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刚说完,中年男子就感觉压力陡升,周身一阵寒冷,不由打了个哆嗦,暗自懊悔不知道说了什么惹了这位爷生气。

"呵,订婚,丁家敢么。"男人看着早已远去的背影,嗤笑。

当然不敢,您老一句话,丁家没了都不奇怪。中年男子带着讨好的笑,心里暗暗想着那女生什么来头,竟引起秦爷的兴趣。

而另一边的林斯鱼则是匆匆走出很远才慢下脚步,眼里带着深思,刚才那个气势凛冽的男人,到底是不是巷口那个变态,如果是的话……

想起巷口那家伙的所作所为和后面她偷拿军刀的报复,林斯鱼捂脸叹了一声,但愿不是吧,她一点都不想和那人再牵扯不清。

"斯鱼,斯鱼!"

边上的喊声让林斯鱼回过神,才发现她不知不觉已经走到李芳萍边上,她看了眼面前站着的丁家几人,敛起眼底神色,带着乖巧的笑意道

"丁叔叔,丁阿姨。"

"哎呀斯鱼,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倒是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丁夫人笑的亲切,拉起林斯鱼的手说道。

林斯鱼看着面前穿着奢华的丁夫人,没有忽略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轻视和不屑,垂下眼睛,林斯鱼笑的腼腆羞涩。

"一会儿有一场开场舞会,你和泽骁也参加吧。"丁夫人接着笑道。

"妈,我……"丁泽骁听到这话,厌恶的看了眼林斯鱼,就想拒绝。

"就这么决定了,毕竟都要订婚了,有什么好害羞的。"丁父打断丁泽骁没说完的话,语气不容拒绝。

见丁泽骁不满的样子,还有一旁林梦儿暗藏嫉恨的目光,林斯鱼不由好笑,觉得有些意思,正想找个理由拒绝,却发现一个人影走了过来,是刚才站在那个秦爷边上的中年男子。

林斯鱼抿了抿唇,心里有些不妙。

"斯鱼小姐是吧?一会儿的舞会,秦爷邀请你做他的舞伴。"中年男子笑容满面的走过来,对林斯鱼道。

又是他,林斯鱼暗自咬了咬牙,这人怎么就粘上她了,正想着,边上丁父已经震惊脱口

"秦爷,秦爷竟然也来了?"

"秦爷这次也是有事才会来的,他想要低调一点。"中年男子道

"我懂,我懂。"丁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眼神一闪笑道,"那我就不去打扰秦爷了。"

想要低调,还邀请她去跳舞。林斯鱼默默无语,见中年男子微笑的等她的回复,她想了想,露出羞涩的笑意温声道

"多谢秦爷的好意,可我已经收丁家的邀请了。"

"没事,斯鱼,秦爷邀请你是看得起你,赶紧去吧。"丁父赶紧道,开玩笑,他怎么敢和秦爷抢人。

林斯鱼噎了噎,微微皱眉,看来这秦爷比她想象中的身份还要大,但前世她却从未听过,想着,林斯鱼也没了拒绝的理由,只能满心不甘愿的答应

见林斯鱼离去的身影,李芳萍有些惊讶的拉了拉林阳天的衣服小声问道

"阳天,秦爷是谁?"

林阳天这才回神,难掩激动神色的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京城那圈子里的,极为厉害的人物。"

"没想到秦爷会邀请斯鱼。"林阳天语气还带着不可置信,心里却对林斯鱼的价值更加提升了不少。

李芳萍听到这话,和一旁的林梦儿对视一眼,心里有些暗恨林斯鱼的好运,不过,她眼里闪过一丝狠意,遇到这样一个人物,一会儿计划成功,那林斯鱼必定更加会陷入万劫不复的下场。

林斯鱼慢吞吞的走到内场,一眼就看到正靠着墙站着的高大身影,原本如刀般锋利的气势收敛,反而更衬托出了他俊美深邃的五官,即使站在角落里,也不乏吸引周围女人的目光。

"秦爷"林斯鱼长睫掩去眼底神色,挂着腼腆的笑容开口

男人打量了下面前的少女,心里好笑,要不是知道这野猫儿的本性,还真差点被她这无辜模样给骗了。

"怎么,刚才跑的比兔子还快,这会儿不跑了?"

"秦爷如果还介意刚才我撞到你的事,那么我再次郑重向你道声歉。"林斯鱼轻声细语的说着。

这是在说他斤斤计较么?男人嗤笑了下,向前一步就将面前女孩推到墙边,一手抚过她白皙的脸蛋,微微弯腰,语气肆意又带了几许调侃道

"不必道歉,你撞了我,也是缘分,所以才让你做我的舞伴。"

"你!"林斯鱼被反将了一军,眼里恼意一闪而过,随后垂眸咬牙笑道,"那真是我的荣幸了。"

歌曲缓缓响起,男人薄唇一扬,拉着林斯鱼便进了舞池。

华丽的音乐带着神秘,节奏紧张而快速,林斯鱼抿起唇,踏着探戈的步伐,几个小点步下转身定住,没有看向身边的男人试探道

"不知秦爷为何要我做你的舞伴,我们好像并不认识。"

"为什么做,你心里清楚。"

……林斯鱼心里咯噔一下,不敢再问什么,只能把注意力放在舞蹈上。

白色翻飞的长裙和男人黑色西装相呼应,随着音乐节奏的如雨激烈,舞姿也越发张扬起来,引起众人的目光。

"那就是秦爷吧?"李芳萍看着台上,有些惊讶他的年纪,她还以为被尊称为秦爷的这个大人物,年纪会很大。现在看来,也就才二十多岁吧。

而林梦儿显然也没想到这个秦爷这般年轻,甚至俊美矜贵远是丁泽骁所不能及,不由心里更是嫉妒林斯鱼,紧紧咬住唇。

凭什么,凭什么林斯鱼总有办法获得更好的。

不过这种舞蹈,妈妈给林斯鱼准备的衣服肯定支撑不了。

现在有多瞩目,过会儿就有多丢尽脸面。

想着,林梦儿牢牢盯着林斯鱼的衣服,急切期盼着计划成功。

音乐越来越激烈,如点点雨声碰撞般渐入高潮,林梦儿只听到撕拉一声,不由双眼睁大,满是兴奋的看向台上。

林斯鱼的白色礼裙,终于破裂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