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需要我来真的?"手下细腻柔软的触感让男人眼底一深,手慢慢沿着少女曼妙的身体往上,暧昧的抚摸着林斯鱼的唇瓣,仿佛下一秒她不开口男人就会来真的一般。

前世就算被虐的再惨,也不曾被人这般侵犯的林斯鱼顿时有些慌张无措。

脚步声越来越近,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的一丝不耐和冷厉,知道逃不掉的林斯鱼只能一把抱住男人,将男人压在地上,回想着前世那些人的叫声,开始哼哼唧唧。

不熟练的叫声断断续续,稚嫩无比,带着些许委屈,却又格外的撩人,像是叫到了男人的心里去。

男人只感觉下腹一紧,看向少女的眼里更为暗沉,听到脚步声及近,他顺势搂紧怀里少女,埋下头发出床事的喘息声。

"老大,这里好像有一对野鸳鸯呢。"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别关注别的事,那个人受伤了,不会跑远。"另外道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随后脚步声渐渐远去。

见人走了,林斯鱼赶紧放开男人,手上的湿稠感让她知道这是男人身上的血。

男人一副宛若没事样起身,林斯鱼见此不由暗骂了声变态,随后退后几步抿了抿唇道

"我可以走了吗?"

男人的视力在夜间完全不受影响,见面前少女一副警惕又委屈的模样,不由乐了,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长腿一迈,走到少女面前,大掌抚在她小脸上摸搓着道

"叫什么名字?"

林斯鱼强忍住拍下他手的冲动,狠狠道

"李苗苗。"

男人打量了下少女,倒像是只炸毛的小奶猫一样,想着他放下手,高大的身躯靠在墙边道

"几岁了?"

"17,未成年。"林斯鱼慢吞吞回答,却强调了后三个字。

男人笑了下,仿若没听出林斯鱼的不满般,语气从容肆意

"你救了爷,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让我回去就行。"

林斯鱼虽然看不清男人的模样,但男人不经意散发的气势冷厉而可怕,显然不是普通人,她可不想跟这种人牵扯不清。

手机声突然响起一声后很快断掉,像是某种暗号一般,男人拿出手机看了眼后收回,直起身子对林斯鱼说

"李苗苗是么?爷还有事,下次我会来找你。"

男人很果断,说完就快步离去,很快就消失在巷子里。

"你能找到我才有鬼呢。"

林斯鱼轻声道,随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原本像是拘谨收在背后的手放松,伸到前面,夜色迷蒙下,手心里赫然是一把极其锋利的军刀。

"刚才这么对我,我拿你一把军刀就当还清了。"林斯鱼弯弯嘴角,看了眼军刀,将它放进包里。

因为这场意外,等到林斯鱼回到别墅,已是深夜。经历了这种事,到底有些疲惫,林斯鱼回到自己房间,随便洗漱了下,就倒在了床上。

想起刚才换衣服时衣服胸口处的破损,还有现在联想起来都还有些战栗的触感,林斯鱼一把将被子盖在头上,恨恨的骂了句:"变态!"

林斯鱼的卧室在三楼,自从她母亲逝世,李芳萍带着她的一双儿女登堂入室后,整个房子就进行了大清洗。好的房间都被那些人占据,留给林斯鱼的,只有走廊最尽头的一个房间。

此时原本不应该有声音的走廊突然传来脚步声,林斯鱼翻开被子,眼睛闪过一丝暗光,看向卧室房门。

把手被轻轻转动,很快一道身影悄悄的走了进来,像是拿了什么东西,小心而又谨慎。

"丑女人,我从来没被父亲骂过,都是你害我丢脸,给你点教训,也算你活该。"

随着一道极为小声的话语出来,那道身影缓缓走到林斯鱼床边。

林斯鱼眯起眼,寂静的夜色里能听到异样的嘶嘶声,像是……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