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斯鱼扬扬眉,带着浅浅笑意道

"丁家少爷没学好语文就回去再多学学,滚这个字可不是这么用的。"

丁泽骁显然没想到林斯鱼会顶撞他,不由更为大火,正想开口骂人,就被林斯鱼打断

"不知道丁少爷想去哪里玩,再耗着,太阳可要下山了。"

顿时,丁泽骁一口气没出来,差点憋死。

他厌恶的瞪了眼林斯鱼,拉着林梦儿就往车里走。

林梦儿回头看了眼,怎么也没想到以前对丁泽骁言听计从的林斯鱼敢这么说话,不由握紧手里包包,心下有些不安的坐上了副驾驶。

林斯鱼见她自然地坐在副驾驶,唇角勾了勾,也在丁泽骁的瞪视下慢悠悠的坐进了后座。

"泽骁,我们要去哪里?"林梦儿柔声询问。

"当然是带你去个好地方玩了。"丁泽骁旁若无人的腾出一只手刮了下林梦儿的鼻子,笑得宠溺。

林梦儿脸霎时红了。

跑车疾驰在大街上,看着前座打情骂俏的样子,林斯鱼嗤笑了下望向街边,随后平静道

"停车。"

林梦儿眼里一闪,微微蹙眉柔和道

"斯鱼别闹小性子,这里不好停车。"

"丁泽骁,停车。"

林斯鱼没理会林梦儿的话,对上后视镜丁泽骁不耐烦地目光,眉目冷淡。

丁泽骁一愣,下意识的停下了车,随后有些厌烦的看向林斯鱼道

"你到底想干嘛?"

林斯鱼下了车,转身看着跑车里的男女,突然笑了笑,从包里抽出两百块扔进跑车内道

"我到地方了,你们好好玩。"

"林斯鱼你把我当成什么?"丁泽骁看着钱,脸色发青怒道

林斯鱼温和的笑了笑,转身摆了摆手,不顾后面的咒骂声,潇洒离去。

泗儿巷口

对比另一边繁华商业街,这里可以算是脏乱差的地方了。

林斯鱼踩在泥泞不堪的路上,像是根本不在意边上成堆乱放的垃圾,走到了一个破旧平房面前。

敲了敲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走出一个颇有些苍老的中年妇女。

"赵禾阿姨。"林斯鱼露出一抹真心的笑容。

赵禾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精致少女,嘴唇哆嗦,眼眶红了下来。

"斯鱼小姐。"

"喊我斯鱼就好。"

林斯鱼看着面前激动的妇女,神情柔和了下来。前世的她曾在穷困潦倒到要吃垃圾的地步上被赵禾救了,明明赵禾也没有多少钱,却还是照顾了她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才知道,赵禾是之前一直照顾母亲的佣人,直到母亲逝世,她被李芳萍赶了出去。可惜那时候她还小,对赵禾也没多少印象。

见少女笑容浅浅的样子,赵禾也终于放下了局促,抹了抹眼睛笑道

"斯鱼,快进屋里坐坐。"

破旧的桌椅,斑驳掉落的灰墙,和前世一模一样。林斯鱼笑了笑,坐在了椅子上。

"家里比较破旧……"赵禾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挺好的,很温暖。"林斯鱼眉目弯弯,看向柜上的一张泛黄相框。

相框上是一个长得极为美丽的女人,也是她的生母,苏岚。

"斯鱼长得和夫人真像。"赵禾也看向照片,感慨道。

林斯鱼抿了下唇,起身走过去摸了摸相册,轻声道

"赵禾阿姨,你觉得我母亲是意外死的吗?"

赵禾手一抖,杯中水洒了出来,然而听到这话的她神情没有震惊,只有悲痛。

"斯鱼小姐,有些事可能不知道会活的更开心一点。"

"然后被那群狼狗给咬死。"林斯鱼露出好看的笑。

赵禾有片刻怔忡

"赵禾阿姨,等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就接你回家。"

天色渐暗,夜晚来临,拒绝了赵禾送出巷口的建议,林斯鱼只身走在巷子里。

巷子没有路灯,昏暗下甚至有些看不清路,一阵冷风拂过,林斯鱼脚步微顿。

她竟是闻到了血的味道。

心头一跳,林斯鱼敛去眼里精光,慢慢往后挪了一步,还不待转身逃跑,边上一道不容忽视的力量就将她猛地拉了过去。

属于男人的独特气息夹杂着一丝血腥味扑面而来,林斯鱼靠着墙,两手被牢牢桎梏着,男人高大强壮的身躯压迫着她,动弹不得。

"要钱的话包里有钱。"林斯鱼知道无法匹敌,强压下慌张小声道。

男人笑了下,意外的低沉好听,然而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林斯鱼心凉了一半。

"不求财,我劫色。"

"你……"林斯鱼睁大眼睛,还不待说什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从巷口传来。

男人一把压在林斯鱼身上,头靠在她的颈间,暧昧的姿态下语气懒散却带着冰冷

"给我叫。"

男人的呼吸热气喷在颈间,酥酥麻麻的,林斯鱼只感觉一阵鸡皮疙瘩,不由咬牙道

"叫什么?"

"呵,不懂?"男人的话语里带着不知名的意味。

林斯鱼看不清男人的神情,但也察觉到不好,还来不及说什么,男人的手已经一把扯开她的上衣,覆在了胸上。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