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好的,您稍等!"

周聪赶忙停住了车。

许乐也没等周聪给他开车门,直接自己下车,走向了劳力士专卖店。

劳力士专卖店中基本没什么人,两个职业装穿戴的女职员站在柜台后聊着天。

看到许乐进来,两个女职员只晃了一眼许乐的打扮,就已经没了给他介绍手表的心思。

"欢迎光临!"

倒是一个一直站在门边的年轻女孩对着许乐弯腰鞠躬,态度十分诚恳。

这年轻女孩张得很漂亮,一张鹅蛋脸,一双眼睛如同弯弯的月牙一般。

只是神情中带着青涩的小慌张,那身职业装套在她瘦小的身上,也显得极不相称。

一看这诚惶诚恐的样子,就知道是个新人。

"啧啧,田心这贱丫头还真是傻,那小子一看就是个屌丝,居然还鞠躬!"

"就是,咱们这店子里的手表,最便宜的都要四万多,估计那人就是跑进来看看新鲜,十有八九是买不起的,白费那功夫。"

"哈哈,乡下贱丫头嘛,没经验,小点声,让经理听到就不好了。"

两个女职员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店子里本就没什么人,这些话,自然都落进了许乐和那个叫田心的年轻女孩耳中。

事实上这种专卖店里的职员常年在店子里卖货,眼光都很毒,一眼就能看出客户是不是真的来买表的。

就许乐这一身行头,卖了他都不值一块劳力士的钱,自然入不了两个女职员的法眼。

不过今天她们两个怕是看错了。

田心听到这些话,顿时有些脸红,但还是拘谨的对着许乐问道:"您有什么需要么?"

"想买块手表。"

许乐淡淡的说道。

"哦!您想买什么款式的呢?"

"是自带,还是送给朋友?"

田心听到许乐的话后眼睛一亮。

她是暑假出来打暑假工的,这店子里的经理看她可怜,才收下了她。

可惜一个多月了,一块手表都没有卖掉。

田心到现在对那些手表的型号都不熟悉,来了客户,很快就被那两个业务熟练的女职员抢走了。

她只能模仿着两个人卖表时的话术来跟许乐交流。

"送给朋友的!"

许乐随口说着,目光落在了橱柜中的那些手表上。

"送给男性朋友,还是女性朋友呢?"

田心连忙亦步亦趋的跟在许乐身后。

如果是个有经验的营业员,肯定会发现许乐现在看的,都是一些男性手表。

"男性朋友!"

"那我建议这款空中霸王系列自动机械男表114200-70190白盘条钉数字,价格是四万零九百。"

说到价格的时候,田心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去。

正如另外两个女职员所说,四万多的手表,眼前这年轻人能买得起么?

果然,许乐看了一眼那款所谓的'空中霸王',缓缓的摇了摇头。

"哈哈,就知道这小子买不起!"

"你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了,我估摸这小子是看田心张得漂亮,故意耍她玩的!"

"就是,那些来买表的老板哪个不是穿戴考究,看穿着就能看出来是不是真的顾客。"

柜台后的两个女职员一脸不屑的看着许乐,眼中的鄙视意味更足了,说话也没有遮掩的意思。

"他该不会真的是来耍我玩的吧?"

"要不然为什么最便宜的手表都摇头?"

田心也忍不住有些失望。

过两天就开学了,她多想卖出一块手表啊!

只要卖出一块,就能够凑齐学费,也就不用再让妈妈打钱过来了。

"你们这里有绿水鬼么?"

许乐自己虽然不带手表,但是对名表却如数家珍。

有位大咖曾说过,劳力士以上是艺术品,劳力士以下,是实用品。

也可以理解为,劳力士是艺术品的工艺,实用品的价格,所以是最实惠的选择了。

玩表的都知道,一劳永逸,说的就是劳力士的质量够硬,硬到你用一辈子都不会坏。

在许乐看来,买一块劳力士送给孙峰,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绿水鬼?"

