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纸箱子中,是许乐的私人用品。

身份证,毕业证,几本旧书,还有一张烫金封面的天海大学录取通知书。

这是真的要把他这个包袱甩掉了啊!

不过许乐也看得开。

六年了,除了每年黎叔打钱来的那个日子,陈梦莲能给自己一点好脸色,其它时间,都是冷眼相待的。

"反正过了今天,就再也不用过这种生活了。"

许乐一手夹起被褥,一手抱着纸箱,忍着身上的酸痛下楼。

对陈家,他没有过多的怨恨,毕竟在陈家住了六年。

但是,也没有什么感激,因为陈家人,对他并不好。

只是对这个环境,还是有些感情的。

走出华泰小区,身无分文的许乐夹着被褥卷,如同一条流浪狗一般,行走在车水马龙之间。

"居然连个挡风遮雨的地方都找不到。"

许乐自嘲一笑,一抬头,发现了一座高大如宫殿一般的欧式建筑。

泽熙基金大厦!

"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罢了,反正早晚都要来的,就在这里找个地方眯一晚上吧!"

许乐喃喃着,把被褥铺在了路边的长椅上,枕着几本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鲜少有人知道,这座名满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闻名的基金大厦,只是许家家族基金会的一个分部!

明天,许乐成年的日子,他必须来这里做家族认证。

所以许乐干脆就睡在了泽熙大厦的门口。

他实在走不动了,又挨了一顿毒打,太累了。

睡梦中,许乐梦到了自己的爷爷,那个威严的老人,梦到了自己严肃的父亲,和蔼的母亲,还梦到了他的私人管家黎叔,带着赞许的笑容向自己走来。

可是当黎叔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居然变成了手拿擀面杖的陈梦莲。

这个充满邪恶感的肥婆把擀面杖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肩膀上,恶狠狠的骂道:"喂,醒醒,醒醒,臭要饭的,谁让你睡在这的。"

许乐吃痛之下猛然睁眼,发现天已经大亮。

一个穿着保安服的家伙,正拿着一根橡胶警棍戳着他的肩膀,一脸嫌弃的样子。

在他的周围,已经围拢了好几个人,用各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这是你睡觉的地方么?"

"快起来滚远点。"

保安呵斥完,转身对一名身穿灰色职业装的女子巴结般的说道:"苏助理,您放心,他一会就走了。"

女子张得很漂亮,二十二三岁的年纪,白嫩的皮肤,凹凸有致的身材,站在那吸引了很多路人的目光。

只是她看向许乐的眼神中,带着一股浓浓的鄙夷神色。

"刘队长,一定要注意,这里是泽熙大厦,进进出出的,都是高档人士,大门口睡这么个要饭的,影响市容市貌不说,也等于给我们泽熙脸上抹黑,下次再发生这种事,就不要让我废话了。"

说完,女子转身向泽熙大厦里走去。

许乐抬头看着泽熙大厦,心中忍不住有些激动。

六年了,终于熬过来了。

今天他就可以堂堂正正的步入这栋大厦之中,也可以恢复自己许家族人的身份!

此时的许乐,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感觉。

没等保安再次撵他,许乐就卷起了被褥,抱着纸箱,迈步向泽熙大厦内走去。

保安一转身,发现许乐不见了,还以为许乐已经走掉了,却不知许乐此时已经进入了泽熙大厦的内部。

高大的门厅让人心神一震,地面上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悄无声息。

豪奢的装修,连待客区都是经典的欧式沙发。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谈业务。

"怎么又是你?"

"保安呢?"

"谁让你进来的?"

"你想干什么?"

那个女子一扭头,发现刚刚睡在大门外的屌丝居然跟了进来,顿时就炸毛了。

作为前厅的接待助理,苏楠的工作,就是保证大厅内的一切工作有序的进行。

"我来办业务的!"

许乐夹了夹腰间的被子说道。

办业务!

苏楠姣好的脸蛋抽搐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许乐。

一条洗到掉色的牛仔裤,一件微微发黄的衬衫,一双磨损严重的回力布鞋!

