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没有犹豫,林斯鱼快速起身,那道身影显然没料到她没睡着,心虚惊慌下不由往后退了一步,随后一把被紧跟过来的林斯鱼给推到了墙边。

啪!

房间灯大亮

原本模糊看不清样貌的黑影在灯光下暴露。

"林风宇"

林斯鱼没什么意外,嘴角弯了弯,看了眼被扔在床上埋入被子里的蛇,眼里无丝毫笑意。

"丑女人,你给我放手!"

见事情败露,林风宇一边挣扎边恼羞成怒的道。

"大晚上不睡觉,偷溜到我卧室放蛇,怎么,想咬我?"

林斯鱼看着这个所谓的弟弟,见他脸上满是不屑和满不在乎,眼里慢慢染上暗沉。

前世的他,也是用这种表情,给她射入了毒品,害得她差点就被轮奸,却又因为上瘾而恨不得将骨头也剥出来。

像林风宇这种人,年少的皮囊里,早已经肮脏不堪了。

想着,林斯鱼轻笑了下,从角落处拿出军刀。

"丑女人!你想干什么?!"

林风宇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生,明明以前总是被他欺辱也不怎么吭声的,现在竟让他感觉到恐惧。

"这条蛇,微毒,死不了人却会痛苦几天。既然如此,我也不至于杀了你。"林斯鱼微微一笑,军刀在灯光下折射一道冷色。

"你说我是要你一只眼睛呢,还是砍断你一只手呢?"

"你,你别过来,你这个疯子!"

林风宇无路可退,紧紧靠着墙边,看着越来越近举起军刀的女生,内心的恐惧终于突破侵袭全身,不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爸!救命!"

寂静的夜里,这一声哭喊响彻整个屋子,一下子把另外边的几人给惊醒。

林斯鱼听到匆匆而来的脚步声,扬了扬眉,趁着林风宇被吓痛哭的时间,将军刀一把丢到了床角落。

"林斯鱼,你想干什么!"

门被一把推开,李芳萍来不及细看,只看到林风宇颤抖着身子很害怕的样子,不由一把抱住他,愤怒的对林斯鱼道。

"妈,救我,这个疯子想杀了我。"林风宇看到赶过来的父母和姐姐,哭喊道。

林斯鱼有些局促的握紧手,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小声道:"我不知道弟弟怎么了。"

"你这个疯子,你少装了!明明是你拿着刀想刺瞎我,还想砍断我的手。"

人多了,林风宇的恐惧也终于消退了,想起刚才被吓得丢脸大哭,他看着林斯鱼的眼里不由带上恼怒和恨意。

林阳天看了看穿着睡裙表情无辜的林斯鱼,皱了皱眉,心里有些不信她会持刀行凶。

"你说拿刀刺你,刀呢?"

林风宇一愣,他刚才被吓傻了,怎么知道刀被那疯子藏哪里了。

"我,我不知道,但肯定就在这个房间!搜一下就知道了。"林风宇大声道。

林阳天听到这话,怒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半夜三更不睡觉,跑来林斯鱼的房间说她拿刀要杀他,还要搜房间,是当他傻子吗?

"够了!"林阳天一巴掌打了过去。

林风宇被打到地上,脑子嗡的一声懵了。

李芳萍见此不由尖叫了声,赶紧一把护住林风宇,心痛的对林阳天道:"就算小宇有什么不对的,也不至于打他啊。"

林梦儿看着这混乱的一幕,不由抿起唇看向林斯鱼,却见她正瞟向床,难道……

眼里不由闪过一丝光,林梦儿慢慢往床边走去。

"姐,你干什么?"

林斯鱼表情有些慌乱,却让林梦儿更加笃定有鬼,一把快速的就将被子掀开,然而入眼的,却让她笑意滞住。

"有蛇!!"

林梦儿下意识的尖叫出声,见蛇正往她游来,她惊恐下下意识的就拿起边上物品砸了过去。

然而这举动反而惹恼了蛇,一口就咬住了林梦儿白皙的手臂上。

"梦儿!"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众人都措手不及。等到李芳萍反应过来时,蛇已经咬上去了。

李芳萍只感觉一阵晕眩,看着怀里脸被扇的通红的儿子,又看了眼被蛇咬伤的女儿,心里对林斯鱼的恨意越发深厚。

"林斯鱼,你床上竟然有蛇不说,你够狠的啊!"

"不是我……"林斯鱼赶紧摇头道,一脸忧色的看着林梦儿。

林阳天上前一步,快速将蛇踩死,给林梦儿做了紧急处理后,脸色难看的看向林斯鱼道:"你床上怎么会有蛇?"

"我也不知道,我睡得好好的,林风宇就突然进来,在我床上放了这个东西。"

李芳萍一惊,看向林风宇,却见他脸上一闪而过的心虚,不由有些埋怨他的鲁莽,就算讨厌林斯鱼,也不能用这种方式啊,反而害了梦儿。

"孽子!"事到如今,如果还不明白事情经过,林阳天就枉为林氏的老总了。

他狠狠的瞪了眼林风宇,怒声对李芳萍道:"愣着干嘛,还不快送去医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