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就是他!这个臭民工!"

苏楠一把抓住了许乐的胳膊。

"你们……"

许乐眉头一皱,正要解释。

保安队长刘立适时冲了过来,一下子卡主了许乐的脖子,把许乐的后半句话都卡了回去。

其它几个保安也冲了上来,扭胳膊的扭胳膊,抓头发的抓头发。

许乐手里的被子散落在了地上,纸箱被打烂在地,

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

就在这时,华宗泽刚刚挂了电话,快速的从办公室里追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华宗泽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华总,对不起,是我的错,没看好门,被这要饭的偷跑进来了!"

"幸好没对您造成什么影响,我这就把他抓下去!"

保安队长刘立一看华宗泽出来了,吓了一跳。

这下闹大了,影响了总经理的办公,这个月的奖金恐怕要没了。

要是华宗泽一个不高兴,他这个保安队长怕是都当不了了。

"华总,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想着打扰您的工作,实在对不起!"

"都怪这个臭民工,跟他说了这里不是劳动局,他非要进来,打扰了您的工作。"

苏楠看到华宗泽出来了,心里也开始打鼓。

整个泽熙大厦谁不知道华宗泽是个苛刻的工作狂。

把许乐放进来就是她的工作失职,万一华宗泽怪罪下来,她很有可能会被炒鱿鱼!

要饭的?

臭民工?

华宗泽的脸更黑了!

这可是许家六少爷!

居然被他的一群下属如此侮辱,这要是让许家上面的人知道了,刚刚晋升的地区负责人职位怕是要鸡飞蛋打!

"你们干什么?松手!"

"都给我松手!"

一念及此,华宗泽也顾不得形象了。

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来,把几个保安冲得七零八落,全部扒拉开。

"六少爷,六少爷,对不起!"

华宗泽急忙给许乐道歉,好不容易攀上了许家的核心子弟,要是因为这群王八蛋把自己跟许乐的关系搞僵了,那才是最大的损失!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

听着华宗泽对许乐的称呼。

看着华宗泽对许乐极近讨好的态度。

苏楠终于明白,她做了一件多么错误的事情!

华宗泽什么地位?

什么身份?

就是天海市市长在华宗泽面前,也不过是把手言欢,平等论交!

可是他在许乐面前,竟然如此的卑躬屈膝!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个铺盖卷,破纸箱,一身脏的农民工,真实的身份高不可攀!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给六少爷道歉!"

华宗泽冲着苏楠及刘立等一众保安吼道!

这群没用的东西,要是因为这点事把自己的大好前程毁了,可真是得不偿失。

"六少爷,对不起!"

"这真的是个误会!"

苏楠哪里还有刚才那种刻薄的样子,连忙弯腰鞠躬,而且还刻意的抬起头,仰着脸,把自己胸前的一抹白展现在了许乐的面前。

"对不起,对不起,六少爷!"

"我狗眼看人低,有眼不识泰山!"

"我也是职责所在,六少爷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刘立也没有了刚才嚣张跋扈的样子,九十度躬身,没敢再抬起身子,额头上,隐隐的出现了汗水。

"对不起,对不起……"

其它几个保安也都吓坏了,纷纷对着许乐接连鞠躬。

"算了!"

许乐摆摆手,突然弯腰,在苏楠面前蹲了下来!

"这……"

许乐这个动作让苏楠的脸一红,还以为许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看她的领口内的风光,不由得有些臆想。

谁知道看都没看她一眼,蹲下身去,捡起了苏楠脚下的一张烫金纸片。

那是天海大学的录入通知书!

"啊,对不起,我来吧!"

苏楠醒悟过来,连忙蹲下身子帮许乐捡箱子里的那些东西。

苏楠的超短裙很短,可惜,许乐依然目不斜视,只是捡着自己的东西。

"我来,我来……"

华宗泽也连忙弯腰,把地上的几本书捡了起来。

"我力气大,我帮您拿!"