再配上那头乱糟糟的头发,还有那稚嫩脸上的一块淤青,这简直就是个乡下进城的小农民工啊!

能够出入泽熙基金办业务的,哪一个不是开着豪车,穿着讲究,有着沉稳年纪的成功人士?

几时见过夹着被子在门口过夜,穿得如同农民工一样的屌丝来谈事的!

就许乐这个样子的,根本不可能跟泽熙基金有任何的业务往来!

"办业务?我们泽熙基金不是建筑工地,也不是劳动局,不负责拖欠工资的业务。"

苏楠带着嘲讽语气的说着,明摆着已经把许乐当成了一个讨薪的农民工。

"我不是来讨工资的,我的业务,你没资格知道。"

许乐平淡的语气中充满了底气。

没资格知道!

苏楠差点喷许乐一脸血!

作为前台助理,所有的业务,都是她先接收,然后分发到各个部门的。

这小子居然说她没资格知道!

"我没资格知道?哼,我看你就是故意来捣乱的,你快滚吧,再不滚,我喊保安了。"

苏楠已经明显没有了耐心,因为她看到门口处走进来了穿着考究的一对中年夫妻。

"张总,张夫人,今天来办什么业务?"

看到这对中年夫妻,苏楠的态度立刻判若两人,连忙对两人弯腰,恭敬的问道。

"小苏,这谁啊?来投靠你的穷亲戚么?"

女人站在许乐身后,厌恶的看了一眼许乐的打扮,还抬起手刻意的遮挡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好像闻到了什么难闻的气味一样。

"哎呀,不是,我哪有这样掉价的亲戚,就是一要饭的,两位快这边请,我去给两位冲咖啡。"

苏楠连忙绕过许乐,笑容可掬的示意两个人往待客区的方向走去。

许乐无所谓的耸耸肩,夹着被子,径直走向了电梯的方向,按开电梯门走了进去。

"哎……这个混蛋,他怎么进电梯了?"

苏楠刚安顿好那对夫妻,正打算去冲咖啡,一转头,看到许乐居然旁若无人的走进了电梯中,顿时急了起来。

大厅里的电梯有两个,两个并排,右边的是员工电梯,可以去往各个部门的楼层。

而左边的,就只通往一个地方,泽熙基金的最高层,总经理办公室!

许乐进去的,明显的是左边的直达电梯!

这个乡巴佬竟然去了总经理办公室!

"喂,你给我回来!"

苏楠不过是个小小的前台助理,这要是让总经理看到自己居然放了个要饭的进去,那她可就倒霉了!

苏楠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着冲到了电梯口,想要拦住许乐。

可惜,已经晚了。

直达电梯已经快速的上升,估计这会已经到了最高层!

苏楠脸色铁青!

坏了,坏了!

总经理要是怪罪下来,这次责任可就大了。

估计连饭碗都保不住!

"保安,保安!"

"保安呢?"

苏楠快步的冲向了大门外。

"来了,来了……什么事,苏助理!"

大门外,刚刚把许乐戳醒的那个保安队长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一溜烟的来到了苏楠的面前。

"你干什么吃的,怎么能放那个要饭的进来的?这下惹了大麻烦了!"

苏楠气急败坏冲着保安队长发火道。

"要饭的?哪个要饭的?在哪呢?"

保安队长迷茫的看着苏楠。

"就是在门口躺椅上睡觉的那个要饭的!已经上了最高层总经理办公室了。"

"还愣着干嘛?你的人呢?"

"快点跟我上楼抓人去!"

苏楠原本姣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了。

"啊!这孙子,一定是趁我刚才训话的时候偷跑进来的!"

"玛德,让老子揪住他,把他屎给打出来!"

"快点集合,有人闯总经理办公室!"

保安队长一拍脑袋,这货平日里喜欢装逼,早上喜欢把保安都集合起来训个话,没想到一闪神的功夫,居然捅出了这么大个篓子!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