田心迷茫的抬头看了一眼许乐,她到店一个多月了,都没听说过这个型号的手表。

其实也不怪她,因为是暑假工,家里又穷,平时吃饭都是自己一个人买几个馒头就应付过去了。

因为跟着这些店员一起吃,她根本吃不起。

所以也没人跟田心讲有关于手表方面的知识。

甚至于,那些女职员根本瞧不起她。

"呵呵,绿水鬼!"

一听到许乐问绿水鬼,那两个女职员就直接呵呵了。

大凡进店子里问绿水鬼的,十个有十个都不会买表。

因为劳力士绿水鬼这个型号的手表,价格不是最贵的,却是最实用的一个型号。

所谓水鬼,最早指的是Sea-Dweller(海使),今天指的是劳力士Submariner(潜航者)系列和Sea-Dweller系列的总称。

据说这款手表,大雨中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可以潜水到海底1000英尺以下使用。

第一代绿水鬼16610LV出现在2003年,是纪念潜行者50周年的纪念限量款。第二代绿水鬼116610LV出现在2013年,是纪念潜航者60周年的纪念限量款。

而且物以稀为贵。

绿水鬼这些年的价格猛涨,就是因为限量版而且价格不贵。

专营店里的绿水鬼,标价一般都是61600.

但是在国内一般都要加价3万多,卖到近10万的价格了。

所以绝大多数来问绿水鬼的人,要么是倒卖手表的黄牛党,要么就是随口问问价格,然后到国外去买。

许乐身上明显没有黄牛党那种精明生意人的圆滑气质,那就肯定是个买不起手表的屌丝,十有八九是想看看绿水鬼张什么样,见见世面。

指不定还想试戴一下,然后拍个照,发个朋友圈装个逼。

这种人她们见多了。

"你是个新人吧?"

许乐看到田心发懵的样子,随口问道。

"对不起,我是来打暑假工的,您说的什么绿水鬼,我不懂。"

田心连忙低下了头。

"哦!那你去喊你们经理出来吧,让他把你们店子里存的绿水鬼拿出来我看看。"

许乐点点头,坐在了柜台边的高脚椅上。

"哦,好,我这就去!"

田心连忙转身向专卖店的二楼跑去。

柜台后的两个女职员对视了一眼。

看到田心真的上楼了,两个人还以为许乐会趁着机会跑了。

却没想到许乐竟然真的坐在那等着。

"这家伙该不会是真的来买手表的吧?"

一个女职员心里开始打鼓了。

"不可能,你看他那个屌丝样子,不说穿戴,就说那头发,乱糟糟油乎乎的,怎么可能是来买表的。"

"等会经理下来就知道了,嘘,别说了。"

另外一个女职员则是坚定的认为,许乐绝对不会买表。

"谁要买绿水鬼?"

很快,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楼梯间响起。

一名穿着蓝色职业装的高挑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田心跟在她身后,看到许乐还在楼下坐着,顿时长长的出了口气。

"林经理,就是这位先生!"

田心小心谨慎的给高挑女子介绍道。

"你要买绿水鬼?"

高挑女子皱眉打量着许乐,心里很是失望。

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没有当场发飙把许乐撵出去已经是很给田心留面子了。

这穿戴,像是来买手表的?

"十万一只,概不还价!"

高挑女子冷冰冰的说道。

她根本没觉得许乐能买得起,也就没打算拿给许乐看货。

"好!刷卡!"

许乐伸手往裤兜里一摸,啊,卡呢?

忘了,他的银行卡,身份证,还有其它证件,都在车上的纸箱子里。

"卡呢?"

高挑女子眼睛一翻,看着许乐摸口袋的样子就看出来许乐身上什么都没有。

那些装有钱,关键时刻却掏不出钱的人,跟许乐的神色都是一模一样的。

"哈哈,就知道这家伙是来装逼的!"

"这下玩劈了吧,还刷卡,刷个屁啊!"

"田心那个傻逼还以为人家是真的来买表的呢!呵呵,太天真了!"

柜台后的两个女职员看到这一幕,顿时兴奋起来,也不再避讳她们的经理了,干脆直戳戳的说了出来。

站在高挑女子身后的田心,眼中含着眼泪,头埋得低低的,满心的希望,似乎一下子就落空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