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白色的浴缸里,水汽蒸腾,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女正静静躺着,手腕处流淌出的鲜血逐渐蔓延。

痛,彻骨的痛。

还有窒息……

林斯鱼只感觉胸腔快要爆炸,沉重的身体仿佛被桎梏着,她拼命挣扎,终于在最后一瞬间挣脱开来,猛地从浴缸里坐起身子。

溢满的浴缸霎时水花四溅。

"咳咳"

林斯鱼捂住胸口,剧烈咳嗽着,长睫下水雾弥漫。

十七刀,整整十七刀刺进她的身体,她竟还活着。

像是没感觉到手腕处的疼痛,林斯鱼摸着自己的身体,随后怔了下,没有刀痕,没有伤疤。

她眼里闪过一丝光,快速起身,踉跄着跑到镜子面前,抬起颤抖的手,轻轻拭去镜子上的雾气。

镜子里是个浓妆花糊,狼狈不堪,像鬼一样的女孩。

但林斯鱼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是十七岁尤为稚嫩时的她。

"我回来了……?"林斯鱼头抵着镜子,笑出了声。

她想起来了,这时候的她还爱着丁家少爷丁泽骁,但丁泽骁却对她不屑一顾,所以天真的她听了林梦儿的意见,假装割腕自杀来吸引丁泽骁的注意。

注意是有了,丁泽骁的鄙夷嘲笑,让她成了H市的一大笑话。

暴躁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林斯鱼嘴角微勾,没有理会,认真的处理了手腕上的伤口。

"林斯鱼,给我开门!"见没有反应,愤怒的吼声开始从门外传来。

林斯鱼慢条斯理的换下湿透的衣服后,眼见房门受不起摧残,才缓步走去开了门。

"孽女!"

刚开门,入眼就是林阳天带着怒气的一个巴掌。

这巴掌要落实了,非得肿一个礼拜的脸。林斯鱼早有准备,微微后退,躲了过去。

"没事吧,斯鱼。"一个长相清纯的少女跑进来,拉着林斯鱼的手焦急道。

林梦儿……没有错过面前少女眼里一闪而过的快意,林斯鱼垂下眼眸,摇摇头,反而握紧她的手道:"没事。"

林梦儿眉头一皱,有些嫌弃被握着的手,但也没说什么,只是抿起唇,红着眼眶对犹有怒气的中年男子说道

"爸,你别气妹妹,她只是太爱阿骁了,才做了割腕这种糊涂事,若是被别人知道……都怪我没有看好她。"

林阳天原本有些消退的怒气被林梦儿这么一说,想到这种事如果被传出去,他的脸面都会被丢光,不由怒从心底来,一脚就朝林斯鱼踹去道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丢人玩意!"

林斯鱼眼波一闪,惊慌的叫了一声,像是被绊了下,握住林梦儿的手一动,原本暗自得意的林梦儿便感觉不受控制的掉了个个儿,还没多想,一股剧烈的疼痛就从腰上传来。

"姐姐!对不起,你怎么能帮我挡这一脚呢,要不要紧。"

林斯鱼握住林梦儿的手,一脸内疚失措的道。

"我……没事。"

腰上的痛意让林梦儿白了脸,为了维持住好形象,她只能咬牙认了替她挡这一脚的事,心下却惊疑不定。

刚才的转变太快,连她也不清楚是不是她脚滑才替林斯鱼这家伙挨了一脚。

"爸,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任性。我也想通了,丁泽骁不爱我,我决定跟他取消订婚。"

林斯鱼抹着眼泪,叹了口气说道。

林阳天听后,心下一惊,原本的怒气一下子没了。怎么能取消订婚,丁家可是和他商量好的,为的就是林斯鱼母亲的遗产嫁妆。

"胡闹!订婚是你说取消就取消的?"

林阳天赶紧开口,为了打消林斯鱼的念头,他缓和了语气接着道

"你们年轻人,相处久了自然就有感情了,今天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林斯鱼掩去眼里冰冷的神色,低着头乖巧的道

"我知道了,今天我只是不小心摔倒划伤了而已。"

林阳天心下满意,没想到林斯鱼之前这么叛逆心烦,今天倒是知道分寸了。想着,他最后一点怒气不满也没了,点点头看向林梦儿,微微皱眉。

该罚就罚,需要这做姐姐的来挡这一脚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虐待了两个女儿呢。

"痛的话去找王妈,要点药膏涂涂。"

"我知道了爸。"林梦儿察觉到语气里的不满,赶紧开口柔弱道,手却握的紧紧的,心里快被气炸。

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应该好好教训林斯鱼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大事化小,毫无涟漪。

"姐姐,你应该很疼吧,快去看看。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了。"

林斯鱼微笑着再次噎了下林梦儿,看着她临走前隐藏在眼底的恨意,愉快的关上了门。

她知道订婚不可能这么轻易取消,前世的经历虽然让她痛不欲生,但到底也让她知道了很多暗地里的勾当。

丁泽骁爱的是林梦儿,然而丁家却想要她母亲留给她的丰厚嫁妆。

前世的她傻傻的被这群狼狗瓜分母亲遗产,在她一无所有,受尽欺辱的时候,丁泽骁用着她的钱给林梦儿举办了盛世婚礼。

包括她的母亲……也不是因为意外而死。

"不急,欠我的,我会一个个要回来。"

林斯鱼擦干净脸上脏污的化妆品,露出精致的脸蛋。

前世的她性格叛逆,自以为画个浓妆打扮的不良一点就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却不知,十七岁最美好,便是这干净清纯的样子。

像极了毫无伤害的小白兔。

林斯鱼笑了笑,手抚上胸口,其实重活一世,她最恨的不是这些人,反而是前世那个最后杀了她的人。

十七刀,前十六刀让她痛不欲生,却不致命,唯有最后一刀,插入心脏,干净利落。

只可惜到死她都不知道是谁杀的她。

林斯鱼走回床边,一头扎进被子,喃喃道

"这一世我惜命的很,谁敢伤我,我一定会让你悔恨终身。"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