刘立也把许乐的被褥卷重新卷好抱在怀里,还象征性的拍打了一下上面不存在的尘土,一脸讨好的样子。

许乐不由得苦笑,早上刘立还嫌弃自己脏,这一转身,抱着自己的被子好像抱着块金砖一样,真是有够嫌贫爱富的。

"还是我自己来吧!"

许乐无所谓的说着,从刘立的手中拿过被褥卷,又接过苏楠手里的纸箱。

刘立和苏楠都不知所措的看着华宗泽。

华宗泽则是暗暗点头,这位六少爷身居高位不骄不傲,气度非凡,着实值得投靠。

"六少爷,我送您!"

华宗泽给了苏楠一个眼神,苏楠和刘立顿时后撤,面带笑容的让开了路。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苏楠长长了出了口气,心中却在幻想,若是能找许乐这样一个阔少,那她岂不是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刚才他手里拿着的那个录取通知书是哪个学校的来着?

对了,天海大学的!

苏楠暗暗捏了捏拳头,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哟,这不是刚才大放厥词的那个民工么?"

"怎么,被撵下来了?"

华宗泽这边陪着许乐下楼,刚进大厅,便听到一个鄙弃的声音响起。

接着一个端着咖啡杯,涂抹着浓妆的中年妇女翻着白眼说道。

正是之前站在许乐身后冷嘲热讽的那个张夫人。

许乐看都没看她一眼,继续迈步向外走去。

这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平白无故秀优越感的人。

华宗泽深深的看了这个张夫人一眼,不动声色的跟上了许乐。

这个张夫人是跟着她老公来的,并不认识华宗泽,还以为华宗泽只是泽熙大厦的一个员工或者助理什么之类的,监督许乐出去的。

嘴巴痛快完了,接着往洗手间走去。

"六少爷上车吧,想去哪里,我送您过去!"

华宗泽说着,亲自伸手拉开了奔驰E320L的车门,请许乐上车,然后在目瞪口呆的司机手中接过车钥匙。

"华总不用这么客气,工作要紧,让司机送我吧!"

许乐小时候见识过太多这样的豪车,他不过打算去找个住处,没必要让华宗泽跟着跑,倒不如让个司机跟着跑腿来的舒服。

"这……也好!小周,你一定照顾好六少爷。"

华宗泽对司机周聪嘱咐道。

能让华宗泽这么认真对待的主,周聪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接过车钥匙。

待车子离开,华宗泽和蔼可亲的面容缓缓变得阴沉起来,转身走进大厅,找到了刚才冷言冷语的张夫人。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的?"

华宗泽脸色不善,冲着张夫人质问道。

华宗泽久居高位,气质非凡,突然发问,把张夫人吓得发慌。

"我……我是……你又是谁?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张夫人老公的公司,也是天海市的知名企业,资产也有上千万,自然也是有些底气的。

而且周围很多人,都是天海市的上层人物,突然被人这么质问,觉得很丢面子,立刻变得硬气起来。

'嘶……'

有人认识华宗泽,看到华宗泽如此暴怒的情绪,立刻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呐,是华总!"

"华总一向态度温和,很少见他冷着脸,今天这是怎么了?"

"是啊,张夫人怎么得罪华总了?"

认识华宗泽的人此时都在心中暗暗嘀咕,并不敢出声,更不敢上前劝阻。

华宗泽深吸一口气,还没开口说话,张夫人的老公便从洗手间的方向走了过来。

"咦?华总?您下来了!"

"是我啊,张城,金达集团的张城啊!"

张诚看到华宗泽已经不记得他了,连忙解释了一句。

"哦!金达集团,我记得你们公司有一个开发城北高尔夫球场的方案在我那。"

华宗泽对自己手下的工作无比熟悉,立刻就想起了这项业务。

来泽熙基金会谈业务的,绝大部分都是来拉投资的。

金达集团也不例外。

"是的,是的,就是那个金达集团!"

"老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泽熙基金的总经理华宗泽华总。"

张诚没注意到,在听到华宗泽这个名字时,他老婆的脸色有多难看。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