给我滚,滚出我们家!"

陈梦莲气鼓鼓的推了许乐一把,把许乐推出了家门。

'呯……'

屋门重重的关上,险些砸在许乐的鼻子上。

"人要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许乐呆呆的站在门口,心里却在想着,或许过一会就会让自己进去了吧。

毕竟,类似的事情,之前也发生过几次。

每次许乐都会承受各种白眼和冷嘲热讽,然后在门口被晾很久,最后再被陈梦莲冷着脸叫回去。

就在许乐琢磨这次要站多久的时候,屋门再次打开了一道缝。

'噗通……'

一卷被褥和一个纸箱子被丢在了门口,然后屋门再次重重的关